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在意他人目光,人生越不平穩

2017年02月23日

866
資料來源:商周出版

作者:金惠男 翻譯:蔡佩君

智慧型手機有一種微妙的「癮」。以前每天碎念兒子,要他別老跟智慧型手機形影不離。不過,現在的我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機。深怕錯過一封簡訊或一通電話,所以手機總是放在視線範圍內。

info_img

手機不過出現短短幾年,以前沒有它的年代生活也毫無障礙,怎麼轉眼間就變成這樣了?

每當忘記帶手機,心情煩躁鬱悶時,我就會再次感嘆它驚人的「毒癮」。在捷運上放眼望去,每個人都緊盯著手機,要找到抬頭的人還真不容易。十個裡有九個人,彷彿約好似地埋頭苦幹,手指滑個不停,這幅景象還真有點可怕。人們不再看著彼此,對周遭的人事物一無所知,也不想知道。

不久前我參加一個餐會,與會的人都是四十歲以上的專業人士。我們彆扭地握手、交換名片,坐下後每個人都很有默契地掏出手機並專注其中。雖然坐在同一桌,卻各自翱翔在自己的世界。

家族聚餐中也可以看見不斷傳著LINE的孩子及媽媽,和看不下去在一旁嘮叨的爸爸。可笑的是,明明在飯桌上熱線你和我,然而真實見面卻又無話可說,再繼續跟他人熱線。見面、握手、感受彼此體溫,好像變成一種詭譎的行為。

比起直接接觸,現代人更喜歡透過「智慧型手機」交流。它可以同時跟多人聊天,只要打開視窗,讀訊息、回訊息,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方便的。不僅如此,還能帶給我們「隸屬於某個團體」的安全感,看到對方立即回覆,就感覺自己並不孤獨。

對寂寞的現代人而言,智慧型手機成為個人與世界連結的主要媒介,也是讓我們能夠即刻確認自己並不孤獨的通訊工具。

明明我們能夠隨時隨地和他人聯繫,但為何人們還是感到孤獨?覺得自己不被理解?口裡喊著孤單,卻又疲於和他人見面。原因究竟是什麼……?

現代社會是講究速度與傳播的時代,地球另一頭發生的事、流行的東西,不用幾秒就能傳到另一邊。人們不停移動腳步,即使見面也是稍縱即逝。我們沒有太長的時間認識彼此,所以如何讓對方在短時間內留下深刻印象,變成一項重要的課題。

此外,現代的孩子從小就被送到幼稚園,忙碌的父母把養育孩子的責任交到他人手上,使得他們更加關注孩子及他人的互動,孩子因此養成非常在意別人的眼光。

然而,愈在意他人的目光,人生就愈不平穩。我們會質疑內心的感受、想法,對他人的視線過於敏感,認為自己應該順應他人要求。導致我們極度需要他人,卻因害怕評價,憎恨他人甚至遠離他人,更何況還要相信這些隨時可能背叛自己的人。

結果人們互相猜忌,覺得連另一半都有可能背叛自己,隨時隨地都在為分手打強心針;說服自己,他人的離開不會對人生有何影響。沒有人願意深層交流,我們只重視當下的形象及感受。因此,很多年輕人外表光鮮,實質上寂寞空虛不已。受傷的時候沒人在一旁關心、沒人包紮傷口,讓他們更加空洞、更加害怕受傷。為了不想受傷而避免深交,卻反而讓傷口更痛。

人生,沒有不受傷的。面對疼痛,等待傷口痊癒,會讓我們變得更加勇敢。

等待傷口磨出繭來,這些疼痛就會變得微不足道;繭的保護,會帶來力量,讓我們能夠抵抗更大的傷害。

費盡心思避免傷害,只會讓表皮軟弱不堪,即使只是小擦傷,都有可能因此痛不欲生。傷口愈是脆弱,人生就愈是顛簸。

生命中,有時會平步青雲,有時也不免要踏上荊棘之路。這一切都不是傷口,只是每個人都要經歷的人生旅程罷了。害怕受傷的人,總把一切當作傷害,想盡辦法躲藏。然而,青雲只要踩上就能一躍而過,荊棘之路同樣只須小心慎行。

舉例來說,有些人容易因主管的指責而傷心難過,但其實它只不過是個小失誤而已。被罵只要改正就好,因為立場的不同,摩擦與爭執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把每件小事都視為傷害,那你的人生將會布滿難關。別輕易把對方比喻成加害者,而把自己當成受害者。

用點力氣就可以解決的事,何必因為糾結的內心,把它變成人生難題。何必為了小摩擦而疼痛不已?又何必為此感到孤獨?與其浪費時間,不如把這些時間拿來做其他事,不是更好嗎!

「受傷」源於過度期望,當事情不符合期望,我們就會覺得受傷。不過,先想想看,你的期望是不是合乎情理?例如,你傳訊息對方沒有立即回覆,你就開始傷心難過,演起內心小劇場。

在沖澡時,偶爾會意外發現身上的小擦傷。看著眼前的傷口,我們只會想「在哪受傷的?」不過,疑惑就僅止於當下而已。隨著時間一久,傷口會消失,我們會遺忘。

現代人口中的「傷口」就如同這些小擦傷。別在小事上打轉,把人生弄得錯綜複雜。學會分辨什麼是真的「傷口」、什麼不是,這才是從中走出、獲得自由人生的第一步。

info_img《什麼時候,你才要過自己的人生?》



婆媳問題的癥結點在男人身上?良好溝通才能徹底解決

2019年01月23日

6711
資料來源:楊聰財精神科醫師、魏兆玟老師

文:楊聰財精神科醫師、魏兆玟老師

陸游是南宋的愛國詞人,與尤袤、楊萬里、范成大並稱為「南宋四大詩人」。
他終生為南宋的救國大業努力,他的詩文也充分體現出這種情懷。但是,在這種堅毅的鐵漢情操下,陸游與唐琬那段不為母親祝福的愛情,則令人動容。

info_img

陸游(1125-1210),字務觀,號放翁,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他是南宋有名的詩人、詞人,也是目前現留詩作最多的南宋詩人。

陸游生為世宦家庭之後,出生隔年,便遭逢靖康之禍,全家避居南方,受到社會及家庭環境影響,陸游自小便立志北伐救國。

南宋的傑出愛國詩人

他自幼聰穎過人,「年十二能詩文」並學劍與詩書,可說是文武雙全。三十歲前便名列省試第一,並赴京參加禮部考試,可惜因為胸中壯志與當權者秦檜不合,而被黜。後來因為秦檜過世,終於有機會貢獻所長,但又時運不濟,輾轉於宦海浮沉,復國的壯志一直無法得到伸展的機會。但是這段經歷,卻為他的詩文創作提供許多寶貴的素材。

晚年陸游索性自號「放翁」,並在詩中自我嘲解。嘉定二年(1209)他抱著遺憾與世長辭,享年86歲。死前曾作《示兒》,這是最能表現放翁精神的絕句:

「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

紅酥手 黃藤酒;世情惡 人情薄

陸游有個青梅竹馬的表妹——唐琬。自小他倆一起生活,加上個性相投,也都擅作詩詞,所以眾人皆看好這段感情。成年後,唐婉便成了陸家的媳婦。

只是好景不常,陸游的母親並不喜歡這房婚事,並認為媳婦是阻礙兒子飛黃騰達的絆腳石,時常暗示兒子,希望能休掉唐琬,另娶新媳。事母至孝的陸游拗不過母親,終於將唐琬送歸娘家,正式休妻。雖然事後也曾藕斷絲連好一陣子,但是還是被陸母發現而作罷。多年後,陸、唐兩人分別各自嫁娶,漸行漸遠。

在陸游31歲這年,有一天隨意漫步到禹跡寺的沈園。這是一個典雅的園林,是當地人常去賞花的好地方,就在這裡,陸游無意遇見前妻唐琬,恍若隔世!此時的唐婉已嫁為他人婦。陸游十分感慨,便在沈園的牆壁上題了一闕《釵頭鳳》:

紅酥手 黃藤酒 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 歡情薄 一懷愁緒 幾年離索
錯!錯!錯!
春如舊 人空瘦 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 閑池閣
山盟雖在 錦書難託
莫!莫!莫!

後來陸游奉命出任,遠走他鄉。隔年春天,唐婉又來到沈園,突然看見陸游的題詞。念及往日舊情,她不知不覺地也用同一詞牌,題在陸游的詞後:

世情惡 人情薄 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 淚痕殘 欲箋心事 獨倚斜欄
難!難!難!
人成個 今非昨 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聲寒 夜闌珊 怕人詢問 咽淚裝歡
瞞!瞞!瞞!

愛國詩人與深情才女終究無法成為眷屬,兩人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過沒多久,唐琬因病去世,而陸游浮沉於宦海,為了尋求一展抱負的機會,到處奔波。這段感情只留給後人充滿愛慕,卻深藏無限遺憾的兩闕詞。

洋蔥觀點:良好的溝通才能徹底解決婆媳問題

在東、西方的家庭中,婆媳的概念很不一樣。也許是因為西方人比較沒有全家住在一起的習慣,家人間也保持適當的距離,所以比較少出現婆媳問題。而東方人就不一樣了。在東方人的家庭裡,「岳母—女婿」與「婆婆—媳婦」這兩個對比的概念,在背後卻有很不一樣的意涵。

俗話說:「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有趣」,就人性面來看,其實帶有一點「討好」的意味,岳母的心中可能認為對女婿好的話,如此一來女婿便會看在岳母的面子上,也對她的女兒,即老婆好一點!但是婆婆看媳婦就不是這樣了,對婆婆來說,媳婦的到來可能是搶走兒子的另一個對手,不可不防。

婆媳問題不只有年輕的夫婦才會出現,有時候甚至連已經有第三代、第四代的家庭也有婆媳問題,這是經過長久以來的逃避與隱忍,到最後一次爆發。以前在診間曾遇過這樣的案例。有位父親被女兒帶來看診,這位父親已經由工作崗位上退休,卻離開家到女兒買的小套房裡長住,到後來竟出現憂鬱症狀,甚至出現自殺念頭。問診之後才發現,原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造成這位父親的憂鬱症狀的壓力源就是家中的婆媳問題。

在這位父親尚未退休時,他的妻子雖然照顧婆婆三餐,卻希望能擁有自己的生活,持續參加社區舉辦的活動,只是這位父親與他的母親對媳婦的期待卻不只如此,父親是位孝子,希望妻子除了三餐之外,對自己的母親照顧,能夠再多一些,如此一來,雙方的期待便有了落差,而婆婆對於媳婦並未多用心來照顧她,也有所微詞,婆媳間的問題及衝突,便壓在這位父親身上,長此以往,他以工作作為逃避的手段,但是一旦退休,仍要親身面對,但又承受不起,只好逃到女兒家中,想藉由轉換環境,再次逃避…。糾結痛苦,他不知如何處理,以致於出現了憂鬱症狀。

這個個案的癥結並不在是非對錯,而是缺乏互動。於是,我們找來社工師參與,讓這位已退休的丈夫,能正面與老婆一起溝通,找出雙方可以共同接受的生活模式,一起牽手度過未來的生活。畢竟,一個家庭的維繫是要夫婦倆共同來面對。

陸游、唐琬、陸游的母親三方面便是缺乏類似的有效溝通,以致於產生了無可挽回的悲劇。透過,在陸游的詞中我們可以看到這段愛情的淒美,但是在現實生活裡,一個家庭的拆散絕對不是一件可供歌詠的美事。

我曾經與一些女性關懷團體如現代婦女基金會、勵馨基金會、晚晴婦女協會合作,共同投入家暴的防治工作。早期這些工作剛啟動時,為了有效防治家暴,保護受害人,通常是讓婦女遠離丈夫的威脅,最後會走上離婚的途徑。但是,就精神醫學的專業角度來說,離婚並不是終極的目標,離婚後才是問題的開始。家庭中有很多系統,一旦夫妻離開了,那小孩該怎麼辦?一個家庭的解散,會造成更多的弱勢族群,他們又會產生另外的社會問題。

所以,現在的方法則是採取像家庭日、夫妻會談的方法來解決這樣的問題。先從夫妻做起。雙方談談當初怎麼戀愛的?互相看到對方什麼優點?看到什麼樣的缺點?對於雙方有何種期待?讓夫婦倆慢慢建立起「家庭是雙方的」的觀念,另外再引入子女,讓他們經營家庭核心的共識,讓夫婦重新思考如何維持這個家庭。

Wendy說:「老大」與「大老」戰爭時,老公在那裡?

若遇到「婆媳問題」,第一時間內我都會間接聯想,這問題是不是老公造成的?為何會有這樣的聯想呢?

婆婆與媳婦原本在兩個不同的環境下成長,同在一起本來就會有衝突,連住在同一屋簷下成長的兄弟姊妹們都會有衝突了,更何況是嫁到原本毫無關係的婆家家裡去扮演新的角色「媳婦」呢?會造成婆媳關係緊張,罪魁禍首其中之一應該是介於這兩個女人間的那個男人:太太的老公;婆婆的兒子。

當兩個女人要共同生活,在習慣、觀念、想法……各方面一定會有或多或少的爭執,當婆媳關係緊張時,男人一定要出來打圓場,若他沒有適時出來當潤滑劑,視而不見而讓問題溜過去,就會造成「悶燒鍋」情緒,兩位家中的「首席」女性就會愈來愈不高興,所以我才覺得婆媳問題的癥結點應該在男人身上。

以我自己來說,我常常覺得我很好命,因為我和婆婆的關係,因為我不曾聽到婆婆對我的抱怨,但婆婆真的不會抱怨嗎?非也!原來在我們相處的過程中,洋蔥醫生是超級的潤滑劑。

洋蔥醫師懂得兩面磨刀、兩面光的溝通技巧。比如說,婆婆有時候會向洋蔥抱怨:「你看,今天這個飯煮的不生不熟」;這時洋蔥就會選擇正面的說法和我溝通:「妳看,今天飯煮得不錯耶,有五分熟了~」,然後再回頭跟媽媽說:「今天飯真的不錯了,上次連咬都咬不下去」這就是兩面磨刀、兩面光的圓場溝通法,他將那些抱怨擋住,讓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第二是我們有共識,不能讓長輩失面子,有時候婆婆比較強勢,我多少也會覺得委曲,但回到房間關起門來,洋蔥醫師就會做第二道安撫,並安慰我的辛苦。

最重要的一個關鍵要與媳婦們分享,我認為做媳婦的一定要懂一個很重要的基本原則,那就是不要在老公面前批評他的父母,可以偶爾嘮叨,可是不能作人身攻擊,這是做人的基本厚道。因為反過來想,如果身為丈夫,在我面前講我父母怎樣,我一定會翻臉,也因此身為媳婦又怎麼可能老是在先生面前數落他父母的是非呢?逞一時口舌之快,批評公婆,最後重傷的還是自己。發洩不舒服,有時候總會抱怨一下,但千萬不要用很難聽的話去攻擊公婆,畢竟他們是生養你老公的父母。

所謂的「家和萬事興」最大的關鍵就是要懂得溝通的藝術。婆婆與媳婦,一位是家中的「大老」;另一位則是家中的「老大」,要如何處理她們之間的爭執,那就要看男人的IQ與EQ了,千萬不能避而不見,或一味委曲求全,這樣只會讓原本細微的裂縫日益擴大,危及這個原本完整的家庭!

歡迎分享與討論

在美滿的家庭下面,您也曾親身經歷過婆媳問題嗎?無論您是婆婆、老公、還是妻子,或者您是婆媳交鋒的旁觀者,歡迎留下您的意見與我們分享。

作者簡介

楊聰財精神科醫師、魏兆玟老師
楊聰財精神科醫師、魏兆玟老師

楊聰財 
●楊聰才診所負責醫師
●三軍總醫院兼任主治醫師
●群康健康管理顧問有限公司 顧問醫師
●國防醫學院臨床教授(兼任)
●行政院本部及僑務委原會 性平委員

魏兆玟
●台灣大學醫學院 生理學研究所
●台灣性教育學會暨杏陵醫學基金會 性教育師
●九八電台 [ 名醫on call ]節目 大腦二性生理講師

部落格>洋蔥與蚊子的世界



你看過下半身癱瘓、隨身帶尿袋的計程車司機嗎?客人故意不關後車廂、看到輪椅就拒坐...一位半癱司機給我們的人生啟示

2021年02月27日

2024
資料來源:良醫健康網

作者:李瓊淑, 詹云茜

來到這間隔壁就是車庫的一樓住家,室外與屋內的地板直接相連,大門上沒有一般常見的門檻,有的是歷經長期使用而更加平滑的地板。

打招呼的聲音從室內傳來,門也跟著同時打開,鄭木長大哥帶著靦腆微笑,自己推著輪椅「滑」出來。領著我們進門後,他一個轉身到廚房端出一盤水果放到客廳桌上,我們甫坐定,他已將輪椅定位好,快速而熟練完成一切動作等著我們,並說:「這阮某出門前切好的水果,免客氣!」

我們一邊驚嘆地看著他滿滿的證書及獎狀,身障自行車環台認證書、身障手搖自行車飛越中橫挑戰證書、身障手搖自行車比賽冠軍,身障射箭錦標賽第二名……等,一邊跟他聊起坐上輪椅的經過。

info_img

老天給的考驗

1981年,木長大哥22歲,他跟哥哥在苗栗通宵的小鎮上,一起經營挖土機修配廠。每天上班時,他都會留意著一位從工廠後方的住家走出來的清秀女孩,暗自欣賞著她。有一天,他終於鼓起勇氣向前邀約:「小姐,要不要出去?」個性憨厚,不善互動的他,這唐突的舉動,讓對方嚇了一跳,「而且這個人比我矮,我不想去!」她心裡想著,便直接拒絕了他。

之後,他天天在大門外製造「巧遇」,除了加深印象,也再次開口約她,但幾次下來都被拒絕。直到最後,他決定放手一搏,跟她說:「這是我最後一次約你,如果不成功,我就放棄。」她當時心想,「都拒絕這麼多次了,不然就跟他出去一次吧!」

開始有交集後,她發現他常常一早就開工,忙到晚上十一點多才下班,「他好認真喔!」愛情的種子因為這個男人的認真而慢慢萌芽。交往半年後,她懷孕了,當了六月新娘,開心舉辦熱鬧的婚宴,準備迎接下一階段的人生。只是萬萬沒想到,就在他們新婚不到三個月,老天跟他們開了一個大玩笑。

那天,大卡車載著一台因土石崩坍而被砸損的挖土機前來修理,那是一台特殊機型的挖土機,駕駛座四面沒有玻璃門窗防護,因為需要接電測試,所以挖土機直接就在大卡車上,插上大卡車的電池進行維修。

挖土機加上大卡車的高度,足足快兩層樓高,他站在挖土機駕駛座旁接電發動挖土機。啟動後,他正想轉身調整拉桿時,整台挖土機突然從機械手臂那頭翹了起來,瞬間往後翻,他整個人也跟著從這兩層樓高的位置摔下地面。大卡車司機嚇壞了,連忙喊了他太太,並趕緊開車載他們到醫院,但當時的木長大哥,下半身已沒有知覺。

在醫療不發達的那個年代,鎮上小醫院的資源有限,醫療知識也較為不足。住院期間,醫師遲遲無法說明狀況,只是不停打著點滴並在他腰上綁著秤錘。過了一星期,醫師才說應該是摔下來時傷到脊椎,導致脊髓神經損傷,下半身已癱瘓。

他們都嚇傻了!老婆當年才20歲,還懵懵懂懂,聽不懂神經是什麼,只知道醫生說他下半輩子可能無法走路,「我聽到都傻了!孩子還沒出世呢!」她挺著六個多月的身孕來回醫院家裡,奔波照顧著丈夫,「出事的時候我們才剛結婚,大家壓力都大,我那時候要哭也不是,挺著個肚子,也不希望影響到肚子裡的孩子。」她憶起當年,眼眶還是紅了。

住院兩個星期多,院方一直沒有更積極的治療,他的哥哥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不惜跟醫護人員衝突也要帶他出院。

那個不了解「神經」是什麼的年代

「那時候我們也不懂什麼叫『神經』,因為我外公是國術館的『拳頭師傅』,所以我們從小覺得摔倒、骨頭斷了,去喬一喬、接一接就會好。」然而這次是事關重大的脊椎,連外公都不敢幫他處理。

出院後,他先是聽同業介紹,與老婆到彰化溪湖住了一個多月讓師傅「喬」。治療時,他橫躺在師傅的大腿上,腰椎挺在師傅膝蓋處,師傅右手在他的上半身,左手在他的下半身,兩手用力一壓!這直接硬喬的手法聽說是用來治療牛的,那力道之重,上半身的痛感讓他至今難忘。

這段期間,去藥房拿藥時,藥劑師都一直勸他們去大醫院看比較好,加上阿姨的女兒在長庚醫院上班,他想,不然去長庚檢查一下。檢查後,醫生說:「如果是在事發後幾個小時內到醫院動手術,應該還有醫好的機會,現在,一切都太遲了。」他們夫妻倆一聽又傻住了,他不敢,也不想相信這樣的結果。

木長大哥開始四處找路子,「人報到對,咱就行去對。」各種民俗療法都用盡,「有人介紹我去做氣功治療,師父就摸摸我的頭,一小時1,000元,我還做了一個月!還有一個說是西螺七崁的還魂散,中藥那種小小湯匙,一湯匙就要1,000元!」他笑說當時的傻氣堅持。

一年後,他決定放棄,帶著老婆與女兒回到老家嘉義。女兒交給媽媽照顧,自己開始復健,天天在家裡穿鐵鞋練習走路,但他心中的悲憤仍無法散去,時常怨天尤人地鬱悶度日,也因為害怕別人的眼光而足不出戶。

沒有什麼工作經驗的老婆就到工廠上班,以前的她連腳踏車都不會騎,為了上班,學會了騎車,也為了省錢,每天中午回家吃飯,順便帶工廠的家庭代工回家,好在下班後再加減多賺些。

一次,老婆在回家路上出車禍住院,婆婆因為要帶孫子無法照顧,只好打電話請娘家的爸媽來幫忙。老婆的爸媽當天一來就說要把女兒帶回去,覺得她實在過得太辛苦,連家裡的阿公都加入勸說的行列,要老婆跟爸媽一起回去,「我不要,無論他們怎麼說,我都說不要!」老婆堅定地回答。

我問木長大哥,這情況下他怎麼想?他笑著說:「對啊!那時候怎麼不要回去。」笑容下的感動神情,早已洩漏了他的口是心非。

在嘉義待了五年,由於童年玩伴在台中開鞋子工廠,找他們夫妻過去打拚,因此全家搬到台中,開啟至今的生活。帶著老婆跟才四歲的女兒,和老婆存下的錢來到台中大肚,一片黑壓壓的荒地,那時一百萬就可以買下三棟房子的偏遠地區,他們以每月五百元租下一間家徒四壁的房子,他的哥哥每次來看他,都直接拿1,500元給他,讓他們能多撐一些時間。

「因為很偏僻,所以自來水管線常有問題,用一星期的水,停兩星期,每天都覺得時間過很快,繳房租的日子一下就到了,每個月被錢追著跑,早餐常常是一顆饅頭剝兩半,我們分著吃。」老婆說著,忍著淚不讓它落下。

接下來的五年,老婆開始沒日沒夜、沒假日地工作,能加班就加班,拚命賺錢,木長大哥依舊在家做家庭代工。「我自己可以做的就自己做,她白天上班,我就負責煮午餐、晚餐和洗衣服。」整整十年的時間,他除非必要,很少出門,如果有人要找他說話,他也都盡量躲避。

生命中的貴人帶他走出新人生

某天,他騎著三輪摩托車要去領家庭代工的酬勞,路上遇到一位同樣坐輪椅的大哥,看到對方穿著襯衫皮鞋,一身筆挺,一臉陽光的樣子,他忍不住跟對方攀談起來,大哥跟他聊到:「我開車來的。」他嚇了一跳,「你這樣怎麼開車?」大哥回他:「可以啊!去改裝就好。」

他想起之前,接到通知要換駕照,他還跟老婆說:「不用換了,反正也用不到。」老婆卻說反正先換起來,有需要的時候就用得到。「我本來以為,這一輩子都無法再開車了。」結果遇到這位貴人─陳大哥,帶著他去看專為身障者改裝的車,他才知道,原來自己還可以再開車!

陳大哥也介紹他加入台中市脊髓損傷者協會,這年他33歲,人生開始不同。

加入協會後,木長大哥發現自己並不孤單,有許多跟他一樣的脊髓損傷者在這個世界上努力生活著。他甚至可以安慰自己說,自己還不是最嚴重的,因為他是傷到胸椎,所以至少上半身行動自如,有些是傷到頸椎,就只剩嘴巴可以動。

談起協會最重要的宗旨——「走出家裡!」這是協會一直傳達給他們的觀念。在幾次的聚會後,他慢慢打開了心防,走出家門,甚至接受協會安排,到遙控模型汽車工廠上班。

上班第二年,他買了人生中的第一台改裝車,「車改裝好後,我都不敢開,因為油門跟煞車都是用手控制的,一不小心就會拉錯,我第一次上路差點撞到對面那根電線桿!」他比劃著窗外的電線桿笑著說。

工作兩年,雖然上手,但搬東西之類的事還是要麻煩同事幫忙,慢慢的同事間排斥的言語和眼神,讓他萌生離職的念頭。此時,恰巧得知身障立委徐中雄爭取身障者開計程車的權益,這消息讓他決定要去開計程車!媽媽一聽到他的想法,擔心地說:「不要吧!你身體這樣還去開車,每天在路上很危險。」但一直都支持他的哥哥出面說:「你就讓他試試看吧!」

於是,他和十幾位身障朋友組成「火鶴車隊」。初期生意很好,尤其女性乘客很喜歡叫他們的車,但由於車輛數不夠多,乘客每次都要等很久,慢慢就越來越少人叫車,加上後來推動公益彩券,有電腦技能的身障者轉去開彩券行,車隊就解散了。

木長大哥轉到其他車隊後,仍習慣帶著輪椅上車,沒客人時就坐輪椅在車外溜達。某次要載一位歐巴桑,她看到輪椅嚇到說:「不要不要!正常人用腳踩都踩不好了,你還用手來開車,不要不要!」從此以後,他就不帶輪椅出門了,但因為他的狀況,木長大哥就必須一直坐在車上。尤其那時為了多賺一些錢,一早帶著老婆做的便當出發,一天開車十四小時,他就十四小時無法離開駕駛座。

「我以前都不穿鞋的,因為下半身沒有感覺,不管是在家裡或外面,上廁所變成很不方便的一件事,也由於沒有尿意,就常常憋尿,加上開車一整天都坐著,整個腳都水腫,鞋子根本穿不住。」後來他去做「膀胱造廔」手術,從恥骨上方插入導管至膀胱,這樣可以隨身帶著尿袋,輕鬆排尿,也解決了水腫問題,讓他終於可以穿上鞋子,加入必須穿制服的車隊。此外,他將尿袋的管子改短,藏進褲管裡,坐在駕駛座的他,看起來就跟一般的計程車司機沒有兩樣。

一些乘客得知木長大哥的狀況,通常會體諒他,但也遇過一些乘客讓他很無言,「有一次是一位大陸回來的客人,因為我有一個黃燈沒有闖過去,他很生氣,下車時拿了行李,不關後行李廂門就走了,我只好慢慢往前開,找好心的路人幫我關上。」他也聊到司機常遇到的搭霸王車,「有一次,對方說要去辦事等一下就回來,結果人沒有回來,但我也沒辦法跑去追他啊!哈哈哈!」那對一切處之泰然的表情,像是他新人生的註解。

自從加入脊髓損傷者協會的互助團體,到轉換跑道開車,至今已經三十年,木長大哥不僅改善了家庭經濟狀況,心境上也走出過往的陰霾,靠著自己雙手努力建立的新生活,更是他笑容中的自信來源。

勇敢站起來

採訪尾聲,我忍不住提出疑問,坐著輪椅的他,要如何把輪椅放上車?木長大哥笑著說:「靠我的手啊!」他帶我們到車庫做示範,先將輪椅卡在打開的車門和駕駛座間,一手撐著車門扶手,一手撐著方向盤,順勢抬起自己的身體滑進駕駛座,接著雙手收起輪椅,單手一把抬起輪椅,瞬間放上副駕駛座,那十幾公斤的輪椅就這樣就定位,流暢且快速的動作,讓我們不禁驚嘆!

我看到他厚實的手臂,「大哥,你都靠扛輪椅練二頭肌喔?」他又笑了,帶我們到一樓樓梯間的小空間,那裡裝設了他在家練習用的雙吊環,一到定點,他雙手直上吊環,立刻連續做幾個引體向上,想起採訪前看到的滿滿手搖車獎狀,這雙手臂的強大無須多言。

「他意志力很堅強,雖然身體狀況跟一般人不同,但開車技術很好,比其他人更厲害,我覺得他很偉大!」老婆驕傲地說,語氣間流露出崇拜。

「大嫂,結婚三十八年,你後悔嗎?」
「不會!」
「為什麼?」
「因為孩子吧!」
「你愛他嗎?」
「啊!要怎麼說,沒愛怎麼可能陪到現在,他只要有一點受傷,我就擔心到不行啊!」
他說:「我們脊椎受傷的人,十個有九個太太都離開了。」

話雖未盡,實則了然,迂迴的表達方式,就像總靦腆笑著的他們一樣,那情感,是一般話語無法詮釋的。

看著木長大哥努力生活,妻子不離不棄陪伴,就像木長大嫂說的:「我覺得最幸福、最開心的事,就是我們兩個人一起坐在這裡。」看似平凡如白開水的日常,實則是不平凡的濃厚情感交織。

木長大哥給讀者的話

在家坐著也是一天,出外開心也是一天,快快樂樂日子好過。

木長大嫂給讀者的話

勇敢站起來,要像我老公一樣意志力堅強地迎向人生。

info_img


adsnew

延伸閱讀

低年級孩子相處常是行為動作先於語言!吵架時可以這樣引導

低年級孩子相處常是行為動作先於語言!吵架時可以這樣引導

沈重壓力和教養困難下,如何重拾為母的喜樂與能量?

沈重壓力和教養困難下,如何重拾為母的喜樂與能量?

「我不想跟你玩!」孩子懂得說「不」才能踏出獨立第一步

「我不想跟你玩!」孩子懂得說「不」才能踏出獨立第一步

「我的婆婆殺了我」案婆婆不起訴,律師給媳婦、老公們10勸世建言

「我的婆婆殺了我」案婆婆不起訴,律師給媳婦、老公們10勸世建言

教練罵人太兇,孩子不想去練了?如何教小孩面對逆境

教練罵人太兇,孩子不想去練了?如何教小孩面對逆境

「我18歲生她,她更厲害,17歲就生了…」人生,真的會世代複製?精神科醫師給年輕人的愛情忠告

「我18歲生她,她更厲害,17歲就生了…」人生,真的會世代複製?精神科醫師給年輕人的愛情...

為何日本媽媽總是優雅、台灣媽媽卻是蓬頭垢面?六月從15坪飯店房間體悟出的「人生整理術」

為何日本媽媽總是優雅、台灣媽媽卻是蓬頭垢面?六月從15坪飯店房間體悟出的「人生整理術」

超實用!7招收納原則簡化房間物品及混亂思緒

超實用!7招收納原則簡化房間物品及混亂思緒

林青霞回一個孩子的信:我差點到美國包餃子,只是因18歲這樣做一個決定

林青霞回一個孩子的信:我差點到美國包餃子,只是因18歲這樣做一個決定

退休金要存多少?專家:50歲前存足年收入的6倍,60歲前存足8倍

退休金要存多少?專家:50歲前存足年收入的6倍,60歲前存足8倍

「我知道你意思,但是…」心理師:這不是溝通!

「我知道你意思,但是…」心理師:這不是溝通!

好的婚姻離不開好好說話!避免一觸即發要這樣做

好的婚姻離不開好好說話!避免一觸即發要這樣做

做個榜樣別像個大寶寶!夫妻減少口角爭執請先「了解對方」

做個榜樣別像個大寶寶!夫妻減少口角爭執請先「了解對方」

師伴身障生跳舞、運動,免費開班十年喊:再累都要繼續!

師伴身障生跳舞、運動,免費開班十年喊:再累都要繼續!

學起來!「這句話」可以讓你在根本不想吵架的時候暫時降溫

學起來!「這句話」可以讓你在根本不想吵架的時候暫時降溫

婚後才驚覺老公全家「恐怖衛生習慣」人妻崩潰:我要先跑了

婚後才驚覺老公全家「恐怖衛生習慣」人妻崩潰:我要先跑了

7歲前的記憶很模糊?科學家:你我都有「童年失憶」

7歲前的記憶很模糊?科學家:你我都有「童年失憶」

親友挑小孩毛病剛好又是爸媽不能接受的,仍要「支持小孩」的4個重點

親友挑小孩毛病剛好又是爸媽不能接受的,仍要「支持小孩」的4個重點

對孩子教養不同調!除了教育「豬隊友」還要跟他談戀愛

對孩子教養不同調!除了教育「豬隊友」還要跟他談戀愛

不求人,資遣費自算!非自願離職被資遣時的3個權益

不求人,資遣費自算!非自願離職被資遣時的3個權益

007丹尼爾·克雷格:我的巨額資產不留給孩子

007丹尼爾·克雷格:我的巨額資產不留給孩子

adsnew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