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孩子的疼痛,怎麼沒人告訴我?

資料來源:小貓流文化

2016年08月31日

作者:蘇美

對於女人生產的疼,迄今為止都找不到全面的論述,僅有的一些也是語焉不詳,比如「撕心裂肺的喊叫」之類,但具體怎麼個疼法,就我有限的經驗,是沒人能說出個所以然來的。當然,疼和錢一樣不宜分享,或者精確地說,疼和夢一樣無法分享,所以那些疼除了自己消化、吸收、挺過去,簡直沒有第二種辦法。心靈的痛苦經由訴說總會有所減輕,但是身體的疼是無解的。

info_img

生孩子沒有不疼的,這是一個常識。但常識經常被人視而不見,好像身為常識這一事實會在客觀上減輕它可怕的程度。但人都會死這也是一個常識,人對死亡的恐懼程度卻不因其具有常識這一屬性而有所緩解。

假如你以為分娩疼是生產過程中唯一的疼,那我只能說:「你這麼天真你家人知道嗎?」從懷胎開始,各種疼痛就會源源不斷地找上門來,直到你生產後很久,它們都揮之不去。我和我的幾個朋友——五博士、金騷美、十八、三三和清越,先先後後都當了媽媽,我們的疼法可謂各出奇招,花樣翻新。我就分頭說說。

我和十八在孕早期都有先兆流產,請了假在床上硬躺了一個多月。那時候是屁股疼,因為要打孕酮保胎,一個月左右左地打肌肉針,結了硬塊只能哼哼唧唧,滿臉狂奔草泥馬,覺得生個娃真扯淡。

後來我是膝蓋疼,這個疼的來源非常有趣。有一天早上醒來,看見日頭非常好,就從容穿衣戴帽準備去上班。刷牙時掃一眼窗外,立刻傻了,窗外下雪了,而且非常厚。所有上班族都痛恨下雪,原因我就不說了。於是我立刻抓起外套就出門,飯也顧不上吃。果然不出所料,積雪讓交通癱瘓了。公車不來,出租車打不上,好容易擠上公車,還被堵在橋下。突然,我恍惚覺得自己就要暈倒了,司機開了車門,讓我下車。清冽的空氣迎面撲來,我精神為之一振,意識到自己要暈倒了。我記得自己邊暈倒邊想,不能平拍下去砸著肚子,不能倒在雪裡,受冷感冒吃藥對孩子不好。所以,我明確感覺到自己走向一棵樹,樹下是荒草窠雪比較淺,然後哐當就給樹跪了,然後膝蓋就疼了兩個星期。

我的孕吐不嚴重,一隻手都數得清楚,但三三就沒那麼幸運了,她似乎是從頭吐到尾,又有早產之虞,非常辛苦。我聽說最嚴重的一例是我們社區的孕婦,已經吐到要去醫院吊點滴,胃裡什麼都裝不下,喝水都往外吐。在網上一查,居然有因為孕吐太厲害危及生命不得已墮胎的病例。我很慶倖自己沒有那麼糟糕,但即便這樣,整個經歷也讓人不快,具體怎麼個不快法,你喝一口煤油就會有個大致瞭解。

孕中期算是天賜的一段好時光,胎盤穩定,孕早期反應結束,胃口轉好,精神也還不錯,但如果你以為就此高枕無憂,那你一定生活在石器時代。孕中期的檢查最密集而且最嚇人,尤其是唐氏症篩查和排除胎兒異常的系列檢查。我和十八都卡在唐氏篩查上,顯示高危,把我倆嚇得半死。她選擇了無創DNA,我選擇了羊水穿刺,各自都經歷了精神上的煎熬。胎兒異常檢查也顯示了孩子左右腦室各有增寬,讓我略有擔心——但那是另一件事,不在疼痛之列。清越在孕中期查出妊娠期高血糖症,於是開始控糖,這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有例子顯示妊娠期糖尿病在產後有轉成二型糖尿病的,那樣會更加痛苦,當然我祝願清越能一切順利,產後血糖就降下來,否則實在是太折磨人。尤其考慮到她是一個吃貨和廚霸,這痛苦似乎更顯殘忍。

孕婦們把分娩叫「卸貨」。當我們提到卸貨兩個字的時候,絲毫沒有身為人母的幸福感和期待感,它僅僅意味著,我們終於可以睡一整晚覺了,可以吃一口火鍋了,可以不漏尿,腿腳可以不浮腫,腰可以不酸痛,可以不痔瘡便秘,不用忌口。那些身為人母的幸福感,是在長久的餵養中才培養起來的,當孕婦的只有個概念,而人們是無法對概念產生幸福感的。

我最大的疼居然就來自卸貨前一個星期,得了「恥骨聯合分離」,據說是孕婦疼痛第一名,這是我從小到大第一次得到第一名。這種疼讓人不能走,不能翻身,不能動,不能順產,一個小小的樓梯對我就是極限挑戰。進醫院,走樓梯,上下檢查床和手術臺都是挑戰,後來僅僅是病床到衛生間幾步的距離對我來說都難於登天。與此相比,剖腹產的刀口疼那都不是疼。

而五博士的疼非常邪門,就是腰疼,作為鐵娘子,她自述最舒服的時刻是在手術臺上,麻醉一上,腰沒有感覺了,不疼了,感覺世界都重生了。

金騷美是個蘿莉女漢子,輕傷不下火線,居然也在孕後期倒下了,細枝子掛了個大果實,上個廁所就起不來了。

十八是最順利的,奶來得早,順產,但她是正正經經體驗了極致的分娩痛,疼到最後叫護士來,叫「給我剖了吧,老娘不生了」。護士當然說大半夜的沒醫生,你還得自己生,結果生到——這就沒辦法繼續說了,總之看到女兒第一眼,心裡有恨。

我心裡也有恨。我四千五百克的兒子,大夫居然估重三千五百克,在恥骨聯合分離嚴重的情況下,還要推去順產,催產素都上了,羊水也破了,最後還是推上樓去給剖出來。然後是剖腹產後按壓子宮——記得我是撕心裂肺狂嚎一通,哭著求護士:「求求你不要碰我!求你了求你了!」再往後就是產後半個月,我的左腿都是殘廢的,上廁所都要坐輪椅。

你以為這就結束了嗎?不!不!不!產後疼痛接著就來了。五博士至今半拉肩背都廢掉了,我是各大關節僵硬和腕管炎。感覺很奇妙,自己就像哆啦A夢,沒有手指可以用,最奇妙的是連手機滑多了食指都疼,逼不得已舉一根中指在螢幕上戳來戳去,很不成體統。低頭餵奶頸椎疼的、韌帶鬆弛關節疼的、產後刀口疼的、孩子長牙咬破了繼續餵奶疼的、產後風頭疼的…。據說,產婦第一痛是乳腺炎,疼到要發燒停奶打吊瓶,疼得人談奶變色心有餘悸。所有疼痛就像各路妖怪攔住去路要吃你的肉,而你也沒有孫猴子去搬救兵。你知道日子向前,時間總會解決一切問題,大不了這疼跟你一輩子罷了。可是,它總是一種疼痛,總會在某一時刻折磨得你寢食難安。

這不是邀功,不是抱怨,不是發洩,這是事實。疼痛是最大的事實。當然了,在人面前談疼痛是不禮貌的。最初我下決心要寫一下這疼痛時,幾個媽媽都說:「對!讓男人知道一下,不是像電視劇裡乾號幾聲那麼簡單,讓他們知道要心疼女性。」可是我的想法不是這樣,疼痛是不可分享的,就算對方體貼你,這疼依然在你身上,而且在男人身上找安慰的做法我也不確定是否有效。

我的想法是,因為疼痛是無形的,社會習俗又要求避而不談,那客觀的結果就是,看上去這些疼痛仿佛從來沒有發生過,因此也就不存在。但它們明明就在,時時刻刻,毋庸置疑。否認它們的存在是不對的,我要把它們寫下來——當然如果客觀上能給未孕待產的姑娘們一個提醒,就更好了:「姑娘們,這就是孕育生命的過程,充滿了各種未知的、突如其來的、不可擺脫的疼痛。你需要做好心理準備,知道如何預防、應對和治療。」

要知道珍重身體,尊重科學,要向疼痛學習,學習它孤獨、堅韌和持久。而那些產後最大的困擾是胸部下垂和變胖的姑娘們,你們是幸運的,這說明沒有更大的疼痛在困擾你,這一點很值得慶幸。

至於妊娠紋,哦,戰士的疤痕是一種榮耀,所以我不認為妊娠紋算哪一種遺憾,尤其想到那是因為給這世界帶來一個嶄新的小生命而來的。

info_img《文藝女青年這種病,生個孩子就好了》

搜更多「 生孩子」相關經驗新知。

搜尋,就從BabyHome開始。




膝蓋關節會「喀喀」作響?小心退化性關節炎
儲備寶寶長高關鍵營養 從孕期開始

延伸閱讀


其他爸媽都在討論


好物推薦

NZLavender紐西蘭真正薰衣草純精油 NZLavender紐西蘭真正薰衣草純精油
寶貝樂 頑皮兔雙人大鞦韆(黃色)~台灣生產【SW-08】(BT0006) 寶貝樂 頑皮兔雙人大鞦韆(黃色)~台灣生產【SW-08】(BT0006)
寶貝樂 樹葉兩用桌(書桌+搖椅)~台灣生產【FU-17】(BT0002) 寶貝樂 樹葉兩用桌(書桌+搖椅)~台灣生產【FU-17】(BT0002)
寶貝家 多功能積木收納架(藍色)送100顆小積木~台灣生產喔!(MJ0285B) 寶貝家 多功能積木收納架(藍色)送100顆小積木~台灣生產喔!(MJ0285B)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