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寶貝是個小天使,怎麼可能是霸凌的大姊頭?

2020年11月13日

1334
資料來源:經濟新潮社

作者:大河原 美以 翻譯:陳嫻若

冴子的例子:我家寶貝是個小天使,怎麼可能是霸凌的大姊頭?!

info_img

冴子媽媽:
冴子今年進高中,好不容易才穩定下來。回想起來,冴子第一次發出信號,應該是她小六的時候,可是那時候我沒有察覺那是她的信號。

某天家長會的時候,有人追問到我們班有霸凌的情形,當場雖然沒有公布姓名,但是許多女學生的家長都哭訴,他們的孩子如何遭到霸凌。聽起來好像有個大姊頭,在指揮其他孩子霸凌別人。我當時還事不關己的想:「那個頭頭的家長未免太淡定了吧。」甚至還覺得:「冴子不會也被欺負了吧?不過那孩子很檢點,應該沒問題。」「被霸凌的孩子恐怕自己也有問題吧。」

但是,家長會結束後,班導師把我叫住告訴我,大家說的那個大姊頭就是冴子。我感覺像是被推落斷崖,眼前一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班導師說「冴子會不會有什麼壓力?」可是她平常開朗又活潑,生活中沒有一絲不滿,所以我實在想不出她會有壓力。

那時候的冴子是什麼樣子?

冴子媽媽:
她有兩個年紀大她很多的哥哥,因為是小女兒,所以幾乎是捧在手心裡養大的。她什麼事一學就會,性格又開朗,是家裡的開心果,天天無憂無慮。她兩個哥哥花了我們不少心思才帶大,也因為冴子是女孩,比起上面兩個,照顧起來從來沒讓我煩心。我先生對冴子也是百般寵愛,非常疼她,總是說「冴子就像小天使」。所以,我們實在無法接受她會是「帶領霸凌的大姊頭」。因此那個時候,我們兩老故意忘了這件事,在家裡看到冴子的笑臉,就安慰自己「應該不是什麼嚴重的霸凌吧」,後來回想起來,那次就是第一個信號,但是那個信號我們沒有認真的接收。冴子把所有的悲傷、憤怒、不滿、焦躁當作沒發生過,依然笑臉面對我們,然而我們卻完全沒有察覺。

現在會後悔當時沒有接收她的信號嗎?

冴子媽媽:
很後悔。仔細想想,當時,冴子為了考中學去上升學補習班,晚飯就在補習班裡吃便當,回到家都過了晚上十點了。沒有補習的日子,她也去學鋼琴和游泳,沒有自由的時間。即使如此,她還是每天早上準時起床上學,沒有一句怨言,所以我以為她游刃有餘,沒有問題,而且也因為冴子順應父母的期待,而為她感到驕傲、讚美她。更因為她達成父母的期待,身為父母我們也毫不猶豫地買禮物作為嘉獎,只要冴子說她想要雜誌模特兒穿的衣服,我們就買給她。

所以,我實在想不出她會有壓力和不滿。後來才知道,她得到的讚賞越來越把她逼到死境。

霸凌的事件就這麼過去了吧。但是進入青春期之後,冴子的危機才到來?

冴子媽媽:
是的。她考上了第一志願的明星學校,在上國中二年級之前沒有異狀。或許應該說,我根本沒發現。因為是明星學校,周圍的同學都很優秀,冴子的成績大約中間偏下一點,我們家長是覺得既然是明星學校,成績過得去就行了。

可是,在冴子看來,她發現自己程度這麼差,真的大受打擊。父母可以用相對客觀的角度來看,在這個學校的話,這種成績也算差強人意,但是我想冴子有很強烈的自卑感吧。小學時代,她在學校裡不用怎麼努力,成績都能名列前茅,所以對還是孩子的冴子來說,這是一種世界倏然改變的體驗。

但是,我們夫妻倆都沒有察覺這件事,因為冴子還是照常在家裡當「開朗可愛的小天使」。

原來如此,孩子已經習慣了即使心裡煎熬,也不形於外,努力回應父母期待,所以學校發生的事就會在心理上造成壓迫。由於她的痛苦從不表露出來,父母自然也無從得知。

冴子媽媽:應該是這樣沒錯。國二暑假開始,她突然整個人變了。她認識了某高中男生,而且非常沉迷於和他的關係。我們一責怪她交男友,她就突然變臉,露出猙獰的表情,出言不遜地說:「少囉嗦,你們這些老傢伙,也叫父母嗎!」然後把自己關在房裡,想要割腕。割了腕,她平靜下來,又恢復原本可愛的樣子對我說:「媽媽,對不起。」

我們方寸大亂,不知道該怎麼辦好。我丈夫無法接受心愛的女兒性情大變,自此與女兒劃清界線。我只有天天哭泣。冴子看到我在哭,有時會不斷地對我說:「對不起、對不起」,有時又會謾罵:「你沒資格當媽!」

她交往的男生是什麼樣的孩子?

冴子媽媽:
看上去是很普通的孩子,並不是不良少年,跟我們家一樣,父母用心教養的好孩子。所以,作為男友的話,看起來還算令人滿意。但是,他們倆竟然已經發生關係,我在冴子房裡發現避孕用品時,幾乎昏了過去。

我們越是不贊成,冴子就越沉迷於和男友的關係,回家時間也越來越晚。看到她口吐粗話,面容凶惡的樣子,我就心如刀割,所以也就隨她去了。

細心呵護長大的小公主,變成這種樣子,父母盡了全力也發現無法挽回時,的確會陷入想逃離一切的心情啊。

冴子媽媽:
是的。如果可以永遠逃避下去,那該有多輕鬆啊。但是,她是我的孩子,我們怎麼能逃走呢。我們去找心理諮商師商量,他說,父母這時候逃走的話,孩子可能會去援交或是離家出走。家長如果不想辦法阻止,就保護不了孩子。所幸,本來無心介入的丈夫也和我一起去心理諮商,也下定決心面對冴子,好好與她溝通。

您們做了什麼樣的挽救呢?

冴子媽媽:
我下定決心之後,就不在冴子面前掉眼淚了。我哭是因為覺得自己可憐,希望冴子顧慮一下我的感受。但是我對自己說,我必須當個大人,最受傷的是冴子才對,冴子才需要我們關懷。

回想起來,我們一直把冴子當成偶像,都是她在顧慮我們。冴子是我們夫妻的寵物,一直在療癒我們。冴子從來沒有對我們哭訴自己的苦痛或悲傷。所以,我痛下決心,為了讓冴子能在我們面前哭出來,自己不能哭。

是什麼力量讓妳能為孩子下定這種決心呢?

冴子媽媽:
因為我愛孩子。也許當我做下決定時,才第一次成為母親。同時我也感覺到自己身為母親、身為大人愛護孩子的力量。

是那股力量救了冴子吧。

冴子媽媽:
那是一段漫長的路。冴子發現懷孕了,告訴我們她想生下來,完全脫離現實的感覺。後來讓她去做流產手術,真的是難過極了。還好,我丈夫也做了心理準備,完全支持我。我在丈夫面前哭了不知道多少次。

心理諮商的過程中得到了哪些幫助呢?

冴子媽媽:
心理諮商師對我們的指導中有幫助的是這些話:
「冴子在父母面前露出猙獰的惡鬼表情,是因為她想得到醫治。」又說,「父母可以接受她的這一面時,惡鬼冴子與天使冴子才能合而為一。」

以前,我不想看到冴子惡鬼的模樣,但是,這就表示我們家長否定了冴子憤怒與悲傷的部分。接受冴子的憤怒與悲傷,就看我們能不能擁抱惡鬼般的冴子。

這部分非常困難,但是如果我們做不到,我有預感不久的將來,只能把她送進精神病院了。所以,我想父母能做的,就是擁抱她。

用了什麼方法才將她抱在懷裡呢?

冴子媽媽:
冴子出言不遜的時候,我們不為所動,然後試圖去感受冴子身體中湧出來的悲傷。像是當她說「你們沒資格當父母」或者「是你們害了我」等粗暴的話,如果我們把那些話當真,就會想反駁,也會想哭。但是,心理諮商師說「把它當耳邊風」就行了,所以我們聽了也不再「往心裡去」。

她說話的內容沒有意義,心理諮商師這麼告訴我們,所以我們也決定這麼認為,反倒是要用身體去感受冴子不吐不快的憂傷。

理智知道怎麼做,但還是很難達成。但是看著冴子的睡臉,心情自然變得溫柔起來,所以每天冴子睡著之後,我會輕撫她的頭,有時候冴子好像察覺到了,但還是裝出睡著的樣子,所以,我猜冴子也想撒嬌吧。

雖然天天這樣陪她入睡,某天,我們責備她晚上外出,她又再次對我粗言惡語。我與她直言相向,漸漸的,冴子娓娓道出長久以來,自己如何隱藏自己的感情扮演好孩子,如何的不安、憂慮。

於是,我哭了,但是這些淚水與過去我哭泣時流的淚不一樣。冴子的臉色也變了,淚如泉湧,然後我們相擁而泣。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這樣抱過冴子了。冴子在心中苦楚狀態下撲進我的懷裡,也許是第一次。我們兩人一起哇哇大哭,一路走來我們付出了多大的犧牲,包括流產手術。然後,冴子慢慢地平靜下來。

因為你們擁抱時流下的淚,是妳接納冴子的痛苦,為冴子流的淚吧。

冴子媽媽:
是的,這是我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淚,也是賜予我當母親的自信的眼淚。我能與冴子敞開心胸對話,都是因為丈夫的支持。因為冴子粗暴謾罵時,我丈夫一直不為所動,用溫暖氣氛包圍我們,所以冴子也感受到爸爸在背後默默支持的力量吧。

負面情緒沒有得到社會化,仰賴封閉情緒來適應,表現出「好孩子」的孩子,到了青春期就會出現危機。這個時期沉迷於性關係,是因為透過性關係,能夠體驗到身體的安心感或安全感吧。一般認為中小學女孩在不成熟的性關係中,追求的是極度幼兒性的肌膚之親,這種身體的愉悅令她們難以自拔。

所以,如果與父母的關係中,孩子負面的情緒能得到完整的包容,找回身體安全的經驗時,她就能遠離過早的性關係。

冴子媽媽:
所以,我現在也很後悔,小六時發生霸凌問題時,如果我們能注意到那個信號就好了。她當上霸凌的大姐頭,正是她封閉憤怒和悲傷,因此無法控制不快情緒的徵兆。

事到如今我懂得這個道理了,但是當時完全不會這麼想。從我自己的經驗我想提醒其他家長,如果自己的孩子在霸凌別人,請想想他在什麼地方感到悲傷。

現在冴子漸漸平靜下來了,她又恢復小天使的模樣嗎?

冴子媽媽:
沒有。冴子小天使已經不在了。但我覺得這樣很好。唔,怎麼說呢?她有話直說,不高興就生氣,可是也會向我撒嬌說:「馬麻~我跟妳說哦」,就像尋常的叛逆期高中生。兩個哥哥在青春期時也是這樣,所以她這樣就好。孩子不會照著父母的想法長大,她的情緒表現在臉上,在學校如果遇到不高興的事,看表情就知道了,所以我也能找回當母親的自信。

info_img《希望每個孩子都能勇敢哭泣:情緒教育,才是教養孩子真正的關鍵》


adsnew

延伸閱讀

孩子做錯事被批評時還嬉皮笑臉!怎麼回事?

孩子做錯事被批評時還嬉皮笑臉!怎麼回事?

「我知道不能打他,但我停不下來」為什麼孩子總是生氣而無法控制?

「我知道不能打他,但我停不下來」為什麼孩子總是生氣而無法控制?

當孩子遭遇重大創傷,父母請這樣做

當孩子遭遇重大創傷,父母請這樣做

「孩子超難溝通!意見越來越多,都不聽我的」心理師無言:溝通本來就不是誰聽誰的

「孩子超難溝通!意見越來越多,都不聽我的」心理師無言:溝通本來就不是誰聽誰的

孩子的善良卻被同學當成好欺負,父母該怎麼辦?

孩子的善良卻被同學當成好欺負,父母該怎麼辦?

不要錯過孩子被霸凌的徵兆,這些求救訊號就藏在生活小細節中

不要錯過孩子被霸凌的徵兆,這些求救訊號就藏在生活小細節中

林書豪的演講,讓我看見:有一種勇氣叫做真實面對自己的脆弱

林書豪的演講,讓我看見:有一種勇氣叫做真實面對自己的脆弱

教孩子別用同一份履歷去應徵每項工作!專家親授求職3秘訣

教孩子別用同一份履歷去應徵每項工作!專家親授求職3秘訣

孩子在公共場合哭鬧,你可以怎麼做?

孩子在公共場合哭鬧,你可以怎麼做?

當孩子「霸總」上身,哭鬧大叫、發脾氣打人時,爸媽只會說「你不可以...,你不能...」嗎?

當孩子「霸總」上身,哭鬧大叫、發脾氣打人時,爸媽只會說「你不可以...,你不能...」嗎?

每天被老師飆罵「從沒看過這麼爛的學生」,其實我們都受傷了…

每天被老師飆罵「從沒看過這麼爛的學生」,其實我們都受傷了…

11/20世界兒童日 6成7家長對兒少在外人身安全憂心

11/20世界兒童日 6成7家長對兒少在外人身安全憂心

孩子與朋友發生口角、被罵惡毒的話時,該以牙還牙嗎?

孩子與朋友發生口角、被罵惡毒的話時,該以牙還牙嗎?

幼女吃水晶餃噎到腦缺氧國賠判敗訴 母:一輩子的痛

幼女吃水晶餃噎到腦缺氧國賠判敗訴 母:一輩子的痛

哭什麼哭,是不會用講的喔!如何避免情緒NG對話

哭什麼哭,是不會用講的喔!如何避免情緒NG對話

孩子愛臭臉?幫助孩子「看見」自己的心情

孩子愛臭臉?幫助孩子「看見」自己的心情

不如意就亂丟東西...小孩愛生氣怎麼辦?兒童職能治療師:讓孩子不要生氣的第一步就是讓他生氣

不如意就亂丟東西...小孩愛生氣怎麼辦?兒童職能治療師:讓孩子不要生氣的第一步就是讓他生氣

當孩子生氣時,8個可以控制情緒的小方法

當孩子生氣時,8個可以控制情緒的小方法

「她嫌我囉嗦,可我又怎麼放心…」不放手的父母,是孩子憂鬱症的主因

「她嫌我囉嗦,可我又怎麼放心…」不放手的父母,是孩子憂鬱症的主因

這些連矯正老師都想放棄的犯罪少年,他們愛上學習的動力竟然是「當老師」

這些連矯正老師都想放棄的犯罪少年,他們愛上學習的動力竟然是「當老師」

別再說「有什麼好哭的?」心理師教你看懂孩子哭泣背後的5種意涵

別再說「有什麼好哭的?」心理師教你看懂孩子哭泣背後的5種意涵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