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前圍繞在身旁的,只剩醫師、護理師...作家熊仁謙在安寧病房前的人生體悟:不急救,就是不孝不愛?

2021年10月12日

5188
資料來源:良醫健康網

作者:熊仁謙

死前圍繞在身旁的,只剩醫師、護理師...作家熊仁謙在安寧病房前的人生體悟:不急救,就是不孝不愛?

info_img
「我們幾乎每天都在面對死亡...」佛學家熊仁謙還俗前,在安寧病房前體悟的「4種失去」。

我很小就意識到死亡。

首先,我媽媽是個非常虔誠的佛教徒,從小就與我分享許多佛家弟子在面對死亡時,應該做好的心理準備與心智訓練。特別是現代在華人地區做為主流的漢傳佛教,基本上都把極高的關注力放在「死亡」上,我甚至聽過一些漢傳佛教知識素養頗高的法師說,修行是在「修死的,不是在修活的」。

第一次親自面對死亡,是經歷了外公的離世。那時候我約莫五歲,其實沒什麼強烈的感覺,畢竟也太小;只是看到一位平常挺疼愛我、高大的長輩,突然躺在那兒、一動也不動,身旁還有阿姨因為悲傷哭泣,情不自禁地去觸碰外公的大體。依稀記得我當時一直想阻止她,因為民俗佛教認為,如果移動亡者的大體,其實對他有極大的傷害,我當時深受這些觀念的影響。

年歲稍長,在台灣出家之後,對於死亡的體會就更多了。因為宗教身分所賦予的某種義務與責任感,我們時常得去殯儀館或安寧病房,進行臨終關懷、助念或超度,因此幾乎每天都在面對死亡,甚至一天還不只看到一位亡者。這些經歷或許對我後來思考哲學問題很有幫助,也在我一本略為暢銷的書籍《別讓世界的單薄,奪去你生命的厚度》和我的自傳《難以勸誡的勇氣》中論述頗多。

不過,我在這兩本書中沒有提到的是一個價值判斷,也就是「急救」:身為佛陀的弟子,我們認為生命在離世的當下,並不是按照現有的方式來判斷其生死。也就是說,一般醫學或許會以心跳停止,或是腦死、停止呼吸,來界定這個生命已死去,但是佛法認為「生命」是一種物質與精神一體兩面的存在,而其在物質面的表現就是溫度;換句話說,只要一個人還保有人的常溫,他就仍然活著。

藏傳佛法中有無數大師在科學判斷已經過世後,仍然處在禪定狀態中數小時,甚至長達數天。這種情況下,雖然他們已經停止呼吸、心臟也停止跳動,但是其體溫不退。這種有記載的案例非常之多;這也間接佐證佛法的觀點:生命與溫度是連接的。

著眼當下,不被恐懼、壓力帶跑

既然如此,引申出的下一個問題就是:一般醫學認為死亡的時刻,其實依佛法來看是尚未死亡的。不論是在醫學標準中的臨死前進行急救,或是死亡後進行器官摘離,佛法都認為這是在「當事人還活著時(因為溫度退盡需要一段時間)」進行電擊或摘離,其所感知到的痛苦雖然不一定與一般在生時一樣敏銳,但是其強烈程度也不容小覷。

所以,急救或器官捐贈,會對亡者的感知造成極大的影響,而這種影響極有可能讓其產生強烈的不滿情緒;畢竟被電擊,或是活活被切開,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重要的是,亡者此時此刻的情緒,正是影響他「投胎去處」的關鍵期;所以,為其創造一個負面的情緒,絕對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基於這些原因,正統佛法理應是不鼓勵急救的。當然,我個人也不希望自己臨終時被急救,但我想說的是,自己在相關場合中旁觀到急救的經驗。許多人在還健康時,都會說自己屆時要放棄急救,也會這麼告訴親近的親友,但是真的到了那個時刻,就算本人沒有意願,親友往往還是會要求急救,一方面原因在於,生離死別的突襲真的很容易讓人不知所措,本能地會慌了手腳,另外一方面則是面對其他親友的壓力、規勸,變得好像「不急救,就是不孝、不愛」。

所以,我自己就經歷過在臨終時分,當事人的親友都忙進忙出,或有人忙著找護理師、醫師幫忙,或有人緊盯著心電圖儀器,但就是沒人看向當事人。特別是急救時,家人幾乎都得退到後面,只剩下醫師與護理師等專業人員圍在當事人身邊。

那種時刻,我們,或至少我,往往就只會看著亡者。我時常想,如果亡者最後一眼看到的,都是圍繞在身邊的醫護人員,親友們卻被擠得遠遠的,應該滿不開心的吧。

老實說,我不否認「延壽」是每個人都想追求的狀態。畢竟死亡太過可怕,我們對它也實在太無知;就算死後可能更好,還是遠不如現在我們已知的熟悉感。但問題是,當「失去」與「失敗」必然發生,我們卻仍然心懷僥倖、期待可以延長一下、躲過一下,最終往往會連珍惜當下的機會都沒有。

其實,我自己有時候會用當初受到的佛學邏輯訓練,來思考「句」的可能性:所謂「句」,意指各種可能的狀況,如果我們將「失去」的現實與面對的方式用四句組合來呈現,或許會更清楚。每次面對失去到來時,我們可能會有:

一、終究確定失去,珍惜當下,而不後悔。
二、終究確定失去,努力挽回,以致失去當下。
三、最終沒有失去,珍惜當下,而感到慶幸。
四、最終沒有失去,努力挽回,而更加擔心下次失去的到來。

細思之,會發現這四種可能性中,唯有珍惜當下才是划算的。有些人可能會覺得話不能這麼說,因為有些失去是不確定的,如果在當下沒有努力挽回,可能就會導致真正的失去;但珍惜當下不代表不作為,而是指專注於當下所面對的事情,不要被自己腦海中的恐懼、壓力與期待所控制。

雖然瞻前顧後、未雨綢繆是人的一種生存本能,但問題是,當失去與「失敗終究必然發生時,你可以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害怕失去發生,一直揪著、謀畫著,就像盯著心電圖,謹慎小心而害怕失去的人一樣;或是另一種看著床上的那位愛人,好好地看個夠,不讓自己在那一刻虧本了。

我的經驗是,有時候,這種面對失去與不安時,不瞻前顧後、不未雨綢繆,而是單純「看著當下」的真誠,反而意外地能讓人活下去。

info_img



夫妻一起繳的房貸,離婚後能把錢要回來嗎?

2021年10月17日

12K
資料來源:律師真心話

作者:許哲涵 律師 ,林子翔 律師

結婚買新房,有個屬於倆人愛的小窩
是現代不少新婚男女在結婚時會完成的大事之一
不過,要注意→房子的所有權無論婚前或婚後買,不動產的所有權的認定就是以登記人為主

info_img

所以很多人以為:『只要婚後買,登記誰的名字也沒差,反正都可以分』
當兩人濃情蜜意,一切都不是問題,然而當相處不下去,決定離婚,這在財產的分配上,就會很麻煩
畢竟離婚基本上就是處理錢(資產)和小孩
(聽起來很世俗,但法律就是世俗運作的規則喔)

尤其妻子在結婚後有幫先生繳房貸(或丈夫幫妻子繳房貸)
那一但離婚,房子登記又不是自己,幫繳的金額是否能要回來呢?

*首先需確認夫妻間是屬於法定財產制還是分別財產制?
若當時結婚時,沒有特別約定,那婚姻關係存在的期間,就適用法定財產制
丈夫與妻子的財產會分為2種『婚前財產與婚後財產』
婚姻關係中,無論是婚前或婚後財產均由丈夫與妻子各自保管、使用或處分他的財產

而離婚時,在法定財產制會針對『婚後財產』需進行剩餘財產分配
詳請看此篇介紹:夫妻離婚財產怎麼分?可向對方要財產的一半?

當婚姻關係結束後,很常發生其中一方提起訴訟,要求返還幫忙繳的房貸
大多當事人心裡想的可能是,這是我自己的財產,他應該要還我
但在實際上的情況,並不容易,因為結婚後夫妻一方替另一半繳房貸上的意義
(1) 幫配偶繳房貸,是配偶一方對於夫妻婚姻生活的維持與經營,這種狀況下就不見得要得回來。
(2) 幫配偶繳房貸,是處理因夫妻婚姻關係存在期間所生的婚後債務,那就有可能要得回來。

>>因為有上述意義,故法院在審理時,就算有金流記錄在,也未必能接受提告一方所要求的主張喔!

作者簡介

許哲涵 律師
許哲涵 律師

國立臺灣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
曾任文教機構刑事法講師、特約作者。
承辦民事、刑事訴訟案件、家事案件、契約撰擬、一般性法律諮詢

林子翔 律師
林子翔 律師

國立臺北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
民事、刑事訴訟案件、家事案件,本身另對租稅法有濃厚興趣。



高分就稱學霸,低分就一定是學渣嗎?三毛說「考最後一名才有獎」的道理在哪?

2021年10月13日

16K
資料來源:時報出版

作者:陳天慈

我的小姑,是你們認識的三毛,是陳家的二小姐。陳天慈在其新書《我的姑姑三毛》提到,別說我老派,當時的社會稱呼講究禮數,不算是距離感,只是讓鄰里明白其家庭關係,也順便把誰家的第幾個女兒也分辨出了,大概是怕搞錯吧。相反,我們現代人那充滿個性化的網名,重在率性地表達自己。上網淘個寶貝,也能被叫聲親愛的,心裡開心,二話不說立刻掃碼付款。 

info_img

三毛這筆名也許太一目了然了,但卻實實在在表現出小姑的簡單和直接。小姑以前還得意地說過,三毛兩字筆劃總共七畫,三加七是十,十全十美,就在這平凡無奇的筆名裡。看來以後給自己取網名,也得先算算筆劃數呢!給自己取名,是拿回那個出生時錯過一次的權利,取什麼名字能表現想成為什麼人。我和其他小孩一樣總想扮演大人,給自己取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名字。和小姑一起生活的兒時記憶裡總有很多趣事。慢慢感受著小姑的想像力,帶著我漫遊其中。長大後回頭看才發現,當時的日子很開心,也很懷念小姑叫著我的名字,那個存在她心裡的名字。 

小姑在我們童年裡說過最出名的一句話就是「你們考最後一名,就有獎。」這句話一出,常常把旁邊的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都給嚇壞了。這倒轉的思維,像是倒著跑步的人生,不求最快,只求不同視野的愉快童年。然而,這種顛覆了固有求學觀的打賭競賽並沒有想像中容易。 

我在心裡盤算著怎麼拿到小姑準備的獎品,真得好好擬個「不讀書計畫」,設定個小目標,先退後十名,再二十名,再三十名,一步步朝最後一名的寶座努力前進,不對,應該是倒退。每次考試時,老師那尖銳的眼神,再加上道德感驅使,我不得不誠實作答,怎能明明會答的試題裝作不會答,這是對辛苦出題的老師不尊敬呢!然而這場競爭,班上的對手可不少,一個個虎視眈眈,不念書、不做數學題、不記單詞、不背課文、上課睡覺,連閉著眼睛都會的公民與道德都可以考個不及格的「好」成績,真是個中能手,我自歎不如。我的「強項」只是記不住文言文課文,數學題和我關係也不太好,其他就沒什麼競爭力了,成績老是在前幾名徘徊,一個不留神,還跑進前三名,離得獎的最後一名目標越來越遠。 

小學班上有五十幾位同學,要考到最後一名和第一名,難度同樣都很高,還得算得準,一名不差,小姑也真是會出難題。 

有次我拿了成績單回家給爸媽和奶奶看。小姑在旁把玩著她在各地收集的石頭,嘴裡哼著不成調的音符,一眼瞥見我的成績單,搖搖頭,失望地說:「又是九十分, 你什麼時候才能考個最後一名回來,給我開心一下,我帶你們去吃仙草冰或愛玉冰。」可是事與願違,我又再一次讓她失望了。不怪競爭對手太強,只怪自己能力不足,有負所托。前一和後一都做不了,只能做個平凡的中等生吧!  

從小做班級後段學生的小姑,在《鬧學記》裡曾說希望教室就像一個遊樂場。她努力在我們這兩個小孩身上實現這個夢想,從田徑場到教室,處處希望我們找到歡樂,享受學習。我們這兩個孩子也在她為我們建構的遊樂場裡開心地寫下童年的回憶故事。 

這個學渣獎,我終究還是沒能得到。其實小姑也就是讓我們明白一個道理,她總是用好玩又有創意的方法來啟發連很多大人都不明白的道理。從小喜歡一個人閱讀的她,從來和學霸無緣,在學校也不是討老師喜歡的學生,在那個年代受盡委屈。長大後我才明白沒有什麼學霸和學渣,全看你的專長在哪兒,興趣在哪兒。在數學上的學渣,可能是語文學霸,反之亦然。高分就能稱霸,少幾分就變成渣了,其實「霸」和「渣」的差別也不過是排序方向和觀看角度的不同而已。人生在世, 則是點線面、長寬高,甚至是四維空間的集合,是多維度的呈現。好與壞、對與錯,豈是一條直線上誰先誰後就能簡單評斷的。只要保有一顆愛學習的心,都該頒個獎項給自己鼓勵一下,不管你是學廣場舞的大叔大嬸,還是學走路的三歲小孩。學霸或學渣都不重要,只要不停學習,都能活出屬於自己的精彩,享受這遊樂場課堂,並在人生跑道上得到喝采。 

info_img《我的姑姑三毛:三毛逝世三十周年紀念發行,收錄從未公開的祕密趣事、珍貴照片》


adsnew

延伸閱讀

40多歲就是「Y世代老年人」,他們有哪些特徵?

40多歲就是「Y世代老年人」,他們有哪些特徵?

疫情下的台灣實習醫學生現場:世紀之疫任何人都無法置身事外

疫情下的台灣實習醫學生現場:世紀之疫任何人都無法置身事外

40歲前應養成的七個理財習慣,讓你財富滿滿

40歲前應養成的七個理財習慣,讓你財富滿滿

師被戲稱邱老大:發掘不愛念書學生的優點,提供資源助發展

師被戲稱邱老大:發掘不愛念書學生的優點,提供資源助發展

不快樂童年的「受害者」:要不是父母,我現在人生已不同了!

不快樂童年的「受害者」:要不是父母,我現在人生已不同了!

外商藥廠總經理離台感言:台灣防疫讓人驚訝!

外商藥廠總經理離台感言:台灣防疫讓人驚訝!

他在梳子壩助2孩上岸 自己兒女落水卻無力伸援手

他在梳子壩助2孩上岸 自己兒女落水卻無力伸援手

除了草莓族,年輕世代還有及格就好的「躺平族」

除了草莓族,年輕世代還有及格就好的「躺平族」

師伴身障生跳舞、運動,免費開班十年喊:再累都要繼續!

師伴身障生跳舞、運動,免費開班十年喊:再累都要繼續!

饒舌歌手妮姬米娜不打疫苗原因各界譁然:睪丸發炎腫大還不舉

饒舌歌手妮姬米娜不打疫苗原因各界譁然:睪丸發炎腫大還不舉

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或許不是「正不正常」而是「幸不幸運」

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或許不是「正不正常」而是「幸不幸運」

007丹尼爾·克雷格:我的巨額資產不留給孩子

007丹尼爾·克雷格:我的巨額資產不留給孩子

「你愛我,就應該要愛我一輩子」心理師:該破除真愛迷思了!

「你愛我,就應該要愛我一輩子」心理師:該破除真愛迷思了!

自告奮勇前進防疫第一線 她用畫筆記錄新冠重症病房

自告奮勇前進防疫第一線 她用畫筆記錄新冠重症病房

毀掉一個人很簡單,只需要毀了他的童年

毀掉一個人很簡單,只需要毀了他的童年

「認識自我,是人生的起點!」這位心理師給高中生的三個建議

「認識自我,是人生的起點!」這位心理師給高中生的三個建議

疫情下苦中作樂的8件好事

疫情下苦中作樂的8件好事

曾徒手把腸子放回女生體內!921大地震、八八風災...一位計程車司機在救災現場24年:救人就像吃嗎啡,會上癮!

曾徒手把腸子放回女生體內!921大地震、八八風災...一位計程車司機在救災現場24年:救...

人該學著像「貓」一樣過生活!阿德勒諮商師教你:跟貓咪學如何勇敢「讓他人期待落空」

人該學著像「貓」一樣過生活!阿德勒諮商師教你:跟貓咪學如何勇敢「讓他人期待落空」

14歲女孩的遺書:「若有來生,我們不要再見了,你們心目中的完美女兒太優秀,我達不到。」

14歲女孩的遺書:「若有來生,我們不要再見了,你們心目中的完美女兒太優秀,我達不到。」

遭雙親遺棄、做酒店小姐...看見停屍間的母親,曾經的「問題少女」才領悟:揮別家庭陰影,才能走出被遺棄的童年

遭雙親遺棄、做酒店小姐...看見停屍間的母親,曾經的「問題少女」才領悟:揮別家庭陰影,才...

adsnew
adsnew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