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修公告] 11/30 AM4:30~09:00 系統升級暫停全站所有服務

我是媽媽,也是精神科醫師:別讓忙碌的罪惡感填滿人生

2017年02月22日

1217
資料來源:商周出版

作者:金惠男 翻譯:蔡佩君

好久以前,有一個奶奶特地從鄉下來看診,卻在診所附近徘徊了好久,才小心翼翼地問我:「請問院長在嗎?」
嗯?我就是院長啊?怎麼會問這種問題?深入了解後才知道,就算穿著白袍,我在她的眼裡也稱不上醫生。在男尊女卑思想中成長的奶奶,根本不相信有女醫生的存在。

info_img

但世界變了,在醫學大學裡,女學生比例超過三○%;醫院裡的女醫生不在少數,更享有與男醫生同等的權利,多美好啊!

儘管如此,還是有學妹跑來跟我說,她很擔心生孩子的事。看診、寫論文,工作堆積成山,哪有時間養兒育女。她不但沒自信照顧好孩子,更擔心疏忽了工作無法升職,甚至被淘汰。我有些同情這位覺得生了孩子就得放棄一切的學妹,不過老實說,職場媽媽真的不好當。

在醫院實習時,我與大學同學結了婚,不久後就意外懷孕。醫院裡的同仁都忙得不可開交,我也不可能因為懷孕,就要求醫院減少我的工作量。某一天,輪到我值班外科,突然間重患室送進三位患者,需要不斷做心肺復甦。

患者命在旦夕,前輩又忙得焦頭爛額,我無法坐視不管,於是急忙按著甦醒球(手動式人工呼吸器),另一方面趕緊做心臟按摩。突然間,我感覺肚子揪成一團,只能內心祈禱孩子安然無事,繼續專注於手邊的工作。

最後,雖然患者順利度過了危險期,但是當天晚上我的子宮大量出血,孩子就這樣流產了。這是第一次,我非常後悔自己當了醫生。如果我不勉強自己去做心肺復甦,孩子也許就不會流掉。

保護不了肚裡的孩子,一股強烈的罪惡感襲捲而來,我犯了不可赦免的罪。

失去孩子的衝擊,讓我痛苦了好長一段時間。

所幸,時間就是最好的解藥。不知不覺間,我不但生了兩個孩子,照顧孩子的同時,繼續擔任醫生。工作、家事、孩子、公婆,日復一日,不知不覺也走到了現在。在沒人幫忙的情況下,要一次扮演好四個角色,實在不容易。我已盡了全力。

不管在醫院還是家裡,沒有人能完全理解我的處境。身為母親,無法全心照顧孩子的愧疚與罪惡感,讓我有苦難言。照顧孩子、上班、做家事,每一件事都變得跟作業一樣討厭。

每天早晨起床,我總會深深地嘆口氣,想著今天要怎麼努力撐下去。我失去了笑容,產生被害意識,覺得「為什麼所有事都要我來承擔?」我恨我的丈夫、恨我的家人、恨這個不公平的世界。

現在想想,如果當初沒熬過來,就沒有現在的我。不過,我懊悔自己充滿太多義務心與責任感,把一切變成了一種作業。

而我人生中最後悔的事,就是沒有好好享受人生。我不但沒有享受教育孩子的喜悅,還深怕自己成為自私又不及格的媽媽,因此經常訓斥孩子、責備自己。

我也沒有享受與生俱來的天賦,害怕在工作、學習上輸給別人,所以不斷追尋。如果我願意享受人生,應該分配好時間,區分自己能做與不能做的事,並找家人一同分擔,但我終究沒做到;如果我願意享受人生,應該在準備晚餐前放慢腳步,與孩子交流、擁抱他們,可是我沒有做到;如果我願意享受人生,應該在上班途中多看一眼天空,以更廣闊的心情迎接我的病患,然而我總是沒做到。

更難堪的是,當有人問我:「放棄人生的快樂,妳得到了什麼?」

我完全啞口無言。當年的罪惡感與被害意識,不但扼殺了我的快樂,還讓我疲憊、使我憤怒。如果當時我能夠找到享受人生的方法,讓快樂取代罪惡感與埋怨,或許就不會像現在一樣後悔了吧?

一天不幫孩子洗澡、不陪他們睡覺,沒什麼大不了;事情太多,偶爾沒辦法幫公婆準備飯菜、叫另一半幫忙照顧兒女,也沒什麼大不了;多餘的時間拿來跟朋友聚會聊天,同樣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難道我們忙到連看場電影、聽音樂的時間都擠不出來嗎?

只要有心,每個人都可以享受人生的喜悅。什麼事都不想做,那就什麼都別做吧。享受人生的每一個瞬間,少說「我應該做……」;多說「我想做……」。

天才贏不過努力的人;努力的人贏不過享受的人。

用罪惡感與責任感填滿人生,真的太可惜了!

info_img《什麼時候,你才要過自己的人生?》



沒有血緣也能有親情?網友:領養是三贏的美事

2018年02月26日

101K
資料來源:BabyHome編輯

編輯:韋冠宇/動畫製作:賴佐誌、陳爾威

「有孩子,人生才完整」是許多夫妻願意生孩子的原因,然而壓力大、環境差等因素導致不孕人口比例逐年提高,領養就成了幫助這些夫妻圓夢的重要管道。

info_img

在BabyHome討論區常有網友發文,由於有某方面生理狀況難以懷孕,採用人工方式都失敗,因此就有領養孩子的念頭。熱心的網友就先提供了領養的初步程序,做為參考。

迎接小小蟲:「可以去兒童福利聯盟的收出養組諮詢看看,他們有提供收養人的準備團體與相關課程,可以幫助你們夫妻好好去思考是否真的做好準備了!」

愛上公主:「不管是透過機構或是親戚/朋友/婦產科介紹收養小孩,都要送件到法院,接受社工的家訪,法官會依照收養人的經濟與照顧情況來決定是否可以收養。」

polly的mama:「1. 打電話去你所在地的社會局;2. 跟社會局講你的意願;3. 社會局自然會教你接下來跟哪個社福機構聯絡(例如兒福聯盟);4. 跟兒盟聯絡之後,所有事項會由兒盟社工幫你們安排妥當。」

版媽們分享自己的經驗,有的甚至從孩子十個月大就開始養,現在已經高一了,聽聽她們怎麼說。

Iris:「我家二個寶貝都是領養的孩子,兄妹長得很像,和我們夫妻也很神似,我們因為這二個孩子覺得人生很圓滿。我覺得領養是個三贏的美事,像我們這樣的不孕夫妻,藉由領養圓了一個家庭的夢,孩子找到願意疼愛他們的父母,而原生父母不論出養的因素為何,看到孩子有好的歸宿,也才能夠安心繼續他們的人生。」

亮媽:「兒福聯盟可以申請領養,但時間上從報名、審核、上課、訪視、試養到最後法院公證所需的時間需要一年半至兩年。如果只是為了跟長輩們交代,奉勸妳不要領養,這些孩子需要的是更多的愛去愛他們。我們家寶貝是透過兒福聯盟領養的,十個月來到我們家,大班就已經做好身世告知的這門功課,現在是高一生。」

領養是一個程序,往後的數十年,夫妻雙方怎麼看待、教育這個孩子,則決定孩子的一生以及整個家庭;網友表示,心理準備不夠或是動機不正確,影響的都是孩子。

天使魚:「除非你們夫妻雙方都已經做好心理建設,是打從心裡要領養孩子,也願意當自己親生的照顧,否則請你不要這樣做,畢竟領養回來就要真心付出。」

babygoodday:「『我希望能領養小孩跟我女兒做伴』,只要有一絲一毫這種想法而去領養一個孩子,都會潛藏危機的。每個小孩都是一個生命個體,他進入一個家庭,不是要來跟原生家庭親生小孩作伴的,那這樣是把他定位為伴讀、玩伴,還是小書僮?」

Amanda--:「領養小孩真的要三思再三思~萬一領養後,你們又有了自己的小孩,這個領養的孩子該怎麼辦?教養方式的偏差會誤了孩子的一生……」

一姐的娘:「先把未來可能發生的事都預設在最差的狀況,在心中問自己是否真的都能克服再做決定吧!我嬸嬸在育幼院服務了30多年,看了很多領養後發生的狀況,雖然這近10年來領養者的社會地位等都有相當的條件,但當最差的情況發生在領養子身上,父母真的能夠做到平等對待者少之又少。」

Catherine 華:「兒福的社工會問你們許多問題,如果你親生的孩子與收養的孩子發生衝突,你會怎麼處理?你有跟你的大兒子談過關於你們想收養孩子的事情嗎?大兒子對這件事情的反應與情緒如何?其實只要你們的信心態度都很堅定,社工都還是會樂見其成的。」

網友普遍認為,就算領養孩子的出發點是良善的,遇到教養的難題時,能夠保持初衷,像最初那樣把他們當作親生孩子來看待嗎?想要讓自己孩子有伴而領養,一旦發生爭執,爸媽又能保持真正的公平嗎?家中多了一個孩子,人生也會隨之變得很不一樣,心理方面是否已做好足夠的準備與調適,或許比經濟層面的問題更值得思考。



「人這個字很好寫,做人卻那麼難...」家世顯赫的女孩手腕上的「人字疤」,竟是給家人最後的遺書

2021年11月28日

611
資料來源:良醫健康網

作者:手拉心 Solaxin

「人這個字,只有簡單的兩筆畫,但是為什麼,這個字所乘載的現實,卻複雜到如此沉重?」小雪浮腫的雙眼布滿血絲,面無表情地看著汩汩鮮血從左手腕的利刃切口流出,輕描淡寫的語氣,好像這些傷口是在別人手上似的,未曾露出一絲疼痛的表情或哀叫。

info_img
圖 / Pixabay

第一次遇到小雪,是在急診的創傷外科值班時。對她的印象之所以很深刻,不是因為她雖然只有二十多歲,但左手腕卻滿是一道又一道跟自己過不去的痕跡;也不是因為她明明看起來如此清秀文靜,病歷上卻記載了好幾次自殺通報;而是第一次看到割腕的傷口,是「人」字形的。

一般來說,想用割腕達到自殺目的,想以此方式離開人世,很少會真的成功。一來手腕的表淺位置都是血流量和血壓不大的靜脈,劃開傷口不久之後,血小板的凝血功能就會發揮作用,大大降低傷口的血流;二來是手腕底下有正中神經和尺神經,在割到動脈之前,就會先因為傷害到神經而痛到罷手。也因此,許多病人後來都是因為太痛,自己打電話叫救護車的。

這類個案有一部分是急診的常客,有時候值班還會碰到回頭客;偶爾他們會在縫合時跟我們聊天,說哪一道疤是哪一位醫師縫的,還比較誰縫得整齊漂亮,手腕肌膚儼然變成醫師們的縫合展示區。但縫過許多手腕傷口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人」字形的切口。從小雪其他已經結痂的疤痕,可以知道她不是第一次因此來到急診,這使得她對縫合的步驟不但不感到陌生,甚至可說十分熟悉。我才剛走到待診區,開口對她說「那我們先⋯⋯」的時候,她便捧著左手起身,接下我的話:「到縫合室?我知道怎麼走。」

走進急診手術室,我來到一旁的醫材櫃,依序將以綠色單巾包裹起來的整形外科縫合包、七號半無菌手套、一○西西空針、利多卡因局部麻醉藥、4-0尼龍縫線拿出,一一擺放到活動金屬檯上時,小雪早已自顧自地坐上手術無影燈照射下的診療床,雙眼直直盯著自己的左手腕,看著被高功率手術燈照得閃閃發光的血液,漸漸從傷口滲出,她的淚水也默默地從水汪汪的大眼睛流下。

「好難啊,醫生⋯⋯人生好難啊⋯⋯」我一手拉著滑輪椅,一手推著擺滿醫材的金屬檯來到她身邊時,小雪壓低著嗓門、吐出了這幾個字,說著:「寫『人』字那麼簡單,做人卻那麼困難⋯⋯」

「嗯⋯⋯妳想跟我聊聊嗎?」我在小雪的手腕上消毒後,打上局部麻醉藥,接著檢查傷口深度,確認手腕的肌腱還是完好的,接著拆開縫合包、戴上無菌手套、鋪上綠色洞巾,右手拿起持針器、夾著縫線,左手拿起有齒鑷,準備縫合傷口;同時對她說:「妳這個傷口也滿特別的,我幫妳縫好看一點,讓妳的『人』漂漂亮亮的。這需要花一點時間,如果妳想,可以跟我聊聊。」

小雪嘆了口氣,抬起頭、看著天花板,娓娓道盡所有心路歷程。她出身顯赫望族,因此母親從小便費盡心思栽培她,對於這株小小的幼苗,始終以過度的期望和緊湊的安排來灌溉。早早便設置好的框架局限了她生長的方向,讓她一直以來,都以兢兢業業的態度,致力於滿足家人施加在她肩頭的期待,焚膏繼晷,努力不懈。有很長一段時間,連她自己都產生了錯覺,覺得只要讓媽媽高興、達到她的要求,自己就能得到愛。的確,這一路上,她總是表現優異、名列前茅,得到無數的掌聲和讚揚。可惜好景不長,隨著年齡增長,人生難度也不斷升級,面對的挑戰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難,小雪開始感到力不從心,漸漸無法達成旁人設定的目標。

備感挫折的小雪,渴望有人能諒解她、安慰她、愛護她;沒想到,跌倒時希望能獲得擁抱和安慰的微小願望,卻總是一再換來失望。「我們這樣是為妳好啊!」「妳要好好加油啊,這樣以後才能出人頭地。」「花一堆精神在這些沒用的東西上面,妳會有什麼成長?」「他的工作差不多就是這樣,以後也不會有什麼了不起的前途。妳要聰明一點,青春可貴,要把時間花在對的人身上。」

對於她的事業、志向、感情、生活的選擇,得到的認同和鼓勵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多的質疑和挑剔。一句句美其名為關心的勸說,如一記記直拳,打在她布滿新舊瘀青的心房。

「口口聲聲說愛我、為我好,為什麼我一點都感受不到?活成他們理想中的樣子,真的讓我很難受,很疲倦。」她揉了揉眼睛,想攔截就快掉下來的眼淚,卻還是漏接了。「明明沒有人是壞人,但為什麼大家都這麼怨恨彼此、活得這麼累?」

「真是辛苦妳了。」我縫完最後一針,拿起對摺好的三乘三公分紗布,準備蓋在傷口上,進行包紮。這句話一邊是知會她縫合已經結束,一邊也是為她所經歷過的一切感到心疼。小雪將手腕舉到面前,端詳了一下縫合起來的「人」,淡淡地說:「謝謝你幫我縫得那麼漂亮,只是⋯⋯皮肉傷即使癒合得很好,千瘡百孔的心卻怎樣也縫不起來⋯⋯」

「作伙在一起,靠得太近難免會感受到火氣;也許偶爾稍微遠離火源,心情也會變得比較平靜?」我翻找著心中字彙量有限的詞典,試圖找出一些話語來安慰她;同時,也照會精神科的學姊來探視,希望能找到好方法,讓她的種種痛苦能有所宣洩,不再只是從刀痕切口流出。最後,小雪收到身心科住院,進一步接受專業評估和幫助,另一方面也是保護她的安全,暫時隔離於外界充滿壓力的環境刺激,避免過度激動的狀況導致無法控制的衝動。

焦頭爛額的日子繼續填滿生活的每個縫隙。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某個值班夜,我如同往常忙碌地在急診外科區打轉,終於在接近凌晨兩點時,幾乎清空了待診區的病人。我在幫最後一個因喝酒跌倒導致頭皮撕裂的大叔縫合傷口時,突然聽到護理站和緊急救護技術員(EMT)連線的無線電爆出一連串急迫的呼叫:

「二十六歲女性墜樓!OHCA(到院前心肺功能停止)!已經給予CPCR(心肺腦復甦術)和LMA(喉頭罩氣管插管),十分鐘後到院!」

原本撐著頭坐在桌角休息的學長,立即彈跳起來,一邊對著我們大喊:「準備接收major trauma(重大創傷)!」一邊指揮大夜班的夥伴們,各自準備醫材器具到急救區待命。隨著逐漸迫近的鳴笛聲,救護車沒過多久便飆到大門口前,EMT隊員飛快從後車廂跳了下來,將擔架火速推進急救區。準備結束縫合的我,拉直上身、轉過頭一看,眼前的場景著實令人驚愕:自動CPR按壓機器LUCAS正以每分鐘一百下的速度按壓著如布娃娃般毫無生氣的病患,而從固定在機器上的左手,我看到熟悉的人字疤,那是小雪。

info_img


adsnew

延伸閱讀

工作、家庭、育兒間團團轉,忙碌父母愛惜自己的8個小方法

工作、家庭、育兒間團團轉,忙碌父母愛惜自己的8個小方法

「我好像被我爸爸摧毀了」對父母有很多不滿,又想擺脫他們的控制,可以怎麼做?

「我好像被我爸爸摧毀了」對父母有很多不滿,又想擺脫他們的控制,可以怎麼做?

「老天為何連一個健康的孩子都不給我?」兩兒子相繼確診「自閉症」,他卻在罹癌期間領悟:原來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

「老天為何連一個健康的孩子都不給我?」兩兒子相繼確診「自閉症」,他卻在罹癌期間領悟:原來...

為何日本媽媽總是優雅、台灣媽媽卻是蓬頭垢面?六月從15坪飯店房間體悟出的「人生整理術」

為何日本媽媽總是優雅、台灣媽媽卻是蓬頭垢面?六月從15坪飯店房間體悟出的「人生整理術」

泰思樂塔羅牌~陪伴小編快6年的心靈導師,一路上給小編勇往直前的指引方向...

泰思樂塔羅牌~陪伴小編快6年的心靈導師,一路上給小編勇往直前的指引方向...

婆婆抽菸不顧孫健康如何解?呂秋遠:分居治百病

婆婆抽菸不顧孫健康如何解?呂秋遠:分居治百病

你開始往最壞的結果想像時,試試「好朋友建議法」

你開始往最壞的結果想像時,試試「好朋友建議法」

他蓮蓬頭沒放好被老婆唸 意外釣出超多「強迫症」網友

他蓮蓬頭沒放好被老婆唸 意外釣出超多「強迫症」網友

當齊柏林起飛後

當齊柏林起飛後

「寂寞」會傳染!家人和朋友 誰殺傷力大?

「寂寞」會傳染!家人和朋友 誰殺傷力大?

你在意,你就擁有創意。

你在意,你就擁有創意。

感動的前百分之十

感動的前百分之十

滑臉書時常拿別人跟自己比?別小看5種讓人感到壓力的主因

滑臉書時常拿別人跟自己比?別小看5種讓人感到壓力的主因

超實用!7招收納原則簡化房間物品及混亂思緒

超實用!7招收納原則簡化房間物品及混亂思緒

媽媽離開永遠不會再有真正的快樂?呂秋遠:媽媽需要你懷念她,但也需要你忘掉她

媽媽離開永遠不會再有真正的快樂?呂秋遠:媽媽需要你懷念她,但也需要你忘掉她

轉念是轉給自己一個新的角度跟念頭  讓自己對人生更心胸豁達!

轉念是轉給自己一個新的角度跟念頭 讓自己對人生更心胸豁達!

給新手爸媽:關於產後憂鬱,另一半可以做的事

給新手爸媽:關於產後憂鬱,另一半可以做的事

你看過下半身癱瘓、隨身帶尿袋的計程車司機嗎?客人故意不關後車廂、看到輪椅就拒坐...一位半癱司機給我們的人生啟示

你看過下半身癱瘓、隨身帶尿袋的計程車司機嗎?客人故意不關後車廂、看到輪椅就拒坐...一位...

你也許不老但也不年輕了!如何建立40歲「里程碑」?

你也許不老但也不年輕了!如何建立40歲「里程碑」?

沈重壓力和教養困難下,如何重拾為母的喜樂與能量?

沈重壓力和教養困難下,如何重拾為母的喜樂與能量?

生活處處都是創意~相信自己也相信孩子

生活處處都是創意~相信自己也相信孩子

adsnew
adsnew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