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放假頭痛自然就會消失 明知道壓力來源就是上學 但母親毫不在乎?

資料來源:寶瓶文化

2018年06月15日

作者:李佳燕 家庭醫師

母親:「我毫不在乎你的淚水。你休想要我改變心意。」

info_img

女孩微微撇著頭,撇離母親的方向,流下串串淚水。
我搜尋著女孩母親的眼神,期盼在那冷冽、怒光布滿的眼珠裡,能找到一絲一縷不捨、憐愛的餘光。
但我只見到臉上不再光澤耀人,已是皺紋著斑的四十多歲母親,雙臂交疊於胸前。雖然安安靜靜地,卻正無聲無息地發出怒吼:「我毫不在乎你的淚水。你休想要我改變心意。」

淚水,究竟有多少重量?而孩子的淚水,又有幾分價值?孩子心碎的淚水,父母會拿什麼來秤量?
我望著母親,心裡有著悲傷的答案。
「這也不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哭。國二的時候,她也曾經這樣哭過。我看多了。哭過,就算了。」
「可是,哭過,擦乾的只是淚水。內心的傷,看不見,也擦不掉。」
我本想這樣提醒女孩的母親,最後卻罕見地收回到了嘴邊的話。
因為我想她聽不懂。
 女孩母親好似已經封存了對傷痛的感覺,而且不是一時半刻,是已有多年。

女孩原本是因為長期間歇性的頭痛來看診。不過,頭痛的位置不固定,而最奇怪的是,等到寒、暑假一來,女孩的頭痛自然就會消失。
這樣的病情,我想上學顯然是主要引起女孩頭痛的壓力來源。
「你讀什麼科系?幾年級了?」
「我讀護理系,升上三年級了。」
「當初填志願的時候,是你自己填的嗎?你喜歡讀護理嗎?」
「我沒有想要讀什麼。先照分數高低,看別人怎麼填,我就怎麼填。我爸爸告訴我,讀護理很好,因為畢業後一定找得到工作,也能學以致用,照顧家人,而且薪水應該不只二十二K。」
女孩娓娓道來,但我的腦海裡卻冒出另一個男孩。

男孩就坐在和女孩同樣的位置,一樣是讀到大學三年級,也一樣是母親陪同前來。只是,這名男孩沒有身體的症狀,但卻以嗆聲的音調,怒目橫豎的表情,非常直接地大聲吼出:「我要轉系。我不要讀會計系。會計系是你填的志願,又不是我填的。我要讀的是數學系,不是會計系。你喜歡會計系,你自己去讀。」
男孩以讀到二一為實質的抗議之姿,但男孩的母親仍然期待能挽回兒子已決的心志。
「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還多。我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長。」
大人總是抱持此般心態,以為自己混過現實江湖,所以瞭解讀什麼科系在畢業之後,才不會是失業的開始。而孩子年少不更事,空思夢想,無益生計。還好父母可以協助孩子選擇志願,幫助他鋪好人生的坦途,讓孩子從此衣食無虞,父母也才能高枕無憂。
只是,父母打的如意算盤,孩子消受得了嗎?
數學與會計,看似都與數字有關,但是一個在自然組,一個在社會組。兩個科系的精髓與需要的能力,差距甚大。
大人以為的美好願景,孩子若在此時此刻便已感到窒礙難行。那麼,孩子即使勉強畢了業,之後卻可能必須被迫從事一輩子自己都毫無熱情的工作。這是孩子的幸,或不幸呢?

「看來,你的頭痛和上學很有關聯……」我直接點醒女孩。
女孩也點頭。
「我不想再讀護理了。我想要休學、轉系,或者重考也好……」
「這麼說,你並不喜歡護理工作?是這樣嗎?因為你都已經讀到三年級了,為什麼現在才想到要轉讀別的科系?」
「我不喜歡摸別人的身體,我更不喜歡在醫院工作。之前,只是讀書、考試,我還可以忍耐,可是再來要實習,我實在是受不了了。我沒有辦法再讀下去……」
女孩的母親,此時開口了。
「當初填志願,我們也只是給建議。我們有硬拉住你的手,強迫你一定要填護理系嗎?我們有問你的興趣啊,是你自己說不知道,我們當然就幫你填將來比較有出路的科系。這也是為你著想。」

有多少孩子升學的志願,是父母以愛護為名代勞的呢?
又有多少已經長到十七、八歲的孩子,對自己想要讀什麼科系、未來想要從事什麼職業、自己的專長是什麼、自己的興趣又是什麼,完全懵懂無知的?這能歸責於孩子嗎?
孩子從小到大成長的環境、就學教育的範疇,究竟有多少空間,是讓孩子有機會摸索出自己的專長?是讓孩子的興趣能馳騁於廣袤無垠的草原上?當我們責怪孩子的年齡已屆成年,卻仍然對自我一無所知,對實現自我不抱期待,還像無頭蒼蠅般,四處摸索,找不著出路時,是否,我們應該先回溯,我們大人究竟留給孩子多少,又多廣的探索時光和幅員?
我們的孩子學習國文、英文、數學、物理、化學、歷史、地理,他們以囫圇吞棗到來不及咀嚼的速度,以標準、正確到不得質疑的內容,填塞入腦袋,再佐以長期訓練,所習來的反射性答題技巧,獲取學習的認證。
每一個孩子,只要能服從此規則,愈是適應良好的,愈可擷取功名如囊中物。
但不禁讓人懷疑,經過這樣的十二年國教,孩子究竟學到了什麼,他們以為的各個學科又是什麼,更遑論美術、音樂、體育這些入學考試不考的學科,孩子又學習到了嗎?興趣?專長?這些是否只能在風雨中飄搖……

「孩子之前不清楚自己的興趣,不過,現在很明顯,她知道繼續走護理這條路,只會讓她痛苦難熬。你看,她連身體都發出警訊了。頭痛,就是壓力太大的警訊。是不是可以讓她轉讀別的科系?雖然會降一年、兩年,但是,這可能是影響她終生的一個重大決定。慢個一、兩年,絕對是值得的。」
我試圖幫女孩向母親求情。
「我也不是沒有給她機會。每一學期要繳學費的時候,我都有問過她,還要不要讀,是她答應我的……」
「可是,我說我不想讀了,你能接受嗎?你總是一直勸我再讀看看……」
「我有強迫你嗎?我只是要你再試看看。難道遇到困難就放棄嗎?有困難,努力去克服,這樣有錯嗎?現在學費都繳了,你說要休學就休學,要轉系就轉系,我繳的這些學費,豈不是付諸東流,全部白費了?」
「如果家裡的經濟狀況還允許,是不是容許孩子有走錯路之後,能回頭的機會?這些學費,也不完全算浪費。至少讓孩子更認識自己,補修她過去所沒有修過的,人生中非常重要的必修學分。」
我仍然不願放棄,繼續遊說女孩的母親。

「這學期的學費已經繳了,你至少把這一個學期讀完,沒得商量。這是當初你答應我的。我不能忍受好幾萬塊就這樣飛了。」
「去上學,只是浪費時間。我根本沒有辦法再念下去了。我已經受夠了。」
女孩雙手掩面抽泣。
我望著她如石膏像般,紋風不動的母親。
我慢慢吐出這些字眼。「或許,你無法認同。但是,對我而言,孩子的淚水,比那幾萬塊錢,還要珍貴。」
然後,轉向女孩,我告訴她:「你已經滿二十歲,你的母親認為你必須為自己的錯誤決定付出代價。她不願意給你回頭重新再來的機會,因為相較於你的淚水、你的頭痛欲裂,和你的痛苦難受,她更在乎她付出的金錢。」

info_img《帶孩子到這世界的初衷:李佳燕醫師的親子門診》

搜更多「 放假頭痛自然知道壓力上學母親」相關經驗新知。

搜尋,就從BabyHome開始。


作者簡介

李佳燕 家庭醫師
李佳燕 家庭醫師

現任
傳家家庭醫學科診所負責醫師
教育部性侵害與性騷擾調查專家庫專家
高雄市雄工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委員
高雄市人權委員會委員

經歷
高雄醫學院家庭醫學科主治醫師
成立「還孩子做自己行動聯盟」
成立全國第一個「婦女友善醫療倫理委員會」
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委員
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委員
高雄縣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委員 
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理事長 




4年來對老婆言語暴力 發現外遇後才知錯!呂秋遠:變了心的人,就像斷了線的風箏
媽媽不是超人 職業婦女應該要這樣照顧自己

延伸閱讀


其他爸媽都在討論


好物推薦

【年度促銷特賣】【凌越生醫】百敏舒(益生菌) (3盒套裝組) 【年度促銷特賣】【凌越生醫】百敏舒(益生菌) (3盒套裝組)
聖誕交換禮物聖品[日本熱銷款]  日本進口極細緻親肌純棉紗巾:01-熊貓 聖誕交換禮物聖品[日本熱銷款] 日本進口極細緻親肌純棉紗巾:01-熊貓
【特賣-預購】Natural Lady漢方保健衛生棉-日用6包 【特賣-預購】Natural Lady漢方保健衛生棉-日用6包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