一群紋身的女人

資料來源:皇冠文化

2014年03月20日

作者:蔡瀾

我們的旅行團在返港的那一天,都會到大阪的時裝街,日本人叫為「美國村」的一家螃蟹店「元網」去吃午飯。多年前的一次帶團旅行,上午是自由活動,大隊由助手帶領,我直接到美國村去。早到了,在附近逛街的時候,聽到一個聲音。
「你是不是《料理的鐵人》的那位香港評判?」轉過頭去,一位年約三十歲的女人問。

info_img

遇到這種情形,我總是笑笑,不說是或不是。
「有沒有興趣到我們的店去看看?」
我問:「妳賣些什麼?」
「不賣東西。」她說:「我們開的是紋身店。」
生性好奇,只要能吸引到我的,就要跟去。

一座小型大廈的四樓,招牌寫「Al Haut」英文字,進了門,聞到一陣香薰,播的是古典音樂,光線幽暗,一盞燈照的是一個少女的裸背,紋身師用機器針筒軋軋聲地往她的腰間刺去。
沒流出太多的血,只聽到那女子的呻吟。
「坐!坐!」她招呼我到客廳的沙發:「我的名字叫Ryoki,寫成漢字是掠妃。」
「我想這句話妳被問過一千遍,為什麼有人要紋這種一世人也除不掉的東西?」
「每個女人有不同的答案,」掠妃說:「共同點是人一紋身,親戚和社會都不容納你,連公共澡堂和溫泉也不讓你進去浸。身體被雕刻後,人生即刻起變化。我們要的,就是這種變化。」
「我還以為是一種流行,當玩的呢。」
「跟流行的話,買一張貼紙貼上就行,洗掉了就沒有了,不必紋身。」她說。

「妳自己刺了些什麼?」
掠妃解開恤衫的鈕釦,拉下一道袖子,給我看她肩上的紋身,那是一大朵牡丹花,由中心的粉紅展開,花瓣的紅色愈來愈豔,襯著綠葉,我不能不承認是頗有藝術性的。
「每個人有不同的答案,妳的答案呢?」我問。
「我的理由不是很特別,」她說:「結了婚,但是醫生檢查後說我不能有孩子,我真想有一個。絕望後,我決定紋這朵花,它能像我的孩子一樣,一生陪伴我。」
「不痛嗎?」我問。
「痛死人!」那個躺著的少女起身,大概聽到我們的談話,代掠妃回答我的問題:「最初要先畫出輪廓,像被刀割開肌肉,墨是一點點釘上去的,在很痛的傷口上摩擦,之間很多次都想打退堂鼓,但是你知道啦,我們日本人有那種忍、忍、忍的根性,就忍到底。」
掠妃接說:「最痛的是靠近骨頭的部位,好像把骨頭一片片削開,用意志力去抵抗的話,也最多是兩個小時,超過了就會昏倒的。」
哇,我叫了出來。
「紋完身後會發燒,」她繼續說:「要花上一星期才能減退。」

搜更多「 紋身」相關經驗新知。

搜尋,就從BabyHome開始。




追求夢想,不能兼顧母職嗎?
你在哪裡?

延伸閱讀


其他爸媽都在討論


好物推薦

京之寢 Kyonoshingu 奈米遠紅外線暖暖被 5*7呎/ 一件 京之寢 Kyonoshingu 奈米遠紅外線暖暖被 5*7呎/ 一件
【無敵】中英翻譯機 CD-865 light 【無敵】中英翻譯機 CD-865 light
【BabyTiger虎兒寶】NeuKocyte 立可適 次氯酸水抗菌液 5L 補充桶 單桶價 / 消毒殺菌 對抗腸病毒 【BabyTiger虎兒寶】NeuKocyte 立可適 次氯酸水抗菌液 5L 補充桶 單桶價 / 消毒殺菌 對抗腸病毒
【無敵】 R328 錄音筆 【無敵】 R328 錄音筆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