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孩子可以教孩子嗎?

資料來源:果力文化

2016年12月06日

作者:諶淑婷 ,林蔚昀

我們要走體罰的回頭路?不打孩子可以教孩子嗎?

孩子因為生氣、絕望、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或是疲倦鬧情緒而來打我們的時候,要阻止他嗎?還是要把他抱開、緊握住他的手說「不可以打人」、或是離開現場?我們可以對他大吼大叫、之後生他的氣不理他嗎?

info_img

淑婷:

今(二○一六)年夏天,我和先生、兒子計畫回台灣待一年。一方面是我們面臨到生涯規劃的轉折,另一方面,我離開台北到國外生活也十五年了,所以想回台灣看看。再說,我也希望孩子能多認識他的另一個祖國 ── 台灣。

回台灣一年,當然會面臨到許多挑戰。撇開我和先生的適應問題不說,孩子也有數不完的問題要面對。雖然他中文說得不錯(但不會讀寫),每年也都有回台灣和外公外婆相處,但是基本上,他還是一個受波蘭教育的波蘭小孩。在我們和幼兒園的薰陶下,他相信他有自己的意見,也相信他有表達這些意見的權利(以上兩點非常波蘭),更相信他和大人是平等的。大人必須尊重他的身體和感覺,相對地,他也必須尊重大人的身體和感覺。

這樣的小孩,會不會不適應台灣重視威權的教育體系?如果有一天,老師因為他不守規矩而打他,他要怎麼面對,我們又要怎麼面對?

受體罰的恐懼永留身心

我本來對體罰的問題沒有想太多。波蘭學校自二○○一禁止體罰,二○一○年修法後,更是完全禁止包括父母、照顧者在內的所有人對小孩施行體罰,包括打屁股(不過,二○一五年的民調顯示,半數的波蘭父母仍會體罰小孩,也有老師希望能在學校恢復體罰)。在妳我上小學、上中學的那個年代,體罰還是稀鬆平常的事。二○○六年台灣通過《禁止體罰條款》修正案,明文規定政府公權力應保障學生不受體罰,如果學生的身體自主權和人格發展權受到侵害,可以依法向國家尋求協助及求償。我於是天真地以為,現在的情況比以前好多了。

可是,事情真的是如此嗎?校園禁止體罰已經十年了,但我們還是三不五時會看到老師體罰學生的新聞。比如說打學生耳光、罰學生交互蹲跳或爬樓梯……當事情鬧大了,學校多半不肯好好道歉,只想掩飾,說自己沒錯,或者表示遺憾,說老師很好只是壓力很大、一時衝動,要家長和孩子原諒、讓老師有一個改過的機會……

我們在網路上也會聽到一些聲音,說零體罰害死台灣人,台灣太民主自由,老師都不知道怎麼管教也不敢管教了,學生會騎到老師頭上,社會因此養出更多罪犯。又有人說,過量的體罰不好,但適度的體罰是可以的。甚至還有親子教養專家教父母如何在「理性計算」下「細緻、精準」地體罰孩子……

在這些討論中,我們聽到許多父母、老師、官員、教育相關工作者的聲音,卻很少聽到孩子自己的聲音。到底,孩子想不想被打?喜不喜歡被打?對他們來說,被打是一件好事嗎?他們可以接受「體罰會改正我的行為,讓我變成一個好孩子,別人打我是關心我為我好」這樣的概念嗎?

小孩喜不喜歡、想不想被打?我不認識很多其他的小孩,但是我自己還有我兒子,以及我記憶中的小孩們(親戚的孩子、學校的同學),都是不喜歡也不想被打的。被打身體會痛,而且心裡會充滿擔心、害怕、不安、丟臉和罪惡感。這些都是我在童年期間經常感受到的情緒。我父母不打我,但是我一二年級的老師打學生打得很兇,五六年級的老師也會打人。國中老師雖然不體罰,但他卻是用更「細緻、精準」的言詞酸我們、羞辱我們。這和打也沒兩樣,只是傷口看不到。

不管我們想不想承認、喜不喜歡,台灣就是一個依然在虐待兒童的國家。我和妳,還有許許多多的人,都是受虐兒。今天我們是大人了,是父母了,但這不會改變這個事實。被打、身體疼痛、心靈恐懼、受傷害的感覺,留在我們的身體裡、留在我們的記憶裡,我們時時刻刻都必須去面對它 ── 為了活下去,為了不把這些恐懼和傷害轉移到別人身上(有研究顯示,許多施暴者小時候都有受到暴力對待)、為了保有愛的能力。有些人面對的方式好一點,有些人差一點。

做出不打小孩的決定,然後呢?

我很佩服妳。雖然妳有時候會想要打小孩,但是在妳失控之前,妳會躲到別的地方去,為了不傷害孩子。我曾經失控過。在兒子一兩歲的時候,我打過他幾次。這多半是在他大哭大叫、不聽話、把我搞得也快崩潰的時候發生。我打他,然後罵他:「為什麼這麼不聽話!」但是他沒有聽話,反而哭得更大聲。然後,我也哭了,一方面是覺得挫敗,一方面是覺得對不起他,我沒有成為一個好媽媽。我努力想要成為一個好媽媽,但是我失敗了。在我身體裡和心靈裡的暴力種子沒有離開,反而長成一片荊棘森林,把我自己刺傷,也把我愛的人刺傷。

是什麼時候決定不管怎樣,也絕對不能打小孩?我想,是在他四歲半左右。有一天,他告訴我幼兒園的小孩會打他。我說:「不可以喔,別人不能打你,你也不能打別人。」他說對,然後說:「妳以前會打我。」聽到這句話時我愣了一下。他真的記得?不是胡說?我要怎麼回答他?難道我可以解釋說「小孩不可以打小孩,但是大人可以打小孩」嗎?想了一下,我說:「對,媽媽以前打過你,我做錯了。媽媽向你道歉。我以後不會再打你了。」

我告訴老公這件事,和他約定:不管怎樣,我們都不可以再打小孩(老公以前失控時,也打過兒子)。我們可以大吼、罵人、尖叫,但是不能動手。如果真的失控動手,一定要向孩子道歉,並且改正自己的行為。在那之後,我們還是違反了約定一兩次,但是慢慢地,我們都做到了不再打小孩。

不打小孩後,我們面臨到新的問題:要怎麼教養孩子?當他因為生氣、絕望、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或是疲倦鬧情緒而來打我們的時候(他比較常打我),我們要如何面對處理?我們要對自己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因為我們以前有打他,所以現在他打我們也是報應不爽」嗎?我們要阻止他嗎?要怎麼阻止他?他打我們時,我們要以牙還牙嗎?還是要把他抱開、緊握住他的手說「不可以打人」、或是如果可能 ── 離開現場(比如老公留下來陪他,我躲進房間或出去一下子)?我們可以對他大吼大叫、之後生他的氣不理他嗎?

這些問題都很尖銳、困難、尷尬。它們不禮貌、不美麗,但是它們很真實,而且沒有標準答案。每次兒子失控來打我的時候,我都會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是否是對的(我是不是太軟弱了?缺乏虎媽精神和狼性?我打回去會比較對嗎?)。有時候我會緊抓住他的手,有時候我會對他大吼,有時候我老公會把他抱開,有時候我們會對他說話,有時候他聽了我們的話就平靜下來,有時候會變得更歇斯底里。

就在我以為這一切是無間道的時候,有一天,兒子不打人了,彷彿這一切從沒發生過。他頂多只會大吼大叫,哭一哭,發出抱怨不滿的聲音、雙手抱胸。他表達憤怒的語彙變豐富了,打人不再是唯一表達憤怒不滿的方式。

如果表達憤怒不滿的方式,不是只有「打人」,那告訴小孩「你做錯了、我不喜歡你這樣做、這樣做不可以」,是不是也有很多種方式呢?我想是有的。&我們能夠脫離那個「你打我、我打你」的可怕過渡期,進入一種新的溝通模式,正是因為我們找到了表達各種情緒、交流各種想法的其他管道,而且我們一直沒有放棄尋找,即使在最深的憤怒和絕望中。&

台灣的老師、家長應該也可以和小孩一起找到這些表達和溝通的方式吧。也許過程會不容易,但是我想這並非完全不可能。只要開始,總會找到一條路的。

只要相信路存在並且有意義,就會有動力找下去。

蔚昀

info_img《遜媽咪交換日記:一樣的育兒關卡,不一樣的思考》

搜更多「 不打孩子教孩子」相關經驗新知。

搜尋,就從BabyHome開始。




教出乖小孩不是我的人生志向
三星Galaxy Tab A 10.1 with S Pen~繪畫得心應手、超強懸浮翻譯,兒童模式親子共用最安心

延伸閱讀


其他爸媽都在討論


好物推薦

【開學特賣】【森下仁丹】晶球DHA(天然高濃縮魚油-30條/盒)顆粒小、好入口 【開學特賣】【森下仁丹】晶球DHA(天然高濃縮魚油-30條/盒)顆粒小、好入口
【特賣】拭拭樂嬰兒柔濕巾85抽*24包/箱 【特賣】拭拭樂嬰兒柔濕巾85抽*24包/箱
【Lianguo】電子溫度計-可測小數點後2位 (共2色) 【Lianguo】電子溫度計-可測小數點後2位 (共2色)
【日本境內 GOO.N大王】2018增量特規版紙尿褲黏貼型 【日本境內 GOO.N大王】2018增量特規版紙尿褲黏貼型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