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家:和孩子一同晚餐,比精神科藥物更有效

資料來源:遠流出版

2016年10月01日

作者:利奧納德‧薩克斯 翻譯:洪蘭

目前在美國控制孩子亂發脾氣、故意行為不端,用得最多的是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atypical antipsychotics),尤其是理斯必妥、思樂康和津普速(Zyprexa),這些是精神科醫生治療思覺失調症(schizophrenia)的用藥(之所以稱為「非典型」是為了與典型的、比較老的藥如Thorazine和Mellaril作區隔)。美國是已發展國家中的一個異數,因為美國給兒童吃抗精神病藥物:美國兒童服用這些藥物的比率是德國兒童的八‧七倍,是挪威兒童的五十六倍,義大利兒童的九十三倍。

info_img

這些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最顯著也最戲劇化的副作用是新陳代謝:這些服藥的孩子都變得比較胖,並發展出糖尿病。這個風險在孩子身上比大人高,更可怕的是停藥後,不見得可以逆轉這些新陳代謝變異的後果。然而,當我與服這些藥物的孩子的父母親談話時,我發現他們很少人知道這些後果的嚴重性和危險性。

除了這些藥引起的副作用,我還看到一個更深層的問題:權威和責任從父母的肩膀上移到開處方的醫生身上了。當孩子後來行為仍然不當時,父母親會說:「他沒有辦法,他有ADHD/躁鬱症/自閉症(請你隨意圈選一個),就是會這樣。」(譯注:這個問題比行為不端更嚴重,因為這是觀念的錯誤;父母不承擔責任時,孩子的行為不可能得以改善。)

我在美國聖路易(St. Louis)的學校裡,親眼看到這個現象。在一個二年級的班上,一名小男生公然挑戰老師,當老師叫全班安靜坐好時,他爬起來亂跑並製造出很大的噪音。

「我要你坐下,保持安靜,這樣其他同學才可以專心。」老師對這個孩子說,他不理她。「你繼續這樣吵,對別的同學不公平,假如你想專心,而別的孩子一直亂跑和吵你,使你不能專心,你會有什麼感覺?」這孩子仍然不理老師,繼續跑鬧。「你再不乖乖坐下來,我就要……」

「你就要怎樣?」這孩子停下來,大聲的以嘲弄的口吻問老師。
「我就要強迫你坐好。」老師說。

這孩子又繼續在教室裡跑,弄出更大的聲音,當老師想去抓住他時,他咬老師的手,然後跑出教室,大聲的笑。咬痕很深,血都滲出來了。

老師打電話給這孩子的媽媽,告訴她事情的經過時,這位母親並沒有為她的孩子咬老師還咬出血來道歉,她甚至沒有太驚訝。「你知道他有精神科的診斷,」這位母親說:「他可能需要調整藥量,你應該直接打電話給精神科醫生,難道你沒有醫生的號碼嗎?」

教孩子自制力是做老師和父母的首要責任。在第六章中我們會看到,孩子在十一歲或十四歲時的自制力可以預測他二十年後(即孩子三十歲以後)的健康和快樂程度。但是假如這個孩子被診斷為有精神上的疾病,而服用了強效的精神病藥物去控制他的行為,那麼這個孩子的自制力就被破壞了。就如一個孩子告訴我的:「我沒有辦法,我有亞斯伯格症。」事實上,精神科醫生的診斷應該讓父母更加關注孩子的生活才對,他們應該花更多時間教孩子傅剛的自制力規則,但是我親眼看到的反而是把責任轉移到開處方的醫生身上,這是很不對的態度。

當老師和家長對管教孩子很有信心時,壞的行為─無論是隨便亂發脾氣或在教室中吵鬧、不聽老師的話─就可以正確的被指認出來,這是「壞行為」,顯示學生失去自我控制,老師和家長就可以堅持要學生表現出比較好的自制力。當老師和家長行使權威時,大部分的學生會養成比較好的習慣,並表現出更好的自制力,因為老師和家長「要求」,學生知道他們是被「預期」要聽話,更因為孩子在乎大人怎麼看他們。

然而,當老師和家長不再行使他們的權威時,會發生什麼事呢?孩子會立刻表現出壞行為,這在全世界都一樣。當孩子不再尊敬老師的權威時,老師就會像我在聖路易的小學看到的那樣,被學生咬。所以,如何維持課堂中的秩序?在美國就是給孩子吃藥了。

許多目前在美國服精神疾病藥物的兒童和青少年,如果住在英國或挪威或澳洲便不會吃藥,尤其是那些診斷為ADHD和躁鬱症的孩子。如果非絕對必要,你跟我都不希望我們的孩子吃一堆藥。

那麼,你可以怎麼做使風險降到最小,只要你的孩子沒有精神疾病,就不會被迫吃藥呢?

第一項建議:直接下命令,不要徵詢,不要討價還價。現在美國的父母總是在為自己替孩子做的決定找理由,這種做法會帶來很多的麻煩,光是父母覺得需要跟孩子討價還價就已經傷害到父母的權威了。當你設下規矩,而你的孩子問為什麼時,告訴他:「因為這是媽媽(或是爸爸)說的,沒有為什麼。」兩個世代前的父母都是這樣做,而且做得理所當然,完全沒有罪惡感。大部分的英國和澳洲的父母仍然這樣做,只有美國的父母很少這樣做。

一對爸媽帶著他們六歲的女兒來診所看我,小女孩發燒並且喉嚨痛。我檢查她的耳朵,沒有感染。我跟她說:「現在我要看看你的喉嚨。」但是在我檢查之前,她母親發話了:「你在不在乎醫生看一下你的喉嚨?親愛的,只要看一下就好,看完我們就可以去吃冰淇淋。」

這孩子猶豫了一下,然後大哭說:「我不要,我不要!」本來只要兩秒鐘的檢查變成了幾分鐘的煎熬。我看診二十年,我已經學會檢查一名生病的孩子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直接做你該做的事,不需要徵求孩子的同意。不要跟一名六歲的孩子討價還價。這母親用兩個句子,把我說的話從陳述句變成可以討價還價的請求,接著還把這個討價還價變成一次賄賂,大人的權威在兩個句子間消耗殆盡。當你問一名六歲的孩子「你在不在乎醫生看一下你的喉嚨」時,孩子聽到的是一個合理的問句,她的回答就可能是「我在乎」和「我不要讓醫生看」。

當孩子長大一點後,解釋就變得恰當了。當一名六歲的孩子在醫生的診所,你要命令她遵循醫生的指示,「因為我是你媽媽,這就是為什麼。」但是當孩子十五歲時,你就可以跟她解釋你決策背後的原因。當你告訴十五歲的女兒下週全家要去滑雪度假,你的女兒說她不想去,她寧可跟她的朋友一起過週末時,你就要解釋家庭的活動優先於她與同儕的活動。你可能無法說服她,但說服不是目的,你是解釋而不是討價還價,目的是幫助你的孩子不失冷靜的提出她不同意的原因,表達她的立場。這是讓她可以練習的唯一方法,對青少年而言,他們的智慧已開,對他們解釋是合理的,但切記不要讓你的解釋變成討價還價。

對於行使教養權威,一般規則就是父母親不要問,直接告訴孩子怎麼做。有些父母親聽到我說直接命令孩子怎麼做時,都露出恐懼的眼光。我發現越是對命令孩子怎麼做心生恐懼的父母,越是會讓孩子去吃Adderall或專思達或Vyvanse或思樂康之類的藥物。

年幼的孩子需要父母親告訴他們應該怎麼做。一個沒有強有力教養權威的家庭,通常是一個靠藥物來壓抑不當行為的家庭。

搜更多「 心理學孩子晚餐精神科藥物」相關經驗新知。

搜尋,就從BabyHome開始。




被氾濫診斷的ADHD…其實孩子需要的是充足睡眠與運動
現代社會的集體歇斯底里,父母更應該帶著孩子「平衡生活」

延伸閱讀


其他爸媽都在討論


好物推薦

我的花匠日常護理內褲-中腰三角款二件入 我的花匠日常護理內褲-中腰三角款二件入
美國iRobot Roomba 640+Braava Jet 240  總代理保固1+1年★掃地擦地輕鬆完成★ 美國iRobot Roomba 640+Braava Jet 240 總代理保固1+1年★掃地擦地輕鬆完成★
DELSUN 兒童書報玩具收納架(5908H) 二合一 多功能 雜誌收納 塑膠收納架 木製收納架 DIY 台灣製造 安檢 DELSUN 兒童書報玩具收納架(5908H) 二合一 多功能 雜誌收納 塑膠收納架 木製收納架 DIY 台灣製造 安檢
【Weicker】純水99%日本製厚型濕紙巾-60抽36包?箱構最划算! 【Weicker】純水99%日本製厚型濕紙巾-60抽36包?箱構最划算!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