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我們的不是婚姻或是孩子,而是時間

資料來源:小貓流文化

2016年09月01日

作者:蘇美

我和阿朱第一次見面是在宿舍走廊裡。我們同一年進校工作,教工宿舍分在隔壁屋。我在走廊裡搬行李,她從身後跟我打招呼,問我需不需要幫忙。雖然樓道裡非常昏暗,一襲綠色的身影夾帶著清淡的香水味還是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以至於時間過去了七年,我還記憶猶新。

info_img

假如讓我來形容,阿朱一直是青草的淡綠色,新鮮、寧靜又蓬蓬鬆鬆的,充滿生命力,居住在陰暗潮濕、蟑螂密布的單身宿舍裡很不相宜。因為她的友好平和,我們很快交上了朋友,這也讓我單調的生活多了些許色彩。

那時候,我已經結婚,過著類似兩地分居的雙城生活,除了和先生打打電話上上網,並沒有什麼有趣的方式打發閒暇時光。而阿朱還單身,也沒有找到心儀的男友,所以我們兩個人在一起打發了很多百無聊賴的日子:逛夜市,下館子,逛街,買來各種小玩意兒裝點三、五坪的小宿舍。

像很多家世好、工作穩定、相貌姣好的姑娘一樣,她很快就開始了相親生涯。恕我直言,雖然她倍感折磨,但我還是挺樂在其中的,因為她每次相親回來就會跟我吐槽遇到的各種奇葩,比如在肯德基裡點個聖代冰淇淋就算見面的;比如人雖好但個子太矮的;比如人高錢多車靚但卻傲慢到不可一世的;比如人帥氣性子好家世好懂浪漫,大半夜帶她去看大海,但很快就杳無音信的——我們在一起討論的結果是此男是個巨蟹座,談戀愛完全是在炫技,熱活勁兒一過就熄火。

當然也會屢出奇兵,比如有一個男性天賦異稟,天生長著黑眼線(我非常想認識該名男性);有一位仁兄坐下時將雙腿分開得如此之大,像一個橫向的一字馬,婦科醫生完全可以直接在那裡幹點什麼。再比如另外一名之所以不入阿朱的法眼,只是因為他打開餐廳濕紙巾的方式不對:據說當時他拿筷子用力戳開外膜包裝,發出巨大的「嘭」的一聲響。

那時候我認為阿朱言過其實了,一根筷子和一張塑膠膜而已,能有多「巨大」的聲響?直到有一天,我的先生也這麼來了一下,我才意識到那聲響有多大。尤其是在自己的耳朵裡,那種認為「這很不得體」的挑剔感似乎又將之放大,像是麥克風發出尖利的囂叫讓人腦仁兒發疼。兩地分居的日子不好過,情感空白兼交流不暢,我也常常坐在阿朱的椅子裡吐吐槽,這大概就是女朋友的功能吧。

等到阿朱開始戀愛生涯,我們相聚的時間就少了。她認認真真地談戀愛,和對方做飯遛狗逛街吃飯。為了打發無聊的時光,我開始斷斷續續地寫文章。那一段時光對我們來說並不容易,她的男朋友們總有各種不如意,要麼是年紀過大,要麼是脾氣過大,要麼是房子不夠大,左右不合適。而我是長篇寫不動,短篇寫不好,不長不短的文章則顯得不三不四的,文學雜誌嫌太通俗,通俗雜誌嫌不勵志,微博嫌長,博客嫌短。總之,完全成了自娛自樂,寫了將近十萬字完全沒有得到什麼好處。唯一的作用大概是,我因此認識了幾個網友。雖然沒有見過血肉之軀,也缺乏情感上的牢固聯繫,但還是很好的陪伴——特別是考慮到沒有現實交往的諸多顧慮和牽絆。

如果不是網路時代,很難想像我這樣疏於社會交往的人如何解決孤獨這件事,而孤獨恐怕又是兩地分居人士需要面臨的最大問題。

搜更多「 改變我們的婚姻孩子時間」相關經驗新知。

搜尋,就從BabyHome開始。




在避孕成為常識的年代,選擇成為母親,是最大的勇敢
產後才發現先生是豬頭?親愛的,妳不孤單

延伸閱讀


其他爸媽都在討論


好物推薦

【日本CANYON】兒童奶油咖哩塊mini 75g〈三入組〉 【日本CANYON】兒童奶油咖哩塊mini 75g〈三入組〉
【特賣】英國佩佩豬Peppa Pig兒童安全牙線-50入 【特賣】英國佩佩豬Peppa Pig兒童安全牙線-50入
17 Fun Street童趣街遊_2018_大童 17 Fun Street童趣街遊_2018_大童
【上人文化】沒關係 【上人文化】沒關係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