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們只說「所有的事情孩子自己決定」 這並非真正的「自主學習」!

資料來源:人本教育札記

2018年10月24日

文:史英 圖片:森林小學

「不可強迫」本來是非常對的,這正是當初「自主學習」的原意:並不是因為要學的東西不重要,而是因為再重要的東西,在強迫之下也是學不來的,或學來的不是真知而是教條。所以當學生不願意學的時候,教者應該要研究教的方法、學的內涵,乃至學生之所以拒學的背景與理由,透過展示人類文明累積的真知、卓見、與智慧(而非課本裡那些死材料),以便慢慢讓他回心轉意;即便終於不能成功,我們至少也盡了一份忝為人師的心意。這才是「自主學習」這個主張的真諦。

然而,現在高喊「自主學習」的人,多半避談教者的責任,拿著體制的課本,複製傳統的教法,既不啟發思想,也不鼓勵思辨,只說所有的事情你們自己決定。世上再也沒有比這更便宜的主張了:學生如果不學,可以說不干我事,這是他的「自主」;學生如果不得不學(為了會考或學測),可以大罵教育制度妨礙了他的「自主」,但意思一樣,無非還是不干我事。

info_img

老師先說了電影的開頭:那個女生選擇了最寂寞的科學生涯,整天枯坐研究室,透過平原上的大耳朵想要聽到來自外太空的消息。一天,終於收到一組組的訊號,每組訊號裡的電波都有一定的數量,由2開始,然後是3,5,7,11,13,17…。他們知道,這絕不可能是意外的組合,因為只有高等智慧的生物才知道這些數字的意義。做為第一次的接觸,這真是最好的溝通!(片名:【接觸未來】,contact;茱蒂.佛斯特主演)

然後,老師問:「這些數字到底有什麼神祕?」一班六個小孩使盡渾身解數:一個說都是奇數嗎?一個說看它們怎麼跳的?(難得老師聽得懂是指間隔) 還有說不清的許多奇怪的猜想。最後,老師說:「至今為止所有的大數學家,還沒有人真的找到它們的規則︱所以,讓我們看看它們之外的數:4,6,8,9,10,12,14,15…」;突然,有一個小孩說:「這好像和那個什麼因數的、因數的有關?」

這是一位偏鄉小學六年級老師,用五年級「數學想想」上課的實況;實況的結局是:他們終於合力「發現」了質數的定義,以及,老師和學生都手舞足蹈,興奮莫名,不能自已!

為什麼講這個呢?在另一個場合,我試圖對一群成人說明質數的概念可以怎麼教。當時沒有用上面的方式,而是提了一個更精簡的版本,目的只在說明傳統的教法很不對;不料有人這樣質問:「你剛才講的我都聽不懂(我猜,這是故意說來証明怎麼教都沒用),而且,如果我的小孩將來是要打漁的,為什麼要學質數?」當時我心裡冒出來的第一句話是:「打漁是誰的決定?」但這當然不能說出來,一說我就難逃歧視打漁的帽子;我只是說:「打漁為什麼就不可以學質數呢?」

話是這麼說,但隱隱有一點覺得:我這樣熱切地想要教質數,好像是要毒害他的小孩,或所有小孩?我於是開始反省:或者質數真的會污染人的心靈!這當然很難有定論,但思考之餘,反而有了另外的心得:這裡面可能隱藏著對於知識與學問的一種仇視,或恐懼︱無論這仇懼是否合理。這種心理,有一點像是莊子裡講的「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知道的多了,反而煩惱得活不下去;不過,他們一定不肯這麼說的:提到莊子,就等於是對知識與學問讓步,只怕對打漁有妨礙。

為什麼講這個呢?最近以來,「自主學習」的口號喊得非常響亮,甚至進入修訂中的課綱;但從沒有人認真地闡述它到底是什麼意思:望文生義的話,大概就是讓學生自己決定要學什麼、不學什麼,或要不要學任何東西。我因而懷疑,這背後的脈絡就是那個「打漁心態」中的「知識有害」:好不容易「實驗教育」了,怎麼我的小孩還得受質數的風吹日曬?但一般人包括熱心實驗的學者專家們,並沒有前述那位「漁父」的勇氣,不敢直白反對質數,只好遮遮掩掩地說:想學就去學,不想學也不可強迫。您瞧,這不就豁然地自主了嗎?

「不可強迫」本來是非常對的,這正是當初「自主學習」的原意:並不是因為要學的東西不重要,而是因為再重要的東西,在強迫之下也是學不來的,或學來的不是真知而是教條。所以當學生不願意學的時候,教者應該要研究教的方法、學的內涵,乃至學生之所以拒學的背景與理由,透過展示人類文明累積的真知、卓見、與智慧(而非課本裡那些死材料),以便慢慢讓他回心轉意;即便終於不能成功,我們至少也盡了一份忝為人師的心意。這才是「自主學習」這個主張的真諦。

然而,現在高喊「自主學習」的人,多半避談教者的責任,拿著體制的課本,複製傳統的教法,既不啟發思想,也不鼓勵思辨,只說所有的事情你們自己決定。世上再也沒有比這更便宜的主張了:學生如果不學,可以說不干我事,這是他的「自主」;學生如果不得不學(為了會考或學測),可以大罵教育制度妨礙了他的「自主」,但意思一樣,無非還是不干我事。

有志於理想教育的人,理應透過自己的努力,讓小孩學得高興而且深入,以便社會大眾明白體制那一套應該徹底揚棄,這樣,我們便為所有小孩創建了更好的教育環境;現在不此之圖,反而各自圈起一塊地在那兒高唱自主學習,以致於連教師培訓,辦學方針都自主起來了:實驗教育的師資要學些什麼?由老師自主規劃;實驗教育要怎樣辦學?由辦學的人自主決定!(註一)世上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用的主張了:只要主張大家都「自主」主張,就可以不必再有主張了。

這其實是思想的怠惰,甚或是心靈的貧困。瑟谷學校那本書裡說,他們「從不教小孩閱讀」,也不「勸說」或「說之以理」,但「沒有一個畢業生是文盲」(註二);我並不懷疑其真實性,因為畢業年齡是十八歲,而他們所謂的閱讀大概就指的是認字。然而,我更關心學生能否讀懂文字的言外之意?能否看穿各種宣傳的騙術?能否透過閱讀認識世界的真相並使自己更自由、更強壯?這且不論,即使就認字而言,他們也欠讀者一個解釋:為什麼世界各國都曾投注巨大資源去「掃除」文盲;他們應該認真論証:瑟谷和農村差異何在,何以二者的文盲率如此不同。既然提到文盲,竟然不必探討真實世界裡的文盲,只描寫伊甸園裡的風光,這不是思想的怠惰是什麼?

那麼,講這些、又講得那麼難聽、是為了什麼?其實,我真正介意的,是這個社會的「懼學症」,正以各種好聽的口號、例如「自主學習」等等,不自覺但有效地傳到下一代的身上。知識與學問是如此美好,學習是如此動人心弦,但人們正以各種名目、例如「實驗教育」等等,剝奪下一代這些寶貴的生命體驗。雖然大家都曾受過「那種教育」的殘害,但我們必須警覺,那種殘害中最嚴重的,就是讓我們喪失反省、質疑、追求真相的能力:被石頭砸過,就只記得石頭的可怕,但忘了揪出砸石頭的兇手;更想不到那石頭本是美玉,本來可以慢慢雕琢欣賞,只是被裹上污泥,變成攻擊小孩的武器!

「強迫學習」打擊了一代又一代人的信心,終於,我們決定不再默默忍受;然而,人們並不相信可以找到方法,在取消了「強迫」的同時還可以「學習」得更好,反而拿出一個語焉不詳的「自主學習」,更徹底地打擊小孩的信心:讓他相信只要選擇打漁,就可以逃過質數!這怎麼會是對的呢?這其實是悲劇:是又一個版本的「被害者再去害人」的悲劇!

註一:兩整天的「2018實驗教育論壇」,沒有一場是談「實驗的主題」、「辦學的主張」或「對於經典知識的立場和教學方法」。
註二:引號內文字取自原書:《用「自主學習」來翻轉教育!沒有課表、沒有分數的瑟谷學校》,丁凡譯,橡樹林出版。

搜更多「 大人孩子自己決定自主學習」相關經驗新知。

搜尋,就從BabyHome開始。




在家學出英語力
【最美媽媽力】康思云:孩子讓我去除主觀重新認識人,藝術讓長輩重活一次

延伸閱讀


其他爸媽都在討論


好物推薦

【閣林文創】健康聖經系列 - 性愛聖經 【閣林文創】健康聖經系列 - 性愛聖經
【閣林文創】3D立體童話劇場-勇敢的小錫兵 (1書1CD) 【閣林文創】3D立體童話劇場-勇敢的小錫兵 (1書1CD)
【 Babytiger虎兒寶 】HAPPY MET 兒童教育型語音電動牙刷 (附替換刷頭X1) - 大象款 【 Babytiger虎兒寶 】HAPPY MET 兒童教育型語音電動牙刷 (附替換刷頭X1) - 大象款
【閣林文創】3D立體童話劇場-穿長靴的貓 (1書1CD) 【閣林文創】3D立體童話劇場-穿長靴的貓 (1書1CD)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