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是我不夠好,老公才選了別人」離婚是我的錯嗎?

2020年11月19日

2524
資料來源:寶瓶文化

作者:洪培芸

「一定是我不夠好,老公才選了別人」
​──自卑是一種誤解,拿掉你的鏡片

info_img

「我時常懷疑自己,也覺得很自卑。老公選了別人,我怎麼自圓其說?我怎麼相信我的條件比較好,或者還不錯?」

先生出軌,被提離婚之後的她,時常用法官的視角檢視自己,評判自己。她相信事出必有因,凡事必然符合邏輯:伴侶偷吃一定是自己有問題,若不是出在外貌,就是出在個性。她深信外貌可以整形,個性可以調整與學習。

她時常拿著放大鏡由內而外地檢查自己,努力找出自己有缺失的部分,彷彿如此才能夠說服自己,先生的出軌有跡可循,而且也是「剛好而已」。

「我覺得自己很差勁!身為一個男人,竟然無法顧好自己的家庭,讓太太紅杏出牆,讓自己戴上了綠帽子。」

說他後知後覺也罷,妻子外遇多年,他是最近才知道。他原本以為太太生完小孩後,要專心照顧孩子,所以對於性生活缺乏興致,不料卻是外面有了小王。虧他奉公守法,誠懇老實,但求一生無風無雨。然而,當他成了「不被愛」的那個人,滿腔的憤怒、怨氣不只是針對太太及小王,其中一部分更是直指自己。

你正被別人的標準、自己的主觀所綁架嗎?

許多人都有根深柢固的自卑感,彷彿天生內建,所以在往後的人生拚命地追求卓越,又或者終其一生自慚形穢,總是覺得自己不如人。尤其,當一個人遭遇到生命中重大打擊時,更是證實了心中的自卑:「我果然就是因為平庸、年華老去、不夠貌美,老公才會愛上別人。」「我就知道一定是我賺沒多少錢,永遠都是領同一份薪水,都這麼久了還未獲升遷,老婆才會瞧不起我,跟她的主管曖昧。」

其實,絕大多數的自卑都不是來自於事實及生命經驗,而是出於我們對這些事實及生命經驗的評估、詮釋還有推論,全部都是你的「主觀」。你可以進一步去檢視:

.你所採用的,是「誰」的標準?

.這個標準的內容又是如何,項目又有哪些?

.這個標準的分數層級,是屬於頂標、前標、均標、後標,還是底標?換言之,你追求的到底是幾級分?

我們時常依據別人的標準,尤其是社會的「主流」、所謂的「常態」來為自己評分。年紀超過三十歲了卻沒有結婚,是異類,不然就是Gay;結婚了卻沒生小孩,不應該,竟然沒有傳宗接代;結婚然後離婚了,一定是太過自我,才會無法磨合;伴侶出軌一定是因為我哪裡有錯,才會讓他想要向外找出口……

然而,每個人都是與眾不同的,每件事都會有不同的緣由。所謂的主流及常態,其實只是這個族群的人數多了點,不代表就是「對」或者「正確」。如果進一步抽絲剝繭,會發現這個族群之所以人數眾多,不正是因為許多人勉強自己成為社會要求的「樣子」,然後過了中年,或者罹患重病才如夢初醒,開始想要做自己,活出獨一無二的生命。

看見潛藏的自卑

很多人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潛藏的自卑感,往往都是在生命中出現重大的變化,像是被深愛的人拒絕,甚至被拋棄時,才有機會看見,屬於自己的卑下感原來藏得好深好深。

因為多數時候,這些人看起來都很成功,也很有成就,自然也都讓人豔羨,包含他們自己也覺得如此,自卑為何物?甚至表現出來的,還有些優越。然而,自卑與優越感是一體兩面,孟不離焦,焦不離孟。

《改造生命的自我形象整容術》作者麥斯威爾.馬爾茲(Maxwell Maltz)博士指出,「『優越情結』並不存在,有這種情結的人只是想透過優越自我來掩飾、逃避內心深處的自卑感與不安全感」,這也符合了我長年的觀察。

意思是,看起來優越、表現出優越的人,其實是以「優越」作為一種偽裝及面具,甚至是一種工具。別人所看不到的內在,其實是自卑、懷疑、不確定及不安全感。然而顯現於外的,卻是戴上優越的面具,看起來志得意滿,說起話來鏗鏘有力,評論任何一件事都是斬釘截鐵、自信無比。接下來,有些人就會對他們產生恭敬、崇拜及仰望的心,變得言聽計從,甚至將他們說的話、做的事奉為圭臬。若是他們有意,甚至能讓這些人變成追隨者,開始聽命行事,更能達成自己的目的。

相形之下,比較沒有優越情結的人則是直接小看自己、妄自菲薄,徹徹底底低估了自己的潛力及能力,看向自己的鏡片,總是蒙了一層厚厚的灰塵,總是覺得自己哪裡不夠好,一定有缺點。

所以,並不是伴侶出軌、配偶劈腿讓你變得自卑,而是伴侶出軌這件事讓你原先就有的自卑更自卑。然而,自卑不是錯,每個人都有,重點是如何化自卑為成長的養分,讓自卑成為掙脫困境、繼續前進的動能。

你是生命的參與者,更是「觀察者」

我們都活在主觀的世界裡面,因為你是參與者,身處其中,你就是參與這齣戲的演員。但是別忘了,你也是生命的編劇及導演,你可以改寫劇本,你也可以決定這個鏡頭要怎麼拍,你更可以決定接下來的這齣戲,要採用哪些演員。換言之,決定哪些人,繼續留在你的生命裡面;哪些人,不一定要繼續相見。學習相對客觀,嘗試改變思考及想像的切入點,你就能成為自己生命的「觀察者」,進而做出不一樣的選擇。

自卑是一種誤解,改變你的鏡片

所有人終其一生都在跟自卑奮戰。心理學大師阿德勒(Adler)是,你我也是。你可以向阿德勒看齊,抱著自卑與超越的情懷,活出前所未有的精彩人生,成為某個領域的大師,幫助更多的人。但其實你也不一定要這麼奮發,只要拿掉你的自卑鏡片,用中性的眼光看待及認識自己,就會發現你沒有你以為的這麼差,甚至你比你想像的好得太多了。只是過去你都不相信,你都不知道。

你不用「像」別人,也不用成為別人。不自卑,不自貶。反之,不睥睨,不優越,你只要如你所是。當你從伴侶出軌的傷痛中,看見了內心潛藏的自卑,並且進一步洞悉,這份自卑如何帶來對於自己的憤怒及無能感,遮蔽了你本身具足的能力及能量。你就能清乾淨鏡片上的灰塵,看見自己本身的光亮,是多麼光芒萬丈。

給.受.了.傷.的.你

你是被動的人嗎?伴侶出軌了,只能等著由他來決定你們婚姻的存續或結束?你只能等著他要選誰,決定誰繼續站在他的身邊?

請記得,你不是無能為力,聽天由命的人。你有行動力,你更有主導權。

info_img《為什麼關係融洽,另一半仍出軌?:走過伴侶出軌,從放不下、不放下,到過得自在安好》



為何結婚久了,就會變得無話可談!從薩提爾模式看見「這習慣」,如何毀掉你的婚姻

2021年11月07日

11K
資料來源:良醫健康網

作者:王俊華

很多時候,話語表面的意義並不重要,我可以聽到那些隱藏的、來自個人深處的內心訴求。
─羅傑斯(Carl Rogers)

info_img
「我怎麼不會說好聽的話呢?」比如,讚美一個人,欣賞一個人,並把它用語言表達出來。這對愛琳來說,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她很難說出口。

無話可說的我們

諮商室裡,愛琳還沒進入正題,就像朵枯萎的玫瑰,有氣無力地癱坐在椅子上。她說,她百分之百地相信自己是個好人,善良、踏實,在工作和生活中的表現也都不錯。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怎麼受人歡迎,好朋友不多。現在更大的問題是,和老公凱斌也越來越沒話可說了,他好像也不願意理她。

「您說,夫妻倆同在一個屋簷下,也沒發生什麼特別大的爭吵,可是,整天大眼瞪小眼,誰也不說話,這樣時間長了,還能有什麼好結果?」

她還引用網路的一句話,「一段感情常常始於無話不談,終止於無話可說。」我們商定,把諮商的目標聚焦在她和丈夫的溝通上,看能不能對她和其他人的相處也有些啟發。

愛琳今年31歲,在一家公司裡做會計,收入也就能夠養活自己而已。丈夫凱斌大她兩歲,在一所國中擔任數學老師。兩個人都在城裡上大學,畢業後留下來工作。經人介紹相識相愛,結婚剛剛進入第六個年頭,女兒4歲,已經上幼稚園。

愛琳說,他倆相對無言的情況,在媽媽上來幫忙帶女兒的時候,就已經初見端倪。後來,女兒上幼稚園,媽媽回老家了。在這不到一年的時間裡,除非她實在受不了和他大吵大鬧,不然通常他都不怎麼理她,甚至有什麼事,他會跟女兒說,女兒再傳話給她。

在愛琳看來,是凱斌先不說話、不回應、不理睬。「談戀愛的時候我說他也說,我的話比較多;結婚以後,我還是有很多話,但他的話明顯減少了,我有時不滿意,和他大吵過幾次;現在,媽媽回去了,我也不必再看在媽媽的分上沒話找話,我們就真的無話可說了。」

平靜下來的時候,愛琳也問過他,為什麼不說話?他吞吞吐吐,說不知道怎麼說,就乾脆不說了。這讓她很生氣,又很無奈,不知道怎麼辦。

開口說句話會死嗎?

當她對生氣又無奈的感受有了覺察、承認和接納之後,我們來探索這種狀況的來由。以這次諮商為例吧。愛琳原本也想和凱斌一起來諮商,他只是抬頭瞥了她一眼,什麼都沒說,又去滑他的手機了。她大聲質問他,他才慢悠悠地說:「哦,你先去一次試試,覺得有用我再去。」

我們就以這個事件為例。請她詳細描述一下,當時的過程是怎樣的。她說,那是週五晚上,所有家事、要忙的事都告一段落了,睡覺之前,她嚴肅地對凱斌說:『你總是不理我,誰能受得了?你一個大男人,也不積極想想辦法,難道你就這麼不在意我們的婚姻嗎?我找到一個心理諮商師,你不積極就算了,還不想聽聽諮商師怎麼說?』

「然後,他就瞥了我一眼,很輕地搖了搖頭,還下意識地撇撇嘴......」

「然後呢?」我繼續問。

「我生氣啊,提高嗓門質問他:『郭凱斌,是你不理我的,我在想辦法解決問題欸!難道你沒有看到,我為了孩子、為了家做出多少努力嗎?......去還是不去,給句話有那麼難嗎?』」

愛琳說,最後一句,她更想說的是:「開口說句話會死嗎?」

於是,就有了剛才說的,她先來試試。我問她,是不是在開始和他談這件事的時候,就已經有很多情緒了?她想了想,說開始的時候還算比較平靜,有情緒的話也不多。我好奇,她平時就是這樣說話的嗎?

我在她面前放了一把椅子,假設這就是當時的場景。讓她扮演丈夫坐在這把椅子上,我把她的「邀請」以她的語氣再說一遍,讓她體驗丈夫聽了感覺怎樣。

我說完,問她:「做為『丈夫』,你聽到了什麼?」

「丈夫」說:「我聽到的是,你在批評指責我、抱怨我,對我累積了很久的不爽,覺得我特別差勁。」

我問:「你有聽出來,這是在邀請你去做諮商嗎?」

「丈夫」搖搖頭:「沒有,即使有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愛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若有所思。

我問她:「這有可能就是你丈夫當時的感覺嗎?」

她點點頭:「有可能。」然後補充說,每次逼急了丈夫都說不知道怎麼回答,剛才她也有那種感覺。

愛琳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媽媽以前老說她「講話難聽」,看來還真是。

我問她:「這是你的模式嗎?用一種批評、抱怨、自怨自艾的方式表達你的需求?」
她停頓了片刻,沮喪地點點頭:「好像是這樣。」

她補充舉例說,就連她想和凱斌親熱的時候,也是這樣表達的。她通常的說法是:「你從來都不主動碰我。」、「難道我對你就那麼沒有吸引力嗎,你都不想碰我一下!」

我笑了,問她這樣說的時候,肢體語言和語氣表現出的是害羞、撒嬌呢,還是抱怨?她說,心裡是害羞的,但聽起來應該是抱怨更多一些。

我問她:「他『從來』都不主動嗎?」

她臉紅了,說:「當然不是。」

「也就是說,這兩件事,你本來可以直接說:『我想和你一起去做心理諮商』、『我想和你親熱』,卻用抱怨、批評的方式,繞了好大一圈?

她承認是這樣。然後很不解地問我,她為什麼會這樣?很好的問題。我開了「作業」給她,請她在生活中隨時練習,表達需求時,把肚子裡那一大堆彎彎繞繞,簡化成一句最直接的話:「我想要......」。比如,「我想請你洗碗」、「我想請你抱抱我」。

那些年,說不出的委屈

第二次,凱斌果真和愛琳一起來了。

原來,愛琳回去跟他說了這裡發生的事情,跟他道歉,說自己不太會表達需求,請他提醒自己,然後直接表達:「我想和你一起做諮商」。她的想法是,哪怕只是讓他瞭解她、提醒她,他來也是有意義的。

兩個人聊起了過去的事,他說,自己不說話,一個原因是他本來話就不多;還有一個原因,的確是被她的難聽話「堵住」了。不過,他也承認,總是不說話也不是辦法,自己也需要反省。

我請她回想,從什麼時候開始,她以批評、抱怨、自怨自艾的方式表達需求?她想了想說,似乎很小就開始了。

她想起很多畫面,表情逐漸陰沉下來。原來,愛琳的父母關係不好,孩子生太多、小她三歲的弟弟又有先天的智力障礙。父母忙不過來的時候,她要變身小保母,看護弟弟;弟弟又比普通的小孩難帶,身上總是出現瘀青傷口,每次她都因此被罵;父母吵架,她成了媽媽的出氣筒;如果和弟弟起爭執,不用說,都是她的錯......

她始終記得,在她五六歲時,有一次特別想玩媽媽買給弟弟的一個綠色不倒翁,弟弟哭著不給,媽媽知道後,直接就給了她一巴掌,還狠狠地說了一句話,讓她這一輩子都忘不了:「為什麼有問題的是你弟弟,我倒寧願是你!」

她哽咽著說不下去了。凱斌從面紙盒裡抽出兩張面紙遞給她,順勢移動椅子,把她摟在懷裡......

我搬了一把小椅子放在她面前:「來,發揮你的想像力,讓那個委屈的小愛琳來到你的面前,請她坐在這把椅子上......你能看到她具體的模樣嗎?她的衣著、頭髮、表情......能接觸到她內心的委屈嗎?慢一點......」

然後,我讓她提醒自己,現在她是一個31歲的成年人了,有很多能力,還是一個4歲小女孩的媽媽,去內心找出這些感覺。

「現在,像個媽媽般,去和小愛琳對話,告訴她,你理解她,願意安慰她、傾聽她、陪伴她,你也願意保護她。你可以和她牽手,或者把她抱在懷裡,就像平時安慰、陪伴女兒的時候一樣。」她做得很好,和小愛琳進行了一場感人肺腑的對話。

我把諮商室裡一個可愛的抱枕遞給她,代表小愛琳。她把它摟在懷裡,撫摸著,喃喃細語......經過好長時間,她抬起頭,緩緩地呼出了一口氣,說:「我平靜、踏實了很多。」

「那個委屈、傷心的小女孩,她感覺怎麼樣了?」我問。

愛琳點點頭:「得到了安慰和理解,現在平靜多了。」

看愛琳陷入沉思的樣子,我在這裡停下來,慢慢等她。

她說,她現在能聯繫起來了,這種委屈的感覺一直影響著她,有時即使是別人(特別是父母)很普通的一句話,都會讓她感到委屈。

比如,小學時有一次她向媽媽要五塊錢,媽媽問她要錢幹嘛。媽媽當時滿平靜,只是想瞭解一下用途,她卻表現得很不耐煩,生氣地說:「要錢就是要用,問什麼問?」

她說,當時心裡很委屈,覺得自己從來不亂花錢,媽媽這樣問,就是對她不信任的表示。

媽媽也生氣了,批評她:「你這孩子,我又沒說不給你,跟我要錢,連問都不能問啊?」

說到這裡,愛琳長嘆一聲說,沒想到那個天天滿腹委屈的小女孩,未來長成了今天這個「怨婦」。

我提醒她,以後每當感到委屈的時候,或者想起過去類似畫面的時候,就用今天的方式和自己對話,疏解自己積壓多年的情緒,一次又一次地邀請那個小女孩,在內心慢慢長大。

現實生活中,在每次重要的交流之前,先覺察自己的情緒,是不是已經平靜了;如果沒有,停下來,深呼吸,平靜下來,也就是所謂的「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

關於她和父母的糾葛,我們又用了單獨的時間來處理,幫她聯結了和父母(特別是媽媽)的情感,理解、接納媽媽的侷限,也理解媽媽的辛苦和不容易。

每個人都不可避免地受到原生家庭和生活經歷的影響。那些痛苦,不僅讓她感到委屈,同時也磨煉了她的意志力、處理事情的能力;更重要的是,現在回頭再看,她有機會看到更多角度,更新曾經賦予它們的意義。

在這個過程中,凱斌一直做為陪伴者,看在眼裡,疼在心裡。結束的時候,他擁抱了妻子,對她說:「以後,我再也不會不理你了。」

我怎麼不會說好話呢?

關於溝通,除了平靜、直接地表達需求,愛琳還有一個困惑,那就是:「我怎麼不會說好聽的話呢?」比如,讚美一個人,欣賞一個人,並把它用語言表達出來。這對愛琳來說,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她很難說出口。

這既影響了夫妻之間的溝通─丈夫的付出得不到肯定,讓對方感覺「好像做什麼都是理所當然的」;也影響了她和其他人的關係,比如,在這個滿街正妹、帥哥的時代,她即使真心這樣認為,還是說不出口。

凱斌就在現場,是很適合的練習對象。我請她找出她欣賞、感謝凱斌的一個或一些特質。

愛琳想了想說,他心很細、很會關心人,家裡晚上關窗、夏天開電蚊香、出遠門前檢查電器和瓦斯開關......這些都是他來做的。

接下來,我讓她面對面直接讚揚凱斌。她嘗試了兩三次,每次都笑場,就是說不出口。

我讓她慢下來,問她:「你感覺一下,是什麼擋住了你說出口?是什麼感覺、想法,還是別的什麼?」

她思考半天,說應該是一些想法,比如,一家人還要說這些,太見外了吧?更重要的阻礙在於,她覺得這樣說話很虛偽、不真誠。我問她,這樣的觀點是從哪裡來的?

愛琳說,他們家都是這樣認為的,甚至,很多親戚朋友們都是這樣認為的。她想起小時候,她有一個鄰居阿姨,開口就是各種誇獎。比如,每次見到她都會誇她:衣服很漂亮、辮子綁得好看、聽說她成績好受老師表揚等等。

奶奶不喜歡這個鄰居,說她是「長舌婦」。她從奶奶的語氣裡解讀出來的是,這樣的人很虛偽、不實在,奶奶很反感那個阿姨。所以,以後每天上學,明明從鄰居家門口走更順路,她卻偏偏要繞遠路,躲避她的這種「虛偽」。

那麼,一家人,比如夫妻之間,需要表達欣賞嗎?我把這個問題交給了凱斌來回答。凱斌笑笑,說:「也不用天天誇......不過,剛才她說的這些優點,我以前都不知道她心裡是這麼想的。她天天抱怨,我還以為,她看不見我的付出,或者不認為細心算是優點。」

愛琳點點頭,說:「也是啊,我不說,你就不知道,至少不能很明白地知道。」

我邀請他倆站起來:「來,你們面對面站著。愛琳,先閉上眼睛,去尋找心中的那份欣賞和感謝,同時聯結你的真誠,嘗試著直接表達一次。」

愛琳很認真嘗試,從臉部表情也能看出,她找到了內心的感動。

她終於可以看著丈夫的眼睛,溫柔地說:「這麼多年,這些看似微小卻很重要的事,都是你做的,很不容易,也彌補了我的粗心大意,讓孩子少被多少蚊蟲叮咬,少得幾次感冒......這些都多虧有你。我很欣賞你能做到的這些事,也很感謝你。」

儘管兩人都表示不太習慣,但是感覺都很好。愛琳承認,這樣的表達沒有虛偽的成分。是的,表達欣賞、讚美、認同,本身和真誠並不矛盾,真誠的表達可以成為連接人與人內心的紐帶。

想起人本主義心理學家羅傑斯(Carl Rogers)說過的話:「很多時候,話語表面的意義並不重要,我可以聽到那些隱藏的、來自個人深處的內心訴求。」一個人說話的方式,並不僅僅是一種模式、一種習慣,還有其隱藏的內心需求,需要我們去覺察它,並找出滿足這種需求的途徑。這樣一來,表達方法等這些技巧層面的問題,就不再是困難的事情。

info_img



「兒子的內衣褲全都是我洗的」婚後仍沒斷奶的母子關係,是夫妻相處的未爆彈

2021年08月15日

20K
資料來源:良醫健康網

作者:上野千鶴子

「兒子的內衣褲全都是我洗的」婚後仍沒斷奶的母子關係,是夫妻相處的未爆彈

info_img

男孩們深切的疏離感

男孩子們也和女孩子們一樣,處於母親的掌控之下,由母親負責選擇、管理內褲。這和性器官的管理是相連的。我們更可以說,男性受到更強烈的管控。相對於女孩子的初潮,男孩子們會自慰和夢遺,內褲也會被生理反應的分泌物弄髒。在第二次性徵出現之後,逐漸出現這些狀況,母親卻一手掌握了這些祕密。所以,比起女孩子,男孩子的疏離感更重,因為男孩子被禁止洗自己的內褲,就算內褲再怎麼髒,都還是必須要交給母親,母親對於發生的事就會瞭若指掌。這就是真正可怕的、對性器官的徹底管理。因為在性器官周邊發生的任何變化,都會呈現在內褲上。

如果是女孩子的話,在家教比較好的家庭裡,隨著初潮的來臨,內褲會開始變成自己的管轄範圍。而生理帶是不可以讓母親洗的東西。再說,生理期經常會無預警的開始,所以內褲常常會不小心沾到經血,沾到經血的內褲基本上當然要自己洗。所以女孩子大都會以初潮為契機,開始養成自己洗內褲的習慣。但是男孩子卻沒有這樣的選擇權。

這樣的前提下,透過洗衣服的行為,男孩子們便必須要接受母親永無止境的性器官管理。更嚴重一點的例子,有的人就算已經從鄉下搬到東京去住宿或工作,母親還會千里迢迢地上京去替孩子洗衣服。或者是過年過節回家,包包裡裝滿的全都是穿過待洗的衣物。當宅急便這種行業出現之後,甚至還有人用宅急便定期將髒衣服寄回家清洗。即使自己的兒子已經老大不小、是個成年人了,竟然還有母親會得意地說:「我兒子的內衣褲全都是讓我洗的。」一旦這樣的關係固定之後,明明已經離家獨自生活了,卻好像仍由母親的手掌握著性器官的遙控器。

妻子與母親的霸權之爭

當這種懦弱的男孩子長大成人、結了婚之後,管轄權又很自然地轉移到妻子手上。接著,在妻子與母親之間就會開始上演內褲與性器官管理的戰爭。有一對年輕夫妻離婚的案例,男性的母親在換季時來到這對新婚夫婦的住家大樓,檢查了兒子衣櫥裡的內褲之後,用新的內褲換掉舊的之後離去。妻子對此事感到怒不可遏,對丈夫說:「你去和媽媽說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了。」丈夫卻反問:「為什麼?」「媽媽很貼心地替我做了這件事,不是很好嗎?既然是她的好意,為什麼不能接受?」丈夫完全無法體會妻子的不愉快。以這個案例來說,不光只是內褲,丈夫凡事都和母親過度地親密,最後終於導致夫婦離異。

大抵上這種類型的離婚案例,妻子一定都會說:「他真的不是個壞人,可是……」丈夫的個性通常都很溫和。所以妻子會說:「他人是還不錯啦,可是說到我婆婆的話……」然而丈夫就是無法理解妻子所說的這句「可是說到我婆婆的話……」時,她所意味的「對丈夫與母親關係的不滿」。

近年來,年輕夫妻離婚的原因當中,「與家族關係不和」比例相當高。然而這和過去媳婦婆婆之間不睦的狀況有所不同,就算沒有和公公婆婆同住,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來自沒有斷奶的丈夫和其母親之間的關係。所以許多妻子才會在談到丈夫時說:「他也不是個壞人,但是……」而伴隨著這種糾葛出現的內褲問題,就是非常具象徵性的狀況了。這就是妻子與母親之間,環繞著掌控內褲─尤其是掌握性器官─的霸權之爭。妻子也想要獲得這個霸權,不過無論誰掌握了這項霸權,對丈夫來說狀況都不會有所改變,因此這或許也是丈夫會無動於衷的原因吧。

丈夫無法理解妻子這種不愉快的感受。因為他從出生開始,就在母親嚴密的管理之下,內褲這個東西對他來說只是一項有距離、沒有意義的東西,只是因為它的機能性而穿上的東西,由誰來管理都是一樣的,頂多是穿上乾淨的新內褲會感覺很舒爽而已。他早就放棄了性器官的自我管理權了,所以無法理解母親和妻子如此固執堅持的心理。在母親與妻子針對性器官管理的糾葛之中,男性是完全被排除在外的。

info_img


adsnew

延伸閱讀

因父一句「家裡的米賣不出去」,他畢業後回家務農,連日本專家都向他取經

因父一句「家裡的米賣不出去」,他畢業後回家務農,連日本專家都向他取經

別淪落到要拿「房子」換孩子的奉養!洪雪珍致台灣父母們:當孩子房奴,小心害了自己也害孩子

別淪落到要拿「房子」換孩子的奉養!洪雪珍致台灣父母們:當孩子房奴,小心害了自己也害孩子

你不生,怎麼跟我們家交代?生了又說最好兩個!現已非斯卡羅年代了好嗎?

你不生,怎麼跟我們家交代?生了又說最好兩個!現已非斯卡羅年代了好嗎?

為什麼會劈腿?是缺少新鮮感?還是性生活不美滿?心理師這樣說

為什麼會劈腿?是缺少新鮮感?還是性生活不美滿?心理師這樣說

「我好像被我爸爸摧毀了」對父母有很多不滿,又想擺脫他們的控制,可以怎麼做?

「我好像被我爸爸摧毀了」對父母有很多不滿,又想擺脫他們的控制,可以怎麼做?

貧賤夫妻百事哀?面對財務壓力,夫妻間應該有這4個智慧

貧賤夫妻百事哀?面對財務壓力,夫妻間應該有這4個智慧

孩子長大要去尋找自我?碰到孩子的Gap Year(空檔年),爸媽該如何做?

孩子長大要去尋找自我?碰到孩子的Gap Year(空檔年),爸媽該如何做?

「老天為何連一個健康的孩子都不給我?」兩兒子相繼確診「自閉症」,他卻在罹癌期間領悟:原來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

「老天為何連一個健康的孩子都不給我?」兩兒子相繼確診「自閉症」,他卻在罹癌期間領悟:原來...

剩菜硬要吃完、東西捨不得丟...中老年人,你還把自己當垃圾桶嗎?劉墉教兒子的「減法人生學」

剩菜硬要吃完、東西捨不得丟...中老年人,你還把自己當垃圾桶嗎?劉墉教兒子的「減法人生學」

別以為找看護是不孝,「照顧父母」最好不要自己來!醫師告訴你:為何一定要仰賴家人以外的第三者?

別以為找看護是不孝,「照顧父母」最好不要自己來!醫師告訴你:為何一定要仰賴家人以外的第三...

發現同事有婚外情,我該告訴他老婆嗎?

發現同事有婚外情,我該告訴他老婆嗎?

「我的婆婆殺了我」案婆婆不起訴,律師給媳婦、老公們10勸世建言

「我的婆婆殺了我」案婆婆不起訴,律師給媳婦、老公們10勸世建言

「你愛我,就應該要愛我一輩子」心理師:該破除真愛迷思了!

「你愛我,就應該要愛我一輩子」心理師:該破除真愛迷思了!

婆婆抽菸不顧孫健康如何解?呂秋遠:分居治百病

婆婆抽菸不顧孫健康如何解?呂秋遠:分居治百病

就是太軟弱,才會得憂鬱症?錯!諮商心理師周慕姿:造成憂鬱的兇手是你「太努力」了

就是太軟弱,才會得憂鬱症?錯!諮商心理師周慕姿:造成憂鬱的兇手是你「太努力」了

遇到乞丐,到底該不該給錢?褚士瑩:一群「小孩乞丐」給我一堂學校沒教的「生命幸福課」

遇到乞丐,到底該不該給錢?褚士瑩:一群「小孩乞丐」給我一堂學校沒教的「生命幸福課」

「手足的感情,經不起金錢的挑撥!」洪雪珍:不分財產怕意外,分了又怕子女鳥獸散...其實你還有一個選擇

「手足的感情,經不起金錢的挑撥!」洪雪珍:不分財產怕意外,分了又怕子女鳥獸散...其實你...

工作、家庭、育兒間團團轉,忙碌父母愛惜自己的8個小方法

工作、家庭、育兒間團團轉,忙碌父母愛惜自己的8個小方法

給新手爸媽:關於產後憂鬱,另一半可以做的事

給新手爸媽:關於產後憂鬱,另一半可以做的事

冷淡、冷漠、冷靜,你也踏入「冷」字型婚姻中了嗎?

冷淡、冷漠、冷靜,你也踏入「冷」字型婚姻中了嗎?

「人這個字很好寫,做人卻那麼難...」家世顯赫的女孩手腕上的「人字疤」,竟是給家人最後的遺書

「人這個字很好寫,做人卻那麼難...」家世顯赫的女孩手腕上的「人字疤」,竟是給家人最後的...

adsnew
adsnew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