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螢──草嶺古道,桃源谷

資料來源:白象文化

2011年10月13日

作者:孟碗瑜 攝影:陳理德

懷孕的後期,對山總會有一股無以名狀的思念。那是累積了許久許久的渴慕,卻只能看山、說山、思想著視野裡如影隨形的山,形同一縷縷揮之不去的鄉愁。因此,當阿德提議週日帶小咕嚕坐火車去爬山的時候,我竟有一種從牢籠裡被釋放出來的雀躍。也不顧母親、同事、或者坊間流傳懷孕期間該遵守的諸多禁忌,恨不得飛奔向山。

從大里天公廟旁循草嶺古道上山。在火車上興奮過度的小咕嚕,此時已經安靜地伏在阿德背後的揹架裡酣眠。假日的草嶺古道,遊人如織,不時要與對面來客錯身而過,也不少人對阿德的嬰兒背架提出一番驚嘆或討論:「哎呀,好像甯采臣!」「真是偉大的爸爸!」「像是古時赴京趕考的書生」「不、不,像極了唐三藏去西方取經」……

直到過了草嶺埡口才擺脫喧鬧的人潮,得以從較高的視角俯瞰東北海岸,凝視漂浮在不遠處的龜山島。小咕嚕六個月大時,我們也曾揹他走過草嶺古道,只是他應該沒有印象了。秋意點染、芒花簇簇,青山花白了頭髮。小咕嚕也在這時醒轉,張開骨碌骨碌的大眼睛。自此,他一路都堅持自己走,不管是階梯、草原、平路、陡下坡……,從未喊累。

一如我們每回出遊,阿德在前帶領,野趣信手拈來:野果是童玩、也是零嘴;野花野草是自然的禮物、是驚奇。小咕嚕一路走著,一路忙著把玩:一下子拿著自創的「芒花掃把」掃地;一下子追著路邊的昭和草,用力地把一朵朵小絨球吹開;一會兒觸摸每一株從牛糞上展開的菇蕈;一會兒又站在解說牌前的石頭上模仿著樂團的指揮……。向著遠方無限延伸的步道鋪石,則讓他想起了火車鐵軌下的枕木,而開始「嘟嘟|起搶、起搶」當起小火車頭。

遙望著遠處草原上的牛群以及倚著山勢的梯田,心頭湧升著一股「回到山裡」的幸福感。這一次,我很確定,我們的孩子也同樣喜愛山。

低處的草原上嵌著一汪池沼,裡面悠遊著大群的水鴨;想是冬候鳥已自遙遠北國來到溫暖的台灣度冬了。山徑旁的樹林裡,不時傳來鴉科鳥類特有的嘈雜絮聒,停下腳步,往往是一群藍鵲一閃而逝。

我們沒有頻頻催促小咕嚕,給予他太多時間壓力。總覺得他願意自己走、並且樂在其中,以一個年僅兩歲半的孩子來說,是十分難得的。

來到桃源谷最精華的路段,是一整片連綿不絕的大草原。那遼闊的氣勢,足以把你的心思和想像帶得十分遙遠。氣象預報東北角將是多雲時晴;此時,雲朵正好將陽光遮擋住,為我們阻絕了西曬的日頭。陽光垂直灑下,將遠處搖曳的芒花映照得金光點點。此情此景,任誰都會有躺下、坐下、在草原上盡情休憩徜徉的衝動。

然而,我們終究不得不面對時間的緊迫。

從草嶺埡口來到這裡,大約是四點五公里的路程。此時已近下午四時,阿德告訴我:我們還有五公里的山路才到大溪,得開始趕路了。

info_img 
左圖:草嶺古道到桃源谷屬於雪山山派的北端,稜線風大,呈現草原景觀。
右圖:山坳處的水塘是雁鴨南下渡冬的歇腳處。

「不會吧?」望著山徑依舊沿著稜線緩緩起降,我竟然也開始憂心忡忡。對照前一天傍晚五點三十五分左右天黑,我們再不趕路,真的會摸黑下山,甚至連回去的火車都坐不到。

「不能走大馬路下山嗎?我不確定自己大腹便便的,可以再疾行五公里山路!」本來還抱著一絲希望,但是,當我在叉路口看到指標:往貢寮11.3公里時,不禁傻了眼。看來沒有更好的選擇,五公里山路到大溪已經是最短的路程了。我有點懊悔自己居然穿錯鞋,得蹬著這雙硬底、沒有彈性的涼鞋走完全程。

坐在桃源谷的草坡上剝開最後一顆橘子,享受著酸中帶甜的甘美,阿德跟小咕嚕說:「吃完橘子,小咕嚕要乖乖坐揹架睡覺,把拔就要走得很快去追火車了。」小咕嚕自己走了好幾個小時,此時似乎也開始疲睏了,點頭說好、坐上揹架,很快地進入夢鄉。

info_img 
左圖:綿延的青山譜出動人的樂章。
右圖:經過半天的行走,桃源谷在望。

山徑盤桓在草原上起起降降,從草原漸漸過渡到森林……。
天黑前一個小時,森林裡頭盡是聲響:鳥雀的高談闊論、昆蟲的隱隱絃音,是精采的一天即將落幕前,最熱烈的禮讚與喝采。山頭上,又是一對曳著長尾羽的藍鵲,寶藍色在沉沉暮色中,依舊耀眼。

疾行間,我時而感受到腹部收縮的緊繃,雖然在平日晨間的散步中也偶而會有,但是不似這般趕路時的收縮強烈。不知道蜷縮腹中的妹妹是否也感受到我急於趕路的緊張情緒?於是,放慢腳步跟妹妹說:「不要怕,媽咪走慢一點」收縮的感覺便會漸漸紓緩。我在疾行與緩行的收放中,維持著某種行走的韻律。

在長下坡的路段,我和阿德也開始感覺到膝蓋承受不住的強大壓力。阿德加上背後的小咕嚕,與昔日重裝爬山的負重不相上下了,如此趕路,自是吃不消。我一時大意穿錯了鞋,只得默默承受苦果。

夜色的降臨,宛如罩下一層濃似一層的烏色紗帳。

闊葉樹夾道勾搭之下的林蔭小徑,此時更顯幽暗深邃。我們疾行在山徑上,沿著起起伏伏的稜線,向著海岸走去。偶爾遇到穿過森林的舊路,會有一種想抄捷徑的衝動,但是望了望隱沒樹林間的小徑,如同隧道般晦暗,只得打消念頭。

天色全暗前,小咕嚕突然醒了:「把拔,馬迷呢?」

我趕快出聲說:「媽咪在前面」

「馬迷,你在做什麼?」「馬迷在走路呀!」

「我們要去哪裡?」「我們要去火車站趕火車,所以把拔和馬麻都走得好快、好快。」

此時,一閃流螢輕盈地掠過眼前。

「咕嚕,你看有螢火蟲呢!」

天色暗了,海岸線的輪廓依舊清晰,我開始看得見濱海公路上的燈光以及漂浮在海面上的漁火。置身高處,景物恍似慢慢沉入了墨藍色的染缸,夜色是這樣美麗,對我們不啻是種鼓舞。只是,闃暗的山徑變得更加晦暗、朦朧,我也開始看不清楚階梯的邊界線,心中升起一股踩空跌倒的莫名恐懼,渴望能有月光照路。

又是一閃流螢游移飛過。

我突然靈光乍現,拿出手機。手機螢幕的光亮,在黑夜裡迅速被周圍的黑暗給稀釋,其實很難發揮手電筒的功用,但是微弱的光亮,卻正好讓我和阿德隱約看出階梯的界線。一向不崇尚電子產品的我,此時卻感受到高科技的另類妙用。

又是一閃流螢,如同黑暗中劃了一根火柴,點起一陣光明的欣喜……。

穿出入夜後人聲已杳的大溪河濱公園,向一位阿婆問明大溪火車站的方向,心幾乎涼了半截:如果記憶中18 :00的火車沒錯,我們僅剩十分鐘左右可以趕往大溪車站;可是據阿婆的說法,路程還有二十分鐘。我們又開步急行軍,像奔赴一個明知不可為的約定。曾經興起攔車去車站的想法,卻覺得可遇不可求而作罷。當我踏著疲憊的腳步走進大溪車站,才發現對面月台上人聲嘈雜,盡是作登山裝扮的人。

「火車應該還沒有來」阿德說。

抬頭搜尋站內的時刻表,下一班是18 :18,不禁感到一絲慶幸。

我們席地坐在月台上,拿出背包裡的食物分享,即便是乾糧,也分外美味。

「火車來了!」

鐵軌消失在黑夜的遠處,亮起一盞明燈,向著大溪站靠近。等待多時的月台上,頓時人聲鼎沸。在我腦海浮現的,竟是暗夜山徑上,與我們邂逅的那一抹抹流螢……。

寫于 立冬(二○○六年十一月七日) 

info_img白象文化《行走,儲藏愛》

搜更多「 草嶺古道」相關經驗新知。

搜尋,就從BabyHome開始。




初秋,野果之約
霞喀羅,祈雨

延伸閱讀


其他爸媽都在討論


好物推薦

美國Mega 青少年綜合維他命錠90顆 美國Mega 青少年綜合維他命錠90顆
DELSUN 兒童書報玩具收納架(5908H) 二合一 多功能 雜誌收納 塑膠收納架 木製收納架 DIY 台灣製造 安檢 DELSUN 兒童書報玩具收納架(5908H) 二合一 多功能 雜誌收納 塑膠收納架 木製收納架 DIY 台灣製造 安檢
美國iRobot Roomba 640+Braava Jet 240  總代理保固1+1年★掃地擦地輕鬆完成★ 美國iRobot Roomba 640+Braava Jet 240 總代理保固1+1年★掃地擦地輕鬆完成★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