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學生審課綱妥當嗎?

資料來源: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年07月01日

文:Zera

昨天新聞出現中小學生將來可以登堂入室審課綱,沒有引起社會大眾太多的迴響和熱議,或許是因為課綱的事情已經吵很久,大家也都疲累了,這樣的消息好像狗尾續貂一樣,隨它去吧,反正台灣每天都有奇怪事情發生。

info_img

今年5月,立法院三讀通過「高級中等教育法修正案」以及「國民教育法」,明定將來課綱審議委員會成員可以納入學生代表,但是「國民教育法」是針對國中小學生訂的法,所以大家質疑難道將來也要納入國中小學生來審課綱嗎?當時民進黨的立院總召柯建銘說「不可能」,教育部原本也認為國中小學生不適宜擔任課綱審議委員會的代表,然而昨天教育部邀集幾十位學生開會,就學生代表資格及產生方式達成初步共識,傾向朝不因年紀設限,不排除中小學生出任課綱審議委員會代表,並且大幅度提高學生代表的人數。

年輕學子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少子化的時代更顯彌足珍貴,社會大眾疼惜孩子都來不及,沒有人會忽視他們的存在,或是刻意壓抑他們未來的發展,更因為愛他們所以更要思考最合適孩子發展的方式,適才適所來造就下一代。讓中小學生審課綱是世界紀錄,我們是要創造金氏世界紀錄嗎?教育是百年大計,影響深遠,是何其嚴肅的事情,但是教育部做了這樣的決定。

台灣的民主裹著民粹的外衣,看似民主卻是摧殘下一代,揠苗助長,在身心皆不成熟的年紀,過早讓政治沾染薰陶,其結果是愛之適足以害之,教育部的官員屈從學生代表的意見,改變了原則,並不是有擔當的做法,失去教育決策者應有深思遠慮的胸襟,真的讓人憂心台灣教育的未來。

當課綱被泛政治化之後,很多的學者表明不願意出任課綱審議委員的職務,更不願意出席到立法院被公審,曾經擔任課綱審議委員會委員的教授們表示,如果擔任課綱委員本於專業良知的建言,卻與學生意見相左的話,很可能被肉搜貼標籤,被網路霸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另一方面學者們十分憂心,心智不成熟的學生易受有心人士或是利益團體的蒙蔽蠱惑,在無力思辨的狀況下做了錯誤的表達與決策。

學生最重要的本務是學習,參與公共事務會影響他們的本業學習,要參與民主的學習可以提供建言,但是把如此專業沉重的擔子加諸孩子們的身上,妥當嗎?如果讓8歲或10歲孩子去開車,讓他們學習獨立,家長會覺得放心嗎?未來教育部的課綱審議委員有4分之3是非政府的代表,參與的有國內的教育專家學者、教師組織、校長組織、家長組織、還有學生代表。政府官員只佔4分之1的比例,換句話說,教育部已經變成一個執行單位,而不是決策單位,在被虛己繳械之後,教育部連拿出最基本捍衛保護未成熟孩子的道德勇氣都沒有。全國十二年國教家長聯盟理事長周美里說:「台灣常常做過猶不及的事。」很遺憾的是,當政治凌駕專業,這就是台灣的現況。

延伸閱讀>>
怎麼看下流老人
學校沒教的學分:命由我作,福自己求

搜更多「 小學生課綱」相關經驗新知。

搜尋,就從BabyHome開始。




搓湯圓王:培養孩子圓融的人事手腕
利用每天做晚飯的時候和孩子進行“腦力訓練”♪不是用電視顧小孩的遊戲是什麼⋯⋯?

延伸閱讀


其他爸媽都在討論


好物推薦

【維京國際】中小學生領先讀歷史1-尋訪夏商周 【維京國際】中小學生領先讀歷史1-尋訪夏商周
【維京國際】中小學生領先讀歷史3-笑傲秦漢 【維京國際】中小學生領先讀歷史3-笑傲秦漢
【維京國際】中小學生領先讀歷史1-5冊 【維京國際】中小學生領先讀歷史1-5冊
【維京國際】中小學生領先讀歷史6-10冊 【維京國際】中小學生領先讀歷史6-10冊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