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的消失

2011年05月10日

75
資料來源:貓頭鷹出版社

作者:謝忠道

秋末,一個美麗的午後,我抱著筆記型電腦,打算找個地方寫東西。

info_img
圖片來源/Pixabay

彰化市民族路底一帶這幾年冒出不少所謂複合式餐飲,每一間都裝潢得很現代化,很有氣氛,感覺上生意也都不壞,經常生意興隆。早幾天經過這附近,我就看上一家標榜人文氣息的××風尚咖啡館。這家咖啡館大約是新開的,有著很寬大的庭院,顯然也是經過設計的,流水,鵝卵石,花草,陽傘,露天座無一不缺。

我走進去,一位服務生過來,問我吸煙不吸煙,然後帶我就位。由於館內的音樂有點吵雜,我問服務生可否坐在外面空無一人的庭院露天座?「當然可以啦!」她微笑地帶我到外面的露天座去,放了一杯水之後就走了。桌上有個小筒子,裡面放著點菜單,我抽出一張看了看,心裡打算來一杯卡布奇諾。然後,打開電腦開始寫東西,也等著服務生來為我點飲料。

可是,此後將近一個小時,再也沒有服務生來「打擾」我——沒人來問我點飲料、添水,或是其他的服務。由於擔心電腦被偷,我不敢離位找服務生。我不禁納悶:我不是被服務生帶進來就座的嗎?別人忘了也就算了,那個服務生不該忘了有我這個客人掛在這裡一個鐘頭了!左等右等,我終於還是一隻眼睛瞄著電腦,兩腳匆忙走到門邊喚了一個服務生。剛巧,是餐廳領班。

我略帶抱怨的語氣說:「我在這裡等了快一個鐘頭了,怎麼都沒有服務生過來幫我點東西呢?」領班很客氣地說:「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這裡是採自助式的,你必須親自到櫃檯點餐付賬,然後將號碼牌放在桌上,隨後餐點才會送上來。」我說:「沒有人告訴我這裡點菜是自助式的。再說,帶位子的服務生應該知道我在這裡啊。我這麼久都沒點東西,也該過來跟我說明一下吧?」

領班語氣開始有些僵硬,說:「先生,你是第一次來的吧?難怪不知道我們這裡的點餐方式。」

當然是第一次來。誰認識一家咖啡館不是從第一次開始呢?我自己在心裡嘀咕著。

這讓我想起幾年前回到台北一次搭公車的經驗。因為當時有兩年沒回國了,不但公車路線變化不小,捷運興建讓公車變更路線,讓我在搭公車時備感困擾。那是我多年來第一次跳上台北公車。上車之後,我問司機公車票多少錢。公車司機以一副看到外星人的驚訝表情瞪著我:「還有人不知道公車票價的喔?十五塊啦!不找零。年輕人,你也拜託好不好!」我當時覺得錯愕,還有一絲被羞辱的不悅。

去年我在台北也遇上類似的情形。我在一家便利商店想買一張公車儲值票(天可憐見,至少讓我避免再被司機當成外星人)。便利商店的人員也是很驚訝地看著我:「先生,沒有儲值卡了啦!現在是悠遊卡!」我反問,什麼是悠遊卡?他看看旁邊的同事,然後兩人笑成一團,說:「就是可以公車捷運都可以搭的啊!怎麼有人不知道呢?」

為什麼不會有人不知道呢?我,一個旅居海外多年的台灣人絕對有權利不知道二○○二年八月某日的台北市公車票價從十二元漲成十五元。就算我僅僅只一個是來自台北以外地區的旅客,我也有權利不知道二○○三年十一月台北公車儲值卡和捷運悠遊卡合併了。就像一個台北人到彰化或是一個台灣人到法國巴黎可以理直氣壯的不知道彰化客運或巴黎地鐵的票價多少是一樣的道理。更讓我心裡覺得委屈的是,這些年我旅行各地,唯一以一個外地人的身分被嘲弄的竟然是發生在自己的家鄉。當然,或許正因為我不是金髮碧眼,所以才會引起這樣的荒唐狀況。可是難道一個看似「自己人」的人就該被嘲笑其無知嗎?這種心態的背後是什麼呢?

搜更多「 服務」相關經驗新知。

搜尋,就從BabyHome開始。




品嚐美食的主觀和偏見
迷信米其林
adsnew

延伸閱讀


其他爸媽都在討論


好物推薦

日本新科技 清潔精靈 鹼性負離子水 清潔劑(2入) 日本新科技 清潔精靈 鹼性負離子水 清潔劑(2入)
【台塑生醫】薑黃悠甘養生純液 (20ml x30瓶) 【台塑生醫】薑黃悠甘養生純液 (20ml x30瓶)
Dyson V6 matress HH08 無線除塵蹣吸塵器(時尚白) Dyson V6 matress HH08 無線除塵蹣吸塵器(時尚白)
【日本境內Merries】 妙而舒彩盒2包裝 黏貼/褲型 【日本境內Merries】 妙而舒彩盒2包裝 黏貼/褲型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