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以為男人只喜歡玩弄她的身體...」4歲的她,遭鄰居性侵2年...醫學博士:「記憶模板」讓她初次見面就想拉開我的褲子

2020年07月07日

10K
資料來源:良醫健康網

作者:布魯斯.D.培理, 瑪亞.薩拉維茲

蒂娜是我第一位診治的小病人。我們第一次碰面時,她才7歲,她坐在芝加哥大學兒童精神分析診所外的候診室,小小的身軀看來弱不禁風,與妹妹一起窩在媽媽懷裡,忐忑不安地等著見新醫生。我帶她進看診室並把門關上。我想我們2人都很緊張,一個是90多公分高、一頭辮子綁得紮實工整的非裔美國小女孩,一個是身長近190公分、留著雜亂長髮的白人男子。她坐在沙發上,從頭到腳打量了我一會兒。接著,她走過來爬到我的大腿上,依偎在我身上。

info_img
圖 / Pixabay

她的舉動讓我感到窩心。我心想,真是個可愛的小孩。但是,我很快便發現自己錯了!她微微調整了一下姿勢,手伸進我的褲襠,想拉開我的拉鍊。當下,我的情緒從原本的焦慮,瞬間轉變成悲傷。我抓住她的手,從我的大腿移開,然後小心翼翼地將她抱起來,讓她站好。

替蒂娜看診前的那天早上,我已先看過她的病歷。說是病歷,其實只是一小張紙,上頭寫著院內值班護士與她進行電話訪問的記錄。蒂娜與媽媽莎拉及2個弟弟妹妹同住,在學校老師的堅持下,莎拉之前就曾帶蒂娜到兒童精神科求診。根據老師的說法,她在學校會「攻擊」同學,以及做出「不當行為」,像是脫衣服、打人、講髒話,還有慫恿同學撫摸彼此的性器官。而且,她上課不專心,常常不聽老師的話。

病史中最相關的一點是,她從4歲開始,有整整2年都遭到保姆16歲的兒子性侵。媽媽莎拉上班期間,她與弟弟麥可就由保姆看顧,一有機會,保姆的兒子就會對他們做出猥褻的行為。莎拉是單親,經濟狀況不好,又不能領救濟金,因此找了份便利商店的工作養家。由於收入微薄,她只能拜託鄰居幫忙照顧小孩,再給點錢略表心意。這個鄰居經常會出門辦事,並叫兒子幫忙看著2個小孩。不幸地,這個變態的青少年把2姊弟綁起來,強暴他們、用異物捅他們的肛門,還威脅要是說出去就殺了他們。終於,有天他被媽媽逮個正著,才終止這樁虐待慘案。

事發後,雖然莎拉不再請鄰居幫忙,但傷害已經造成(那名青少年遭到起訴,法官判他接受心理治療,不須坐牢)。1年後,蒂娜的問題愈趨嚴重,莎拉走投無路,只好帶她來我的門診。不過,其實我完全沒有治療過受虐兒童。

※ ※ ※

我一邊拉著她,一邊溫柔地說道。她似乎很困惑,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擔心我會不會生氣。她用深褐色的眼睛直盯著我看,急著從我的表情和舉動看出些什麼,並從我說話的語調了解現在是什麼情況。我的行為不像她之前遇到的男人;她以為男人只喜歡玩弄她的身體。在她的生活中,沒有慈愛的父親、沒有會買東西給她的爺爺、沒有寵愛她的舅舅,也沒有能夠保護她的哥哥。她遇到的男人只有媽媽下流齷齪的男友,以及強暴她的鄰居哥哥。經驗告訴她,男人只想要性,不是要她脫衣服、就是要媽媽脫。依這種觀點看來,她以為我也想要她的身體。

我該怎麼做?1週1小時的治療,要怎麼改變病人受多年經驗所深植的行為或信念?我沒有受過處理這種情況的經驗與訓練。我不了解這個小女孩。她是否都以對方想與她發生關係的想法來與別人互動,即便對成年女性和女孩也是如此?這是她知道如何交朋友的唯一方法嗎?她在學校做出的侵略與衝動行為是否與這有關?她會不會覺得我在拒絕她,而這可能會對她造成什麼影響?

由於我才剛踏入兒童精神醫學領域,還不認為自己擁有足夠獨立思考、消化與正確解讀所見現象的能力。如果在其他擁有傑出地位的精神學家、明星學者以及我的良師之中,沒有任何人在研究精神醫學與神經科學的關聯,我的這種想法又怎會是正確的?

幸好,戴羅德教授與幾位良師支持我在蒂娜及其他病人的臨床診療中,採取神經科學的觀念。蒂娜的大腦發生了什麼事?她的大腦有哪裡與眾不同,使她比同年齡的女孩更衝動、更不容易專心?她在幼年時期遭遇種種不正常的性經驗時,快速發育的大腦受到哪些創傷?貧窮的壓力是否對她有影響?她又為何會有語言發展遲緩的問題?戴羅德教授過去經常指著自己的頭對我說:「答案在腦袋裡的某個地方。」

※ ※ ※

治療蒂娜的那3年,我看到她有明顯的進步,我感到開心與寬慰。她在學校不再傳出「不當」行為的案例。她乖乖寫作業、上課,不再和其他孩子打架。她的語言能力也有改善;以前她經常講話含糊不清,老師、就連媽媽也經常聽不懂她在說什麼,更別說矯正她的發音了。之後,她比較敢大聲說話,也更常開口,老師與媽媽可以糾正她的發音,她的語言能力也因此慢慢趕上同學。

很快地,她變得更能專心,行為也比較不衝動了,由於她進步很快,我在第一次與斯坦恩教授談話之後,甚至也不必再與督導們討論用藥了。

然而不幸地,我離開診所轉職的2個星期前,當時10歲的蒂娜在學校被人發現她幫一個高年級的男生口交。看來,我教她的事不但沒有改變她的行為,反而使她在大人面前隱藏自己的性化行為及其他問題,抑制自己的衝動行為,以免惹來麻煩。表面上,她讓別人以為她表現良好,但私底下,她並未克服創傷。

※ ※ ※

我一直在思考蒂娜的童年創傷與不穩定的家庭生活對她的大腦可能造成的影響。不久後我領悟到,我必須拓展我在臨床精神治療方面的視野。如果我要找出無法成功有效治療蒂娜的原因,以及解開兒童精神醫學的重要問題,就必須研究腦部如何運作與演化,以及如何理解與組織這個世界帶來的訊息。

大腦並不是一套在基因上已被預先設定好的死板系統,發生問題時,也不是靠藥物就能回復平衡的;大腦不會無意識地「抗拒」與「反抗」,而是演化成能夠回應複雜世界的精密器官。簡而言之,這個大腦擁有進化所形成的遺傳傾向,使我們對於周遭的人非常敏感。

接受治療後,蒂娜的確能夠把壓力系統調節得更好;衝動控制的進展似乎也充分證明了這點,但蒂娜最令人憂心的問題在於扭曲與偏差的性行為。我明白她的一些症狀可以透過改變壓力反應系統來治癒,但這麼做不能替她消除痛苦的記憶。我逐漸認為,若要能更有效地治療蒂娜,我必須從記憶下手。

對於人的存在而言,記憶是十分重要的元素,而就蒂娜的情況來說,她遭到性侵的記憶是她治療過程中的一大阻礙。她與男性之間早熟及過度性化的互動,顯然源自於她受到的侵犯。我開始思考,記憶與大腦產生「聯想」這2種神經活動的模式同時並重複出現時,會有什麼情況。

強大的聯想特質是大腦的普遍特徵。透過聯想,我們結合所有接收到的感覺訊號,如聲音、影像、觸感、氣味等,進而想到某個人、某個地方、某件事與某個動作。聯想也是形成和支持語言與記憶的基礎。

當然,有意識的記憶漏洞百出,但這其實是件好事。大腦會過濾掉尋常與預期中的事情,這對我們的運作是絕對有必要的。舉開車為例,你會自動依賴過去對車子與道路的經驗;如果你必須專注於感官接收到的每一種感覺,就會無法應付所有感覺,可能會造成車禍。事實上,我們學習任何事,大腦都在不斷比對目前的經驗與已儲存關於過去相似狀況與感覺的模板--尤其是記憶,然後質疑「這是新的經驗嗎?」,以及「這是我該注意的事情嗎?」

因此,當你開車上路時,掌管動作的前庭系統便會告訴你,你現在是什麼姿勢,但你的大腦可能不會替這件事創造新的記憶。你的大腦已經儲存了你以前坐在車上的經驗,與此相關的神經活動模式並不需要改變。這一切都是你曾經歷過的,你曾經到過那裡,做過那件事,全是你熟悉的事物。這也是為什麼你可以在熟悉的高速公路上開一段很長的距離,而幾乎不會記得之前開車的細節。

這很重要,因為所有先前儲存的經驗已經置入神經網絡,也就是你現在用來了解所有新接收的資訊的記憶「模板」。這些模板在大腦各區域中以眾多不同的程度形成,由於資訊最先進入最低層、最原始的區域,因此許多甚至是意識未能察覺的。

小時候的蒂娜顯然不知道她與男性的互動、她在我們初次見面時想拉開我褲子拉鍊的行為,都是某個記憶模板所引導與促使的。此外,我們可能都有過受到驚嚇的經驗,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就先被嚇了一大跳;這是因為大腦的壓力反應系統儲存了潛在威脅的資訊,在腦皮質還沒能考慮做出什麼動作時就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反應。如果我們像蒂娜一樣有過非常痛苦的經驗,對於那些情況的記憶也可能會非常強烈,並且引發同樣由潛意識過程驅使的反應。

這也意味著,早期的經驗必然會對晚期的經驗帶來更大的影響。大腦會搜索模式,試圖理解這個世界。當它再次連結一致、始終相關的模式時,就會替這些模式貼上「正常」或「符合預期」的標籤,不再留意它們。

例如,嬰兒時期的你第一次被大人調整成坐立的姿勢時,會注意到屁股體會到的新奇感覺。你的大腦已學會將感受的壓力與正常坐立的姿勢相連結,你開始學習如何透過內庭系統來保持平衡、挺直身體,最後學會怎麼坐,現在,當你坐著,除非感到不舒服或椅子的材質與形狀比較特別、或是你有某種平衡障礙,否則不太會刻意挺直身體或注意屁股承受的壓力。同樣地,開車時也很少會注意身體的細部感覺。

開車時,你注意的是新奇的事物或是意外事件,例如在高速公路上翻覆的卡車。這是為何我們能卸下我們對於視為正常事物的感覺,好讓我們可以對偏離常軌與需要即刻注意的事物快速做出反應。神經系統已演化成對新鮮的事物特別敏感,因為新的經驗意味的通常不是危險就是機會。

記憶與神經組織以及發育最重要的一個特徵,是它們都會隨著一定模式、重複的不斷活動而變化。因此,大腦內不斷活化的系統會改變,未受到刺激的系統就不會改變,這種「使用依賴性」的發展,是神經組織最重要的特質之一。這個概念看似簡單,卻有著廣泛的意涵。

我開始相信,這個概念是了解蒂娜這樣的兒童的關鍵。由於幼年時期曾經受虐,她發展出非常不幸的聯想,她與男性及青少年性侵者的最初接觸,塑造了她對於男性及如何與他們互動的認知;我們的世界觀都是從早期與周遭的人互動的經驗塑造而來。大腦每天面對大量資訊,因此我們必須利用這些模式來預測這個世界,如果早期經驗並不正常,那麼這些預測就可能會以不健全的方式引導我們的行為。在蒂娜的世界裡,比她年長的男性都是會強迫她或她母親性交的可怕生物,她在過程中接觸到的氣味、影像與聲音,逐漸形成她用來理解這個世界的「記憶模板」。

因此,她第一次來到我的診間並與男性成人單獨相處時,很自然地就會假設我想要的也是性。在學校裡,她暴露自己的身體或試圖與其他孩子從事性行為,也是在表現她所認知的正常行為。她沒有用意識去思考這樣的行為,這單純是她的異常聯想的一部分,是她對於性這件事的扭曲模板。

不幸地,單憑1週1小時的治療,幾乎不可能矯正那樣的聯想。然而,我還是可以為她示範正常男性的行為,讓她知道哪些情況下的性行為是不適當的,以及幫助她學習抑制衝動的行為,但是在如此有限的時間裡,我無法以新的經驗取代那些隨著一定模式、重複不斷的早期經驗而深植在她剛形成不久的大腦組織裡的模板。我必須更深入地研究人類大腦如何運作、如何改變,以及腦部系統與治療學習的相互作用,之後才能開始改善治療的效果,幫助蒂娜這種生活與記憶遭到早年創傷以各種方式殘害的病患。

info_img


延伸閱讀

「我像靈魂出竅一樣,浮在天花板上看著自己和我爸...」那些童年被性侵的男性告白

「我像靈魂出竅一樣,浮在天花板上看著自己和我爸...」那些童年被性侵的男性告白

親子衝突不斷,小心憂鬱成疾!出現這些症狀時,爸媽們要自救了!

親子衝突不斷,小心憂鬱成疾!出現這些症狀時,爸媽們要自救了!

盡可能的擁抱、安撫嬰兒有多重要?從一則殘忍的兇殺案說起

盡可能的擁抱、安撫嬰兒有多重要?從一則殘忍的兇殺案說起

遇到N號房事件怎麼辦?律師給家長3建議教孩子自保

遇到N號房事件怎麼辦?律師給家長3建議教孩子自保

聽到口罩、疫情就心慌?心理師5心法陪伴親子安穩共渡肺炎風暴

聽到口罩、疫情就心慌?心理師5心法陪伴親子安穩共渡肺炎風暴

林書豪的演講,讓我看見:有一種勇氣叫做真實面對自己的脆弱

林書豪的演講,讓我看見:有一種勇氣叫做真實面對自己的脆弱

家長必知!暑假兒少網路性侵4原因,教孩子避開看不見的危險

家長必知!暑假兒少網路性侵4原因,教孩子避開看不見的危險

你家的孩子怕黑、怕鬼嗎?試試這三招!

你家的孩子怕黑、怕鬼嗎?試試這三招!

從5歲到大學,各階段培養孩子儲蓄習慣的技巧

從5歲到大學,各階段培養孩子儲蓄習慣的技巧

「老師,我接到媽媽電話了,她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打給我...」為何孩子卻崩潰大哭?

「老師,我接到媽媽電話了,她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打給我...」為何孩子卻崩潰大哭?

另類父親節禮物!兒女溫馨訪問爸爸12道題

另類父親節禮物!兒女溫馨訪問爸爸12道題

有一種毒,比塑化劑更毒,它叫做童年創傷(ACEs)

有一種毒,比塑化劑更毒,它叫做童年創傷(ACEs)

孩子在考試前特別緊張,家長怎麼幫助緩解?

孩子在考試前特別緊張,家長怎麼幫助緩解?

成績公佈那一天,他親手殺了媽媽...為何賢妻良母卻塑造孩子成為殺人犯?

成績公佈那一天,他親手殺了媽媽...為何賢妻良母卻塑造孩子成為殺人犯?

陌生人才危險?父母必知孩童受到性侵害的10個迷思

陌生人才危險?父母必知孩童受到性侵害的10個迷思

暑假不出門也能快樂玩的創意玩法

暑假不出門也能快樂玩的創意玩法

孩子說「同學都不理我」,爸媽避免NG 4反應

孩子說「同學都不理我」,爸媽避免NG 4反應

教師竟放任女童馬路上追車 網友氣炸:公然示範霸凌

教師竟放任女童馬路上追車 網友氣炸:公然示範霸凌

疫情還在燒孩子們怕怕…如何面對?心理師提供四招

疫情還在燒孩子們怕怕…如何面對?心理師提供四招

真實故事》半夜12點,一個5歲的孩子打電話到110,用發抖的聲音問「媽媽真的去天堂了嗎?」

真實故事》半夜12點,一個5歲的孩子打電話到110,用發抖的聲音問「媽媽真的去天堂了嗎?」

當孩子說不舒服時,是真的生病?還是不想上學?

當孩子說不舒服時,是真的生病?還是不想上學?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