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朱天衣:如果有前世今生,女兒就是我上輩子的導師

資料來源:BabyHome編輯

2016年09月12日

採訪:韋冠宇 攝影:賴佐誌

自幼便與流浪動物結下不解之緣,長期對環境保育不遺餘力的作家朱天衣,除了持續為弱勢發聲,也致力於培育作文人才,累積了長達30年的作文教學經驗。不過很少人知道,即使出身於文學氣息濃厚的家庭中,在充滿叛逆想法的青少年時期,朱天衣對寫作這件事曾是相當抗拒的。而自從結束前一段婚姻之後,一直與女兒保持亦師亦友的關係,認為女兒教會她的事情很多,甚至是「上輩子的導師」。

info_img

朱天衣為文壇知名作家朱西甯及日本文學翻譯家劉慕沙的么女,另有兩位姐姐朱天文、朱天心,皆在台灣文學界有著非凡的成就。朱西甯在半個世紀的寫作生涯中,出版過數十部小說及散文作品,對三個女兒在文學方面的表現,影響甚鉅。朱天衣回憶起家中「開放式」的教育態度,就是開啟三姐妹文學生涯大門的鑰匙。

「父親從來不把期望放在我們身上,給我們壓力,他只是營造一個很適合文學創作的環境。」朱天衣表示,小時候家中藏書非常多,種類豐富、數量龐大,而且父母並不會限制孩子們閱讀的書籍,三姐妹的閱讀習慣,就是這樣從小養成的。加上朱西甯往來的友人多為文學家、作家,包括當代名作家胡蘭成,耳濡目染之下,也就讓朱家三姐妹的文學素養根深柢固了。

然而,朱天衣認為,朱西甯讓她看到的寫作態度,才是影響她最深的關鍵。「聽說父親剛開始從事軍職,還只是個士兵的時候,夜裡大家熄燈就寢,他就拿著手電筒,憑藉著微弱的光線寫著自己的東西;後來擔任軍官,也都是利用每週那一天半的休假不斷寫作。不同於一般人靠才華去寫、有靈感才寫,父親的寫作『細水長流、綿綿不絕』,每天固定寫一千字以上,這輩子累積的文字量就很可觀;寫作之於父親是一種用生命在進行的事情,需要經年累月去完成,沒有任何僥倖。

對朱天衣來說,朱西甯的身教凌駕於任何言語,那種對文學的熱情,以及在創作上毫不倦怠的精神,造就了朱家三姐妹當今在文壇的地位與成就。

info_img
右起朱天心、朱西甯、朱天衣、劉慕沙、朱天文。(圖片來源/朱天衣臉書)

由於上一段婚姻沒有維持很久,朱天衣陪伴女兒的時間並不多,就十分珍惜相聚的時光。「在她三歲時我就結束了那段婚姻,從此無法與她朝夕相處,我就不讓自己成為一個見了面就不斷糾正她、對她說教的母親,而是像一種朋友關係,希望她有任何事情都願意和我說。」

這樣的相處模式,不僅拉近母女間的距離,也讓朱天衣覺得在傾聽的過程中獲益良多,認為「如果有前世今生的話,她就是我上輩子的導師,從她的想法中我學了很多東西。」因此,朱天衣認為現在父母不一定要單方面「灌輸」孩子很多東西,有時候靜下來聆聽,反而會有更多收穫。

「我們常說時光不能倒轉,就是人這一生就像流水一樣不會回頭,可是一旦有了孩子的時候,就好像會跟著孩子,重新把很多人生歷程再走一次。」朱天衣說,就像在孩子讀幼稚園時,我們就會回想自己讀幼稚園時的記憶;接下來到了每個階段,都會有很多回憶。「所以我想孩子給我們很大的一個恩賜,就是讓我們好像重新又活過了一次的感覺,是老天爺給我們一份非常好的禮物。」

info_img
圖片提供/朱天衣

朱天衣長年致力於動物、環境保育,為了讓流浪動物有更寬廣的居住場所,與夫婿王榮琪在新竹縣關西鎮馬武督溪畔買地建屋,打造一個遠離人煙的世外桃源,並名為「甯苑」以表示對父親的紀念。

與朱天衣夫妻共同居住在甯苑的動物有貓、狗、雞、鵝、鴿子、鸚鵡,總數超過五十隻,朱天衣除了善盡飼養的責任,不但能叫出每隻動物的名字,連性格、習慣都瞭若指掌,就像是和自己的孩子相處一般,也曾將山居生活點滴記錄成冊,與讀者分享其中的趣味。和動物有如此深厚的情感,朱天衣表示,由於小時候常看母親從外面帶回來很多流浪貓、狗,很自然地,三姐妹也就把照顧流浪動物視為理所當然的事。

info_img

朱天衣認為,那種很容易被週遭弱勢的人或動物影響,想要做點什麼的情懷,是一種心軟的證明,而且在女兒身上也逐漸能看得見。「我希望我做這些事,不要影響她太深,因為真是一條非常辛苦的路,譬如家裡有這麼多動物要照顧,要出國、出遠門都不容易。付出的代價很大,不過獲得的也很多,我覺得她會不自覺地慢慢走上這條路。」

info_img
圖片提供/朱天衣

雖然生長在文學世家,父母又給了良好的閱讀環境,朱天衣卻非從小就熱愛寫作,甚至曾經非常抗拒。「姐姐們從很年輕的時候就開始寫作,並在報章雜誌刊登作品,有些父親的文友到了家中就會問我:『兩個姐姐都在寫了,妳怎麼還沒開始?』這些話聽多了,反而讓我覺得『我為什麼要寫?為什麼爸媽、姐姐這麼做,我就一定要跟著做?』所以那段時間我是很排斥寫作的。」

憶起學生時代,朱天衣表示自己做過非常多的事情,像是練京劇練了十年、練唱歌也練了十年,還學過中國結、皮雕、繡花,都有不俗的成績,但就是沒接觸寫作。直到成家立業之後,慢慢體認到一些事情,才開始有寫作的欲望及衝動。「全世界有幾十億人口,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但離開之後往往就不會再被記得;唯一能留下在這世上曾經走過一遭的證明,就是文字了。而且對我來說,寫作也有一種整理想法的效果,藉著寫出來的文字可以自己釐清很多問題,因此寫作就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事情了。」

info_img

早年的著作以小說與散文為主,而自從1985年投入教職工作以來,也撰寫多本作文教學書籍,培育過的學生超過三千名。「我從不覺得我在『教』作文,我是在『引導』。」朱天衣表示,作文不是一件需要教的事,只要能寫字,就有能力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想法。「反而是很多父母、師長,急迫地要求孩子寫出很制式的東西,認為開頭一定要怎麼寫、結尾一定要怎麼寫、怎麼樣才能拿高分、參加比賽……這些東西加諸太多,寫文章就會讓孩子覺得寸步難行,十分痛苦。」

朱天衣在面對剛開始學習作文的孩子,就是先排除他們認為作文最可怕的部分,再鼓勵他們把自己的感受寫出來,像是「選出三件最害怕的事情」,請他們試圖寫出害怕的情緒,一旦會描寫情緒,內容自然會豐富。

info_img
圖片來源/朱天衣臉書

「我們常看到一種文章叫『流水帳』,就是從頭到尾只在記錄事情,完全沒有作者本身的想法、感受、經驗,所以一篇文章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有自己的東西,否則毫無獨特性,便會非常無趣。」

因此朱天衣認為,父母及老師不需特意要求孩子寫出什麼形式的文章,在7~12歲學齡兒童來說,給他們很多的空間,去盡情寫自己想寫的東西、享受寫作的感覺,才會讓他們在寫作上真正成長

info_img
圖片來源/朱天衣臉書

無論是和女兒的相處、給學生的教學方式,或是在照顧流浪動物方面,朱天衣讓我們看到了「凡事皆給予空間」的態度。其實人生很多事情沒有一定的規則和標準答案,有時候我們想要在對方身上控制、掌握的東西太多,最終只是換來雙方都不快樂的結果。給對方更多的空間,其實也是在幫助自己不要鑽牛角尖、畫地自限,相信在婚姻、親子甚至是在職場上的同儕相處,都是放諸四海皆準。

info_img

搜更多「 專訪朱天衣如果前世今生女兒就是我導師」相關經驗新知。

搜尋,就從BabyHome開始。




夫妻都是這樣走過來的~《鱷魚愛上長頸鹿》大人小孩都能讀的情感教育書
回娘家還是回婆家?破解祕訣:「相互尊重」

延伸閱讀


其他爸媽都在討論


好物推薦

穀豆元氣 植物奶飲料 穀豆元氣 植物奶飲料
極潤仙草茶無糖250ml/罐/24罐*1箱 極潤仙草茶無糖250ml/罐/24罐*1箱
【特賣】南璋 普力600快速錠家庭組10盒裝 【特賣】南璋 普力600快速錠家庭組10盒裝
【特賣】美國 nookums 寶寶可愛造型 安撫巾奶嘴 / 玩偶 (多款可選) 【特賣】美國 nookums 寶寶可愛造型 安撫巾奶嘴 / 玩偶 (多款可選)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