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過世後,我很難過,卻又覺得鬆了一口氣

資料來源:寶瓶文化

2017年02月15日

作者: 陳鴻彬

同事離職前,把她轉介給我。
第一次談話裡,她好幾次有意無意地露出手腕上一整排的刀痕,讓我想不注意到都很難。
雖然這麼說很奇怪,但那種感覺就像在「展示戰利品」般,搭配她看似雲淡風輕的淺笑,真有說不上來的詭異。
第一次談話結束後,我撥了通電話給同事,她聽了哈哈大笑,接著很嚴肅地告訴我:「她在試探你,看你夠不夠關心她,值不值得她信賴。」
我恍然大悟。

info_img

在刀痕背後

在第二次的談話裡,她的動作更加明顯,我順勢正色看了她的手腕一眼,然後望向她,緩緩地說:「我有注意到妳手上的疤痕,如果妳準備好想談談這些疤痕,可以隨時打斷我。」

當下她雖然只有微微點頭,沒多說什麼;但特別的是:在那之後,她不再刻意展示它們,直到兩個月後。

「這一刀,是我現在的男友有一次徹夜未歸,清晨才回到家後,我把自己關進廁所,用刀子劃的。」
她用右手輕撫著左手腕上某一道疤痕,悠悠地說。然後,開始細數每一道疤痕的故事。
我一路靜靜聽著,時不時瞄一下她的神色。
「那這一道呢?」我用手上的筆,輕輕指向一道特別明顯,卻被她刻意略過沒提到的疤痕。
她嘆口氣後,沉默了好半晌,「這一刀,是在我十八歲那一年,媽媽強硬反對我跟當時的男友交往,我威脅要離家出走,卻發現這一招沒用後,在媽媽面前劃下的。」

她緩了緩情緒後,搖頭苦笑地說:「第一次割腕,力道沒拿捏好,差點真的死掉。」

但更令我震驚的是她後面所說的。

「沒想到,媽媽看到我割,不是衝上前來阻止,而是搶過我手上的刀片,往她自己的手腕上劃得更大力!我被嚇到說不出話來,顧不得我自己手上的血不斷湧出,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我一直跟媽媽說『對不起』,然後母女倆抱在一起痛哭。」
我不知道她自己有沒有發現:時至今日,即使已過數年,當述說著當時場景時,她語氣仍顫抖著。
後來,在她大學畢業前,母親墜海身亡,雖然大家都說媽媽是「不慎失足墜海,是意外」,但她心裡很清楚:這不是意外。

「情緒勒索」模式,是母親留下的禮物

她讀小學時,父母即已離異;哥哥跟著爸爸,她跟著媽媽一起生活。但母親一直無法接受離婚的事實,常常極力討好父親,希冀能夠復合;也每每在感受到父親的堅決且復合無望後,情緒就會暴走,時而歇斯底里,或不惜以死要脅周邊的人對她妥協。

「在爸媽離婚後,媽媽私下總把爸爸罵得一無是處,她描述裡的爸爸說有多可惡就有多可惡;但每逢爸爸來探視我時,她又極盡所能地表現熱絡。」

她再度無奈地搖頭嘆氣,「有時候,她還會故意趁爸爸來的時候,在我面前說:『是爸爸先不要我們的,所以爸爸根本不愛妳這個女兒!』」

當婚姻關係用如此不堪的方式結束,其中一方為了想積極爭取子女的「同盟」而醜化另一方在孩子心目中的形象,是很常見的現象。因為他們深怕:如果不這麼做,會不會有一天,不只婚姻沒了,連孩子都棄自己而去?

「老師,對不起!雖然我知道這樣講很不孝,很不應該,但我必須誠實地說:媽媽走了以後,我的確很難過,但是更強烈的感覺竟然是『鬆了一口氣』……」

「我猜想:那種感覺,像是從此不再需要因為怕媽媽生氣而不敢與爸爸有太多互動,也毋須顧慮媽媽會不高興而無法挑選自己喜歡的伴侶。媽媽的愛,後來已經成為一種勒索與羈絆,是嗎?」

我緩緩地把每一個字說清楚,雖然她沒正面回應,但淚珠已經不爭氣地滑落臉頰,代她回答。

「可以的話,我想邀請妳的男友下次一起來談!」談話結束前,我說。

她一臉疑惑地看著我。

搜更多「 媽媽過世難過口氣」相關經驗新知。

搜尋,就從BabyHome開始。




真心無價的生日禮物—【可樂果爸生日】。可樂姊弟煮了一桌菜
嫁人後,連原本的家都失去了?

延伸閱讀


其他爸媽都在討論


好物推薦

【金貝貝】棉柔透氣紙尿褲 L (46+4)片*4包 【金貝貝】棉柔透氣紙尿褲 L (46+4)片*4包
【金貝貝】金貝貝棉柔透氣紙尿褲 M (52+4)片*4包 【金貝貝】金貝貝棉柔透氣紙尿褲 M (52+4)片*4包
C&B 天才家皮面安全成長椅 C&B 天才家皮面安全成長椅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