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修公告] 11/30 AM4:30~09:00 系統升級暫停全站所有服務

人生勝利組也會得憂鬱症!心理師細談憂鬱症的二三事

2021年08月12日

5858
資料來源:許嬰寧 心理師

作者:許嬰寧 心理師

在看完了 阿滴英文  勇敢的分享後,身為心理師,我立刻想要補充關於憂鬱症的二三事,希望能夠幫助正在經歷低潮,或者不夠了解憂鬱症的人,更貼近這個其實就在我們身邊的黑影。

info_img
圖 / Pixabay

1。憂鬱症 是一種感受非常主觀的疾病

憂鬱症患者的感受對他本人而言,是百分百真實,而且很強烈的。也就是說,不可能靠著別人告訴他『你不要這樣想,沒有這麼嚴重』他就會改變。因為那是他主觀的認知,別人就算告訴他想開點,他的想法是無法輕易改變的。舉例來說,「辣」也是。如果你不怕辣,而你朋友比較怕辣。你們點了同一種餐點,裡面沒有加辣椒,但是有些胡椒粉,你拍胸跟朋友保證,絕對不辣!

結果朋友吃一口就辣到滿臉通紅,眼淚都噴出來了!他叫著:好辣好辣!你總不會告訴他:『你不要這樣想,就不會辣了!你想開一點,其實一點都不辣!』你不會這樣說的,對吧?因為『辣是主觀的感受』是他的味覺告訴他的腦袋,讓他感受到辣的痛苦,而你的味覺和你的腦袋,是另一回事,那是你,不是他。所以,我們會想辦法,讓他喝水,讓他吃點別的,去沖淡味道,但我們絕不會跟他說:你不要這樣想,就不會辣了! 憂鬱症也是,請不要跟他說,你看開一點,就不會難過了!這樣是沒有用的,而且只會讓覺得快辣死的人,對你的反應覺得很受傷。

2。憂鬱症也會發生在光鮮亮麗的人身上

有些憂鬱症的誘發的確是有明確的事件,引發的後續負面反應。但這不代表看似一帆風順、人生勝利、光鮮亮麗的人,就不會得到憂鬱症。因為憂鬱是一種情緒,任何人都會有情緒,和是否成功耀眼並沒有關係。事業成功、形象光彩、家財萬貫的人,也會感冒,也會被水嗆到,也有可能得到憂鬱症。但是越在鎂光燈下,或是越常被認為是無憂無慮的人,得到憂鬱症的時候,卻會在其中一個症狀『自我價值感低落』這件事情上,顯得更加無助且難以開口求救。因為太容易得到「你怎麼會憂鬱?你有什麼好憂鬱的,」這種回應,反而會導致光鮮亮麗的人容易選擇壓抑和隱瞞,想要硬撐過去。 越想要和自己的情緒硬幹,越會不把自己當一回事,越容易把真實的自己孤立起來,病情反而嚴重。

3。憂鬱症多久會好?

憂鬱症沒有絕對的病程,沒有標準的SOP,沒有人可以確切告訴你多久後你會好起來。因為每個人的先天後天狀況都不一樣,面對憂鬱時的條件和支持系統也都不同。這就是生理、心理、社會各層的因素不同,同樣一波寒流來襲,有人會感冒,有人卻不會。而那些感冒的人,有人睡兩天就好了,有人卻要咳兩個月。好不容易好了,一個不小心下個月可能又中鏢了。 沒有絕對,請不要拿A跟B比較,也不要認為對A有用的方式,對B就一定會有用。不要用「多久會好」去強問自己或當事人,相信我,他如果知道答案的話,他也不用這麼憂鬱了,他比你還想趕快好起來。

4。憂鬱症可能需要住院

 聽起來很可怕!不就是情緒低落,有需要住院?是的!憂鬱症如果嚴重的話,建議住院,是為了你的安全健康著想。請想想看,通常我們什麼時候要住院?什麼病會讓我們不能只是在家靜養?答案很簡單,就是當『你自己在家的設備和條件,無法把你的狀況照顧好的時候,你就要住院』,例如,開刀,為什麼要住院?因為家裡沒有設備,開完後,如果是小刀,你可以回家自己換藥,就可以出院,但如果開完後的傷口,是你自己在家無法妥善照顧的,有可能發炎、有可能需要注射、有可能需要觀察,那你就需要住院。嬰兒一旦生病常常需要住院,為什麼?因為在家裡就是沒有那個環境和條件和設備來照顧好它,所以他需要住院。你感冒,不需要住院,但當你因為感冒發燒或是引發肺炎等等,在家已經沒有那個醫療設備和條件照顧的時候,你就需要住院。

憂鬱症也是,你在家若已經沒有那個條件,可以照顧的時候,會建議住院,讓醫療可以密切且近距離地給藥、調藥、治療、觀察,支持來確保安全。當你的憂鬱症會讓你有生命安全疑慮時,就會需要住院,妥善照顧你。

5。憂鬱症不是不能靠自己好起來,但較難預測

的確有些人靠著自己做很多努力,經過時間,憂鬱症減輕。但是在病程當中,如果發展不順利,或壓力源始終存在,甚至壓力加劇的話,不一定會減輕。就像已經感冒的人,若不看醫生不吃藥,好好休息,可能會好起來,可能會比較慢,但也有可能,如果持續被其他人傳染,持續睡眠不足營養不良等(就像是壓力源持續干擾),甚至可引發其他疾病或是發燒,導致更多身心的狀況發生,而超出「自身免疫能夠抵抗的範圍」,也就是超過單靠自己力量去好轉的範圍。因此,如果憂鬱症是一個你不熟悉的病症,要保持警覺,當感覺超過自己能夠應付的範圍,就應該要求助專業。

6。憂鬱症的人可能不是天天都憂鬱

大多數憂鬱症的人的確每分每秒思緒都是負面,情緒都是低潮,但他們的表現形態可能不是如此。因為他們大多會希望「看起來不是如此」,所以他們會努力在外顯上表現的接近平常的樣子,也有可能有時候好轉一點,但馬上又會低落下去。所以不要在你看到的時刻,去衡量一個人憂鬱的程度,那是片面的。也不要因為看到片面的,就去否認自己或當事人的嚴重性,那可能會錯失幫助自己或當事人的重要時機,也可能會成為二次的壓力源。

7。憂鬱症的人可能無力感受,所以不要去激他

憂鬱症的其中一個症狀,就是對人生對自己都感到沒有價值和希望,對自己曾經熱衷喜愛得事務,也都不再感到興致勃勃,甚至是熱愛的人也一樣,他們沒有動力也沒有氣力,去展現以往相同程度的在乎,嚴重者,甚至可拋下自己最珍貴的人事物,毫無眷戀。因此,不要對憂鬱症的人使用激將法,不要強迫他去在乎,不要去測試他的在乎,因為在她沒有氣力的時候,他想在乎都做不到,當他發現自己對於別人的激將也沒有反應的時候,他會更加無望,更加悲觀,適得其反。

——

希望這些分享,可以幫助到正在閱讀的每一位。

憂鬱症的可怕之處,就在於我們不夠了解他,反而可能做出沒有幫助的事情。

如果你身邊有人正在經歷這些,你可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認知:「我們不夠了解他的感受,不夠了解憂鬱症」開始。接著,你就會開始了解,而且,你可能會成為他可以信賴的那一個肩膀,對,我是說肩膀,你不是藥物也不是醫師,但是在藥物和醫師之外,他也會需要一個肩膀,肩膀不會給意見、不會否定他的感受、不要叫他想開一點,肩膀就是肩膀

作者簡介

許嬰寧 心理師
許嬰寧 心理師

熱愛運動、體驗生活及觀察關係,秉持著每個人都該關心自己,經常和自己對話,來改善生活品質。藉由生活中的小細節,遇見更好的自己。

專長:人際議題,情緒困擾,自我探索及親子關係。
學歷:美國哈佛大學人類發展心理教育研究所畢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 諮商心理教育研究所畢
現任:初和心理諮商所 心理師
          

粉絲團:「許嬰寧 鐵人心理師 這才是我啊」



「老天為何連一個健康的孩子都不給我?」兩兒子相繼確診「自閉症」,他卻在罹癌期間領悟:原來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

2021年11月26日

2641
資料來源:良醫健康網

作者:孫中光

編按:50多歲的孫中光,於26歲時因公職派任從老家高雄大寮到台東,在國小任職。婚後兩個兒子相繼被診斷為重度自閉症,太太因而罹患重度憂鬱症,而他自己,右眼幾乎失明,仍得獨力挑起這個家,完全沒有時間怨懟沮喪。五年前,發現自己罹癌後,更浪費不起一分一秒。

info_img
一般人因為對於自閉症不甚了解,常常會覺得他們好像不屬於這個世界,不屬於這個星球,所以自閉症患者才會被大家稱之為「星兒」。

得到癌症後,讓我不得不去認真面對和思考,將來孩子們長大了,離開學校之後,他們該何去何從?又或者有一天,我們做家長的先走了,那麼這些毫無生活自理能力的孩子們,以後該如何面對未來的人生?他們的路又該往哪兒走?

於是我在很多人的幫助之下,先後成立了「臺東縣自閉症協進會」和「社團法人臺灣自閉兒家庭關懷協會」,並且將早療的資源和優秀的醫療團隊帶進臺東,讓早療的種子得以在臺東生根發芽。同時也讓星兒們能夠靠自己的能力站起來,努力不成為社會和家庭的負擔。

我該對我的玫瑰負責

在世界名著《小王子》裡頭有這麼一句話讓我印象極為深刻。

小王子說:「我該對我的玫瑰負責。」

而世人都說,孩子的到來,有時候是報恩,有時候是討債。我們的孩子們,是來討債,還是來報恩呢?我寧願相信,他們或許是幾世前我們的父母,曾經辛苦的養育我們,現在的到來,是讓我們報恩,成就我們這一生的善行。因此,身為星兒們的家長,不能轉身,不能轉開,只能轉念,為他們轉出一條路。也讓他們為自己轉山,轉水,轉動未來。

在我聽到孩子確診是自閉症的當下,卻仍然表現得非常「鎮定」的面對。對此,醫師也曾感到非常訝異。其實,在醫師告訴我這個消息之前,我多少也有點心理準備,雖然心中依舊難過,但既然事情發生了,那麼我只能勇敢面對,盡力改變,努力想辦法解決。

自閉症是一種腦部功能受損傷而引發的廣泛性發展障礙,通常在幼兒三歲前,大多會表現出可以診斷的症狀。自閉症發生的機率大約每一千人中有六名左右,男性患者的比例約是女性的四~五倍。自閉症發生的成因目前醫學上還沒有定論,但可以確定的是,絕對不是因為父母的教養態度所造成的。以目前的醫療技術來說,自閉症無法完全治癒,只能依照每個狀況不同的孩子,在他們不同的成長時期請求各種專業的醫療單位給予陪伴、支持和諮詢,讓他們在面對新的問題和環境時,可以去適應,融入社區生活。

當初兩個孩子先後確診都是自閉兒時,我曾經覺得很悲哀,不斷地自問:「老天為什麼連一個健康的孩子都不給我?」直到後來,我罹患癌症的那段期間才豁然開朗,原來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如果一個是健康的孩子,另一個是自閉兒的話,那自閉兒豈不是會拖累健康正常的兄弟手足?又或者是自己一個人在機構內孤單寂寞的過一生呢?所以說,他們兩個真的是上帝的恩典,也是我最甜蜜的負擔。

想給他們的是快樂

由於自閉症患者天生就有人際互動的社交障礙、語言障礙和重複性的動作,以及固著行為,有的自閉症患者甚至還會有一些暴力行為。

一般人因為對於自閉症不甚了解,常常會覺得他們好像不屬於這個世界,不屬於這個星球,所以自閉症患者才會被大家稱之為「星兒」。他們兩兄弟從小就喜歡拿著筆畫畫,剛開始也是讓他們在紙上畫,可是他們常常不知不覺就會超出紙張的範圍,不小心畫到桌上或是地板上,畫著畫著,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在家裡的牆壁和地板上畫畫了。

很多治療師及老師曾經告訴我:「孫爸,你應該不要讓他們畫在牆上。」我心想,我們每個人小時候不也都是喜歡在牆壁上塗鴉畫畫嗎?反正地板髒了可以擦,牆壁髒了,以後再重新油漆就好。而且世界上應該找不到這麼大一張的圖畫紙,可以讓孩子們無拘束的盡情發揮他們的想像空間。

況且,對於自閉症的孩子們來說,他們白天上課時,我們一直不斷的用社會上的各種規範去約束他們,坦白說,他們其實也很辛苦的。至少,我想讓他們在家裡可以活得自由自在一點,有一個可以宣洩情緒和壓力的出口,我想給他們的是快樂,不是壓力。也許是受到電影的影響或是媒體的過度渲染,使得很多人甚至是星兒的父母們本身,對於自閉症孩子多半擁有極高的藝術天分會抱持過多的期待與不切實際的幻想。總認為孩子雖然是星兒,但只要盡心栽培,還是極有可能朝向藝術家之路的方向發展,反而帶給孩子更多的壓力。

但我從來不會刻意讓他們去參加繪畫比賽或是去學畫畫,因為那些獎牌或獎狀對他們而言沒有意義,對我來說也是。畫畫只是因為孩子們喜歡,覺得好玩,是他們的興趣與愛好,如此而已。所以,就像許多媒體來拍攝報導過的畫面一樣,在我家裡,你看不到一面乾淨、完好的牆壁和地板,就連家具、窗戶、枕頭,甚至是我的車子,也滿滿都是他們兄弟的圖畫或者是和汽車有關的圖案。

旅居法國的攝影師黃迦,她在看到媒體報導之後驚為天人,因此特地跟我聯絡,並專程從法國飛回臺灣,還不辭路途遙遠的輾轉到臺東,並且在臺東租房子住了半年。後來黃迦把牆面上他們畫的各種圖畫拍下來,並獲得到法國參加「國際亞爾攝影節」展出的機會。沒想到,展出後她的展間吸引了眾多人駐足觀看。在受邀到法國展出前,黃迦還特別在臺東誠品先展出,這結果真的是出乎我意料之外。我本不想讓孩子們因為畫畫而受到媒體的矚目,但覺得如果因為他們的畫能成就一個學藝術的年輕人也無妨,所以跟黃迦說別特別強調他們的事情就好,我不想讓星兒的家長們產生過多的期待和誤解。只是沒想到他們的塗鴉遊戲之作,竟然也能登大雅之堂,現在要我把牆壁重新油漆粉刷,除了阿湛絕對不會同意之外,我自己也覺得挺捨不得的。

其實在阿策到高雄長庚進行密集的早療課程之後,我發現,如果能夠把握時間,用對方法,早療還是具有非常顯著的成效。可是那時候由於路途的遙遠、經濟的壓力和其他方面的種種考量,以致於我們在長庚醫院的早療只有持續五個多月而已。因為我是第一個帶著孩子遠從臺東來長庚醫院治療的家長,也是家長中唯一個爸爸,所以在課程結束時,長庚醫院還特地幫我們辦了歡送會。

離開醫院前,負責幫阿策心理治療的心理師蔡佩玲老師還很關心的問我,後續的治療我打算怎麼做。我告訴蔡老師,因為距離的緣故,以後大概一個月只能帶阿策來治療一、兩次了。蔡老師非常有很同理心,也非常熱心的跟我說:「你這樣大老遠的帶著孩子從臺東來高雄,實在是太辛苦了。你試試看在臺東能否找到五、六個這樣的孩子一起來做心理治療,以後我一個月去一次臺東,交通的費用我自己來負擔。」

我查了資料,在花東地區需要進行早期療育的孩子非常非常多,然而比起其他縣市,臺東不但沒有自閉症的相關組織,在醫療各方面的軟硬體資源也是極為有限,臺東沒有一家醫院有兒心科門診和兒心科醫師,能夠提供早療的相關課程,甚至臨床心理師更是少得可憐。

籌組自閉症協進會

而這些自閉症患者的家庭,或因為資訊不足,或因為彼此間不認識,在醫療、教育、社會福利等各方面的諮詢管道無法互通有無,只能靠著自己一步步的摸索。可是這對於亟需要把握治療黃金期的星兒們來說,他們的醫療和教育不能等,所以我也開始積極寫信陳情給總統府和行政院,以及臺東縣政府,希望中央和地方政府能重視這方面的問題。

99年時,我寫信到總統府給當時的總統夫人周美青女士,希望她能帶《一閃一閃亮晶晶》的電影來臺東播放,也期盼這部有關於自閉症和亞斯柏格症的記錄片能夠喚起社會上更多人的關注,同時也讓家長們更加了解自閉症的相關訊息。三個星期後,七月四日那天,由馬英九總統帶著《一閃一閃亮晶晶》的電影來到臺東放映。我還記得當時是在臺東大學的國際會議廳播放,而臺東縣長黃健庭更是在致詞時,第一次公開自己的孩子也是自閉兒這件事,這次的活動也使得一群原本互不相識的自閉症家庭齊聚一堂,交換彼此的經驗與分享。我也是在這次的活動中,認識了後來幫我很多,也影響我很多想法的縣長夫人──陳怜燕女士。

同年九月,高雄長庚醫院蔡佩玲心理師也開始每個月自掏腰包,義務到臺東為這群自閉症家長提供教養上實務操作的幫助。加上康橋幼稚園呂秀蘭園長的大力贊助,提供了場地和桌椅等設備,幫助了許多自閉症的家長和孩子們,讓他們得以凝聚在一起,互相扶持打氣。最後在矯正署泰源技能訓練所所長黃俊棠先生和同事們的鼓勵與協助之下,還有早療協會臺東辦事處黃雅平主任連結個案家庭,大家一起共同努力,「臺東縣自閉症協進會」終於在100年11月底正式成立。

雖然我們的起步比西部的其他縣市晚了二十年,但是我相信在所有家長齊心協力的努力下,一定會將這個家庭壯大,讓未來新個案的路不再像我們這樣走得這麼辛苦及孤單無助。協會成立那天,總統夫人周美青女士也特地到場為我們加油打氣。她告訴我們,會盡最大的力量幫助臺東自閉症患者及家庭,只要我們做好申請計畫書給她,她會從民間幫忙找資源。101年底,協會開始正式運作,也向「兆豐慈善基金會」和「上海商銀基金會」提出申請補助款計畫。

隔年在得到贊助經費之後,協會也開始邀請兒心科黃雅芬醫師、臨床心理師王麗娟、杜娟菁老師、蔡佩玲老師,以及語言治療師黃自強老師等幾位專業的醫生和老師,每個月固定抽時間飛到臺東,協助我們臺東的星兒和自閉症家庭,參加各種免費治療課程或諮商,讓家長得以了解更多關於如何教養孩子的資訊。希望能讓臺東地區的星兒們,都能得到一個公平治療的機會,也期盼藉此能讓家長們,對於自己的孩子,能有更好的溝通方式。

info_img



「人這個字很好寫,做人卻那麼難...」家世顯赫的女孩手腕上的「人字疤」,竟是給家人最後的遺書

2021年11月28日

373
資料來源:良醫健康網

作者:手拉心 Solaxin

「人這個字,只有簡單的兩筆畫,但是為什麼,這個字所乘載的現實,卻複雜到如此沉重?」小雪浮腫的雙眼布滿血絲,面無表情地看著汩汩鮮血從左手腕的利刃切口流出,輕描淡寫的語氣,好像這些傷口是在別人手上似的,未曾露出一絲疼痛的表情或哀叫。

info_img
圖 / Pixabay

第一次遇到小雪,是在急診的創傷外科值班時。對她的印象之所以很深刻,不是因為她雖然只有二十多歲,但左手腕卻滿是一道又一道跟自己過不去的痕跡;也不是因為她明明看起來如此清秀文靜,病歷上卻記載了好幾次自殺通報;而是第一次看到割腕的傷口,是「人」字形的。

一般來說,想用割腕達到自殺目的,想以此方式離開人世,很少會真的成功。一來手腕的表淺位置都是血流量和血壓不大的靜脈,劃開傷口不久之後,血小板的凝血功能就會發揮作用,大大降低傷口的血流;二來是手腕底下有正中神經和尺神經,在割到動脈之前,就會先因為傷害到神經而痛到罷手。也因此,許多病人後來都是因為太痛,自己打電話叫救護車的。

這類個案有一部分是急診的常客,有時候值班還會碰到回頭客;偶爾他們會在縫合時跟我們聊天,說哪一道疤是哪一位醫師縫的,還比較誰縫得整齊漂亮,手腕肌膚儼然變成醫師們的縫合展示區。但縫過許多手腕傷口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人」字形的切口。從小雪其他已經結痂的疤痕,可以知道她不是第一次因此來到急診,這使得她對縫合的步驟不但不感到陌生,甚至可說十分熟悉。我才剛走到待診區,開口對她說「那我們先⋯⋯」的時候,她便捧著左手起身,接下我的話:「到縫合室?我知道怎麼走。」

走進急診手術室,我來到一旁的醫材櫃,依序將以綠色單巾包裹起來的整形外科縫合包、七號半無菌手套、一○西西空針、利多卡因局部麻醉藥、4-0尼龍縫線拿出,一一擺放到活動金屬檯上時,小雪早已自顧自地坐上手術無影燈照射下的診療床,雙眼直直盯著自己的左手腕,看著被高功率手術燈照得閃閃發光的血液,漸漸從傷口滲出,她的淚水也默默地從水汪汪的大眼睛流下。

「好難啊,醫生⋯⋯人生好難啊⋯⋯」我一手拉著滑輪椅,一手推著擺滿醫材的金屬檯來到她身邊時,小雪壓低著嗓門、吐出了這幾個字,說著:「寫『人』字那麼簡單,做人卻那麼困難⋯⋯」

「嗯⋯⋯妳想跟我聊聊嗎?」我在小雪的手腕上消毒後,打上局部麻醉藥,接著檢查傷口深度,確認手腕的肌腱還是完好的,接著拆開縫合包、戴上無菌手套、鋪上綠色洞巾,右手拿起持針器、夾著縫線,左手拿起有齒鑷,準備縫合傷口;同時對她說:「妳這個傷口也滿特別的,我幫妳縫好看一點,讓妳的『人』漂漂亮亮的。這需要花一點時間,如果妳想,可以跟我聊聊。」

小雪嘆了口氣,抬起頭、看著天花板,娓娓道盡所有心路歷程。她出身顯赫望族,因此母親從小便費盡心思栽培她,對於這株小小的幼苗,始終以過度的期望和緊湊的安排來灌溉。早早便設置好的框架局限了她生長的方向,讓她一直以來,都以兢兢業業的態度,致力於滿足家人施加在她肩頭的期待,焚膏繼晷,努力不懈。有很長一段時間,連她自己都產生了錯覺,覺得只要讓媽媽高興、達到她的要求,自己就能得到愛。的確,這一路上,她總是表現優異、名列前茅,得到無數的掌聲和讚揚。可惜好景不長,隨著年齡增長,人生難度也不斷升級,面對的挑戰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難,小雪開始感到力不從心,漸漸無法達成旁人設定的目標。

備感挫折的小雪,渴望有人能諒解她、安慰她、愛護她;沒想到,跌倒時希望能獲得擁抱和安慰的微小願望,卻總是一再換來失望。「我們這樣是為妳好啊!」「妳要好好加油啊,這樣以後才能出人頭地。」「花一堆精神在這些沒用的東西上面,妳會有什麼成長?」「他的工作差不多就是這樣,以後也不會有什麼了不起的前途。妳要聰明一點,青春可貴,要把時間花在對的人身上。」

對於她的事業、志向、感情、生活的選擇,得到的認同和鼓勵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多的質疑和挑剔。一句句美其名為關心的勸說,如一記記直拳,打在她布滿新舊瘀青的心房。

「口口聲聲說愛我、為我好,為什麼我一點都感受不到?活成他們理想中的樣子,真的讓我很難受,很疲倦。」她揉了揉眼睛,想攔截就快掉下來的眼淚,卻還是漏接了。「明明沒有人是壞人,但為什麼大家都這麼怨恨彼此、活得這麼累?」

「真是辛苦妳了。」我縫完最後一針,拿起對摺好的三乘三公分紗布,準備蓋在傷口上,進行包紮。這句話一邊是知會她縫合已經結束,一邊也是為她所經歷過的一切感到心疼。小雪將手腕舉到面前,端詳了一下縫合起來的「人」,淡淡地說:「謝謝你幫我縫得那麼漂亮,只是⋯⋯皮肉傷即使癒合得很好,千瘡百孔的心卻怎樣也縫不起來⋯⋯」

「作伙在一起,靠得太近難免會感受到火氣;也許偶爾稍微遠離火源,心情也會變得比較平靜?」我翻找著心中字彙量有限的詞典,試圖找出一些話語來安慰她;同時,也照會精神科的學姊來探視,希望能找到好方法,讓她的種種痛苦能有所宣洩,不再只是從刀痕切口流出。最後,小雪收到身心科住院,進一步接受專業評估和幫助,另一方面也是保護她的安全,暫時隔離於外界充滿壓力的環境刺激,避免過度激動的狀況導致無法控制的衝動。

焦頭爛額的日子繼續填滿生活的每個縫隙。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某個值班夜,我如同往常忙碌地在急診外科區打轉,終於在接近凌晨兩點時,幾乎清空了待診區的病人。我在幫最後一個因喝酒跌倒導致頭皮撕裂的大叔縫合傷口時,突然聽到護理站和緊急救護技術員(EMT)連線的無線電爆出一連串急迫的呼叫:

「二十六歲女性墜樓!OHCA(到院前心肺功能停止)!已經給予CPCR(心肺腦復甦術)和LMA(喉頭罩氣管插管),十分鐘後到院!」

原本撐著頭坐在桌角休息的學長,立即彈跳起來,一邊對著我們大喊:「準備接收major trauma(重大創傷)!」一邊指揮大夜班的夥伴們,各自準備醫材器具到急救區待命。隨著逐漸迫近的鳴笛聲,救護車沒過多久便飆到大門口前,EMT隊員飛快從後車廂跳了下來,將擔架火速推進急救區。準備結束縫合的我,拉直上身、轉過頭一看,眼前的場景著實令人驚愕:自動CPR按壓機器LUCAS正以每分鐘一百下的速度按壓著如布娃娃般毫無生氣的病患,而從固定在機器上的左手,我看到熟悉的人字疤,那是小雪。

info_img


adsnew

延伸閱讀

發現同事有婚外情,我該告訴他老婆嗎?

發現同事有婚外情,我該告訴他老婆嗎?

婆婆抽菸不顧孫健康如何解?呂秋遠:分居治百病

婆婆抽菸不顧孫健康如何解?呂秋遠:分居治百病

疫情下苦中作樂的8件好事

疫情下苦中作樂的8件好事

健康發出警報?也許長久累積不能說、不敢說的委屈情緒,是身體幫你說出來了!

健康發出警報?也許長久累積不能說、不敢說的委屈情緒,是身體幫你說出來了!

每天就是一個字「煩」!我是不是生病了?心理師:焦慮是我們天生的生存本能

每天就是一個字「煩」!我是不是生病了?心理師:焦慮是我們天生的生存本能

別以為找看護是不孝,「照顧父母」最好不要自己來!醫師告訴你:為何一定要仰賴家人以外的第三者?

別以為找看護是不孝,「照顧父母」最好不要自己來!醫師告訴你:為何一定要仰賴家人以外的第三...

你都幾點睡?研究:提早一小時就寢可降重度憂鬱症風險

你都幾點睡?研究:提早一小時就寢可降重度憂鬱症風險

「你看看那個誰多厲害,然後你喔…」在「比較中」長大...諮商心理師周慕姿:「羞愧感」如何癱瘓一個人的能力?

「你看看那個誰多厲害,然後你喔…」在「比較中」長大...諮商心理師周慕姿:「羞愧感」如何...

他蓮蓬頭沒放好被老婆唸 意外釣出超多「強迫症」網友

他蓮蓬頭沒放好被老婆唸 意外釣出超多「強迫症」網友

居家上班身心症大爆發 醫師教四招紓壓技巧

居家上班身心症大爆發 醫師教四招紓壓技巧

孩子無憂無慮沒煩惱?孩子有這種行為,恐是憂鬱症找上門

孩子無憂無慮沒煩惱?孩子有這種行為,恐是憂鬱症找上門

就是太軟弱,才會得憂鬱症?錯!諮商心理師周慕姿:造成憂鬱的兇手是你「太努力」了

就是太軟弱,才會得憂鬱症?錯!諮商心理師周慕姿:造成憂鬱的兇手是你「太努力」了

青少年自殺防治!一句「你還OK嗎?」挽回年輕生命

青少年自殺防治!一句「你還OK嗎?」挽回年輕生命

給新手爸媽:關於產後憂鬱,另一半可以做的事

給新手爸媽:關於產後憂鬱,另一半可以做的事

WFH結束後,33%表示重返辦公室已影響心理健康

WFH結束後,33%表示重返辦公室已影響心理健康

工作、家庭、育兒間團團轉,忙碌父母愛惜自己的8個小方法

工作、家庭、育兒間團團轉,忙碌父母愛惜自己的8個小方法

工作與生活失衡?6 個跡象亮出警訊了

工作與生活失衡?6 個跡象亮出警訊了

防疫疲勞悶壞了嗎?你可以這樣做

防疫疲勞悶壞了嗎?你可以這樣做

「我好像被我爸爸摧毀了」對父母有很多不滿,又想擺脫他們的控制,可以怎麼做?

「我好像被我爸爸摧毀了」對父母有很多不滿,又想擺脫他們的控制,可以怎麼做?

除了草莓族,年輕世代還有及格就好的「躺平族」

除了草莓族,年輕世代還有及格就好的「躺平族」

因父一句「家裡的米賣不出去」,他畢業後回家務農,連日本專家都向他取經

因父一句「家裡的米賣不出去」,他畢業後回家務農,連日本專家都向他取經

adsnew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