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不要問!」不清楚爸爸為什麼自焚、媽媽為什麼被砍,讓他備感折磨...偏鄉教師文國士:正是因為「不談」,才會羞恥

2020年12月24日

1410
資料來源:良醫健康網

作者:文國士

編按:文國士(國國老師)的爸媽都是精神病患,在療養院一見鍾情,婚後生下了他。8歲以前與爸媽同住,但他倆最常出入的地方是國軍八一八醫院(現為三軍總醫院北投分院)、台北市立療養院(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的前身),遭電療、綑綁、隔離……直到他近8歲,爸媽都住進專門收容精神病友的榮總花蓮玉里分院,自此沒離開。「瘋子的小孩!」曾令他羞恥,「我會發病嗎?」是最大恐懼。但他翻寫了命運。他成為TFT(為台灣而教Teach For Taiwan)的老師。

info_img
圖 / Pixabay

放下「不談」的羞恥

我不曉得要如何看待他們發病時的失控,甚至不知道原來他們生病了。
譬如爸爸縱火自焚,譬如媽媽右臉上那道從耳垂到嘴角的刀疤,被我爸砍的。

有鮮明印象的,都不是我希望發生過的

8歲之前那段三代同堂的時光,我記得的盡是細碎的片段。有時爸媽會帶我去買超商的重量杯可樂,他們一人捧著一個杯子,一喝就是三、五杯起跳。在家裡的時候,他們成天抱著直立式飲水機豪飲,一大杯一大杯地猛灌,直到因為喝太多水而昏倒被送醫。

有時候在客廳裡,爸爸彈鋼琴,奶奶和媽媽擔任主唱,三個人歡樂地唱著歌。又或者奶奶和媽媽坐在客廳一角,靜靜地聽我爸發表「高見」──千篇一律是他的政治妄想。從身邊的照片,我知道父母有幫我慶生、帶我去遊樂場玩,也參加了我幼稚園的畢業典禮。但就像那些照片對我來說很生疏一樣,我對年幼時和他們一起生活過的事實也感到陌生,至少有鮮明印象的都不是我希望發生過的。

比如,他們會把我叫進他們的房間裡,要我站在門邊,看他們蓋著棉被翻來覆去,聽兩人發出喘息和呻吟聲。我不理解他們在做什麼,但是在幼稚園午休時,我會摸睡在身旁的女同學的下體。

電療、綑綁、隔離……

和他們同住的那幾年,奶奶偶爾會讓我在一樓的鄰居家過夜。有好幾次,深夜的警車和救護車鳴笛聲把我驚醒了。在夜裡閃爍的警燈下,爸爸或媽媽被五花大綁地架上了救護車,我站在鄰居家門口,望著救護車的車尾,目送他們離開。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需要知道。可是從來沒有人跟我說過。
小時候,每次去醫院看他們,他們跟奶奶的談話裡都會冒出我無法理解的字眼,像是:電療、綑綁、隔離等等。

有時候聊著聊著,奶奶會哭,或者發怒,有時候奶奶叫我不要聽,我始終都不知道為什麼。
「什麼是電療?」有一次,我問奶奶。

她只回我那句搪塞小人類的萬年用語:

「小孩子不要問那麼多。」

為什麼他們不是在家裡,就是在醫院?

小孩子可以不問,但感受、想像和理解是停不下來的。奶奶要我別多問,自然是出自貼心,不希望我承受太多。但她無力顧及的是,她的一片好意反倒壓出年幼的我更多困惑、恐懼和自責。

我不明白為什麼爸媽不是在家裡,就是在醫院,由於從來沒有人和我聊過父母患病的事,自然也沒有人引導我理解、疏導我的感受,陪我梳理心中的千絲萬縷。我不曉得要如何看待他們發病時的失控,甚至不知道原來他們生病了。

譬如爸爸縱火自焚的那個晚上,我在親戚家邊打電動,邊聽著大人們的對話,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奶奶只是用一貫嚴厲的表情,告訴我:「不要多問。」

直到隔天回到家才驚覺,怎麼整個家被燒得烏漆抹黑的!從一樓大門口往上走,樓梯間黑漆漆的,進到了四樓的家,放眼望去盡是一片黑,跟火災片裡的廢墟一模一樣。

到底怎麼了?我需要知道,可是沒有人跟我說。種種的不知所措與惶恐在心裡壓抑許久,成了無人能觸及,而我終得獨自承受、持續猜疑的心理壓力,變成一種深層的不安。

又譬如,我媽右臉上那道從耳垂劃到嘴角的刀疤。某個晚上,從爸媽的房間又傳來陣陣叫罵聲、毆打聲。爸爸懷疑媽媽跟別的男人有染,打算跟她對質,卻一時失控,在她臉上留下深深的一道刀痕。她衝向奶奶和我的房間,奮力撞開了被我上鎖的房門,逼近我,貼著我的臉,她指著自己臉上的斑斑血痕,放聲尖叫:

「你看你爸做了什麼!你看!」

鬧教會、砸車子、燒房子、砍妻子……每起事件對我而言,無疑都是毀滅性的天搖地動。在每個爸爸掀起的巨震之後,伴隨出現的是眾人的無聲海嘯,吞噬我嬌嫩脆弱的童心。無論在家裡或學校,我總是坐立不安,深深覺得家人、師長和同學們都在我背後議論紛紛,卻沒人上前來關心過我。

國小的時候,有一次看到電視播報「精神病患拎著兩顆腦袋在街上閒晃」的新聞,凶嫌的畫面竟讓我想起父親,腦海裡滿是令我餘悸猶存的驚恐。那天,我躲進棉被裡哭了好久好久……為什麼這個我叫「爸爸」的人,總是闖那麼多禍?為什麼有救護車?為什麼有警察?為什麼奶奶會哭?為什麼周遭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在看我?又為什麼從沒人好好地跟我解釋過這一切?
這種「不談」的家庭氣氛和社會氛圍,形成了童年的我在理解、感受、想像和回應上的基礎,那就是──羞恥感。

「是那個瘋子的兒子!」

在被羞恥感籠罩的童年記憶裡,傳統市場一直是我的墳場。和爸媽住在一起的那段時期,媽媽常常一大早打扮得漂漂亮亮地上傳統市場。她從市場帶回來的通常不是食材或日用品,而盡是各種耳環、戒指等飾品。然而,帶著雀躍心情回家的她,門一開,對上的往往是奶奶的一臉愁容。婆媳之間的爭執,總會發生在她從傳統市場回來之後。那天也是這樣。

「你剛剛上哪兒去了?」奶奶沒好氣地明知故問。
「去市場啊!你看,這幾副耳環是不是很漂亮?」
不知道是沒聽到我媽的話,還是我媽的話裡總有令人不安的訊息,奶奶的眉頭鎖得更深了。
「你哪來的錢買這些東西?是不是又在市場欠錢了?」
奶奶持續逼問,在市場欠錢、鬧事的老話題,再次成為兩人針鋒相對的導火線。氣氛極凍,年幼的我耳裡盡是自己沉重的心跳聲。
「我哪有!你不要亂說話!」我媽火氣直上。「是我在市場的朋友送我的。」

她極力為自己辯駁,同時一步步朝著奶奶逼近。在奶奶身後是驚魂未定的我,我好怕哪個瞬間,她又會失心瘋地鬼吼鬼叫、摔東西,甚至對奶奶拳腳相向。

每當她的情緒逼近臨界點,奶奶就會拖著我快步躲進房間,關門上鎖把她擋在外頭。那扇門擋得住她肉身的侵犯,卻擋不住她淒厲的嘶吼聲。就像那一天的衝突。
「把門給我打開來!」
「為什麼要誣賴我?」
「誰跟你說的?我去市場揍她!」

我躲在門後聽,聽她的謾罵聲、聽她的撞門聲,聽進一切讓我膽寒的聲音,卻從來沒聽過我最想要也最需要聽到的──這個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她總是這樣?

在我的想像裡,她就是市場裡惡名昭彰的壞人。而我,是壞人之子。
羞恥感逼得我不敢去市場,總覺得自己要是去市場兜一圈,根本是白白送死。
「是那個瘋子的兒子!」

總覺得假如我從市場頭走到市場尾,一路上像一隻過街老鼠一樣被人指指點點,一張張面目可畏的臉孔在我四周交頭接耳著:「你看!他就是那個阿達阿達的小孩。」

比起暗地裡的嫌棄、嘲諷和噁心,大太陽底下的餘光和耳語更令我感到不堪。我低著頭,在心裡吼叫著:「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想什麼、說什麼!」

市場裡的攤販,從賣魚的、賣菜的到賣生活用品的,一定都覺得我的錢很髒,我的人在發臭。「他是要來幫他那個瘋子媽媽還錢的嗎?」這是他們心中永遠的嘲弄和質問吧。傳統市場無庸置疑的是幼稚園的我最討厭、最害怕去的地方。只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我也不確定在我小時候,市場裡真有人如此不友善地對我嗎?還是我自己的想像?我能確定的是,父母發病時狂暴的行徑以及周遭不談的氛圍,讓我備感羞恥。這份羞恥感向外延伸,讓年幼的我不安地對外人築起防衛的高牆。

沒有人應該感到羞恥

因為父母發病而起的種種往事,讓我見識了暴力,嘗盡了羞恥。我的身體從未遭受暴力的直接侵害,但心靈飽嘗了對暴力的恐懼以及羞恥感的折磨。

回頭看看自己早期的生命經驗讓我明白,我們對過往事件的記憶不是像文書資料被放入檔案櫃那樣,一旦歸檔就無法改變。我們記憶事情的方式更像是捏黏土,同一塊黏土在不同的時候去捏,能捏出不同形狀;對同一件事情的記憶和理解,隨著我們心境的轉換,是可以不斷被翻寫的。

對現在的我來說,父母罹患思覺失調症是份厚重的禮物,絢麗與灰暗交疊的祝福。但小時候的我,有好長一段時間都處在父母患病的不安與羞恥之中,但會有這種感受,其實更和周遭的人們如何回應有關。如果在每起事件之後,我周遭的大人,不管是家人、鄰居或師長,能給我更多解釋和陪伴,我想會沖淡我心中的不安與羞恥許多。至少我會知道,原來這一切都不是我的錯。

這一切,都不是誰的錯。

我們不是都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嗎?思覺失調症這個生命課題,確實讓全家人活在各種苦楚之中,家中的成員在不同時期都曾依著自己的角色,承受難以向外人說明的苦楚。但誰的家都有苦楚,都有辛酸處,誰的家都有對愛的期待、滿足與遺落,我只是在「父母患病」的這個版本下,修練關於愛的課題,加深對人的理解。

而在我的理解裡,精神病的病友和家屬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很多時候會有羞恥感,原因其實不是病痛,而是我們「不談病痛」。

現在的我可以斬釘截鐵地說,不管是罹患思覺失調症的病友或是病友的親屬,沒有人應該為這件事感到羞恥。可是我自己也是在走過童年的不安、青少年的叛逆和甫成年的混沌後,才在一次次崩壞和重建的撕裂跟自我療癒中,漸漸體會「不談」與「羞恥」之間的關係。這也是我選擇要談的原因。

那些成人選擇不和小孩談的事,原因不一而足,善意的、惡意的、不經意的都有。而我猜想很多時候是身為成人的我們也不知道該不該談,以及怎麼談,畢竟現在的成人都曾經是小孩。
有人不談,是出於一己的無知、無情和無禮。但我相信有更多人之所以不談,是因為在「愛」裡,不知如何面對。想訴說的人擔心自己的坦誠招來廉價回應;願意聆聽的人忘了傾聽就是同在,同在就能給出力量。

現在回想起來,我很感謝一路上的好朋友。他們沒給建議,因為答案終究得靠自己去試探。他們付出了時間,傾聽我,溫柔地陪著我,這是最珍貴的支持。

去談吧!不管它是什麼事情,去談了,才有機會放下由此而生的標籤與包袱。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從鬼影幢幢的虛耗中解脫,也才有機會看見它替自己開出的生命課題,以及在那背後可能的理解和開闊。談它,才有機會帶來更同理、更友善的環境。

info_img


延伸閱讀

「孤獨死」真的很悲慘嗎?一位65歲日本奶奶之死,教我學會「最理想的善終方式」

「孤獨死」真的很悲慘嗎?一位65歲日本奶奶之死,教我學會「最理想的善終方式」

爸爸的自我時間比媽媽多了許多

爸爸的自我時間比媽媽多了許多

「這個人不是我媽,只是一具活著的屍體」為什麼明明深愛著母親,從嘴裡卻跑出對她的憎恨與憤怒?

「這個人不是我媽,只是一具活著的屍體」為什麼明明深愛著母親,從嘴裡卻跑出對她的憎恨與憤怒?

累了一天後想吃美食犒賞自己!如何避免壓力性暴食?

累了一天後想吃美食犒賞自己!如何避免壓力性暴食?

健身網紅夫妻,看似恩愛,卻天天在家上演全武行!兒子的一席話讓她突然領悟:不要奢望對方改變,但也不需犧牲自己

健身網紅夫妻,看似恩愛,卻天天在家上演全武行!兒子的一席話讓她突然領悟:不要奢望對方改變...

武漢肺炎病例每天爆,好恐慌好焦慮!心理師呼籲:6大防疫心理戰,心靈也要提昇抗病力!

武漢肺炎病例每天爆,好恐慌好焦慮!心理師呼籲:6大防疫心理戰,心靈也要提昇抗病力!

媽媽狂點頭!研究發現壓力會加速頭髮變白是真的

媽媽狂點頭!研究發現壓力會加速頭髮變白是真的

因疫情變緊張大師?吳娟瑜心境轉折把自己活回來

因疫情變緊張大師?吳娟瑜心境轉折把自己活回來

產後總是不開心,是產後憂鬱症?出現這5種情況,請就醫!

產後總是不開心,是產後憂鬱症?出現這5種情況,請就醫!

我真的可以成為好媽媽?心理師:別讓「媽媽」的角色變成心理創傷

我真的可以成為好媽媽?心理師:別讓「媽媽」的角色變成心理創傷

「我曾想過,就離開算了...」一個工程師的痛哭告白:一份薪水養老婆和2個孩子,愛實在太沉重了

「我曾想過,就離開算了...」一個工程師的痛哭告白:一份薪水養老婆和2個孩子,愛實在太沉...

疫情嚴峻,孩子卻往外跑?3技巧家長提高心理抗疫力

疫情嚴峻,孩子卻往外跑?3技巧家長提高心理抗疫力

疫情嚴峻老公嫌老婆「窮緊張」?當心婚姻的破窗效應

疫情嚴峻老公嫌老婆「窮緊張」?當心婚姻的破窗效應

「為什麼不管怎麼做,我媽都不滿意?」與父母相處的5個難題,醫師蔡佳芬:那些「找碴」的背後,可能都只是為了討愛....

「為什麼不管怎麼做,我媽都不滿意?」與父母相處的5個難題,醫師蔡佳芬:那些「找碴」的背後...

攢錢買房留兒子、女兒孝順是還債?收起妳的心軟,別再當苦命女!

攢錢買房留兒子、女兒孝順是還債?收起妳的心軟,別再當苦命女!

隱瞞失業,他每天假裝出門上班、給家裡10萬生活費…一個父親最後選擇殺死妻女的悲慘故事啟示

隱瞞失業,他每天假裝出門上班、給家裡10萬生活費…一個父親最後選擇殺死妻女的悲慘故事啟示

老翁胸口刺青「拒絕急救」,兒子還是堅持要救...一個讓醫護人員「別無選擇」的難過故事

老翁胸口刺青「拒絕急救」,兒子還是堅持要救...一個讓醫護人員「別無選擇」的難過故事

沒餵母奶=沒母愛?逼死媽媽的餵母乳文化,這位心理師也經歷過

沒餵母奶=沒母愛?逼死媽媽的餵母乳文化,這位心理師也經歷過

別再說「當媽就是這樣!」過來人的經驗、自以為理解可能是傷害

別再說「當媽就是這樣!」過來人的經驗、自以為理解可能是傷害

當父母成了「老小孩」,你將經歷的三條心路歷程

當父母成了「老小孩」,你將經歷的三條心路歷程

回婆家過年是惡夢開始?不讓美好假期變成受難日,新手媳婦這麼做萬無一失

回婆家過年是惡夢開始?不讓美好假期變成受難日,新手媳婦這麼做萬無一失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