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除磨石溜滑梯、菜市場,都是官員草率決定的「小事」?

資料來源:BabyHome編輯

2015年12月03日

文:張詩華

日前台北市公園處,打算拆除市內所有不符遊戲場規範的磨石溜滑梯,引來軒然大波,反對聲浪群起;想必一開始,公園處也沒料到會有這麼大的風波吧?

info_img

早先於民國97年1月31日,即公布新修訂之CNS12642、12643等2種公共兒童遊戲場設備國家標準;然而直到今年104年,台北市公園處才提出市內公園多達65座磨石溜滑梯不符規範,打算直接拆除、更換,甚至先拆除了大安森林公園、青年公園等兩座磨石溜滑梯。不知該說是前幾任公園處官員太過怠慢,亦或是現任官員太過「激動」?但也因為這樣的「激動」,引發許多人不捨,磨石溜滑梯是許多人的回憶,也是具有歷史價值的都會風景之一,更有民間團體呼籲,不想讓下一代孩子未來只能玩塑膠製、速成組合的「罐頭溜滑梯」。

兒童遊戲場 主管機關是「園藝科」

而「拆不拆磨石溜滑梯」引發的風波背後,可見溜滑梯不單「只是」一個兒童遊具,同時也可能是具有歷史價值的設施、或市民成長過程中具有溫度的回憶。公家機關處事的思維不難理解,想必可能非常單純:「既然不符現有法規,若是整修、維護,難度又較高,那乾脆『砍掉重練』,直接換一組現成的比較快!」這也暴露了官員思維下的價值觀,很可能認為「不過是一座小孩玩具,小事!」甚至此次工程並未於公園處網頁公告;查看公共兒童遊戲場的主管機關公園處,兒童遊戲場被歸屬於「園藝科」負責,該科雖有33位職員,但細查之下,發現除卻主管,其餘職稱多屬工程員或技工,不見有兒童遊戲場規劃之專長或專職。

因此也不難理解,為什麼公園處最後會做出「不符規範就拆」的直線思維了──因為根本無一人會從工程方便性之外的角度來思考磨石溜滑梯。這也罷,就算公園處沒有兒童遊戲領域之專業人員,起碼可以參考民間專家或使用者之意見;不過這次公園處是等到反對聲浪已起,才釋出善意表示「未來將採納使用者需求」。

溜滑梯不只是遊樂設施 更有象徵意義

而一座磨石溜滑梯,其所具意義恐怕不只一個「遊具」那般單純。一座公園,使用者是複雜多元的,其內的遊具等設施,也會變成當地的象徵,串起附近的居民,成為共同的語言與回憶。就好比101是台北市信義區的象徵物,大安森林公園是大安區的象徵物,都不單只是一棟高樓建築、一座公園;這次的北投磨石溜滑梯,也是因具有百年歷史,才得以用「古蹟」的身分被保留。

此外,兒童遊具背後的主要使用者「兒童」,也不該是被矮化、次等公民般的存在,無論塑膠遊具、石材遊具、木料遊具……,都可以提供給孩童不同的觸感刺激、遊樂體驗,不應全面被千篇一律的塑膠遊具給取代。所幸公園處已回應,未來大安森林公園的磨石滑梯將會蓋回,其餘磨石滑梯也會召集兒童專業領域共同討論處置。

官員處事草率 難道是認為遊戲場、菜市場只是「小事」?

但不禁思考,從過去至今,不只是兒童的遊戲場會被官員草率處理,連相當代表台灣特色文化的菜市場及夜市,也多次被地方政府或中央機關,以「管理不易」為由而打算全面拆除,完全沒有思考是否有改善或調整的空間。

菜市場及夜市,過去多賦予人「髒亂、違建」的印象,不過這可能與當地發展脈絡有關,也確實是台灣人的共同經驗,需要經過教育、管線規劃等改良;台灣一面常在國際行銷我國的夜市、菜市場,作為觀光賣點,卻沒有專職單位負責規劃維護,一旦有問題時就喊拆,相當不尊重當地文化(也相當自我打臉),更可謂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夜市及菜市場的髒亂或違建亂象,不一定只有全面拆除一途,只是要經過許多規劃、管線調整才能改善,較花心力;但假如我們的官員是一群不上菜市場買菜、不帶小孩去遊戲場的「大男人」,認為菜市場、兒童遊戲場不過是「婆婆媽媽的」、「小孩的」等附屬於男性社會下的小事情,那麼在話語權及權力的不均等下,小孩的遊戲場或庶民的菜市場,最後真的會落得只能任人宰割的命運了。

搜更多「 溜滑梯菜市場決定」相關經驗新知。

搜尋,就從BabyHome開始。




2個身體小遊戲 教孩子學習控制聲量大小
黑幼龍:送給孩子最好的禮物是「讚美」

延伸閱讀


其他爸媽都在討論


好物推薦

【年度促銷特賣】【凌越生醫】百敏舒(益生菌) (3盒套裝組) 【年度促銷特賣】【凌越生醫】百敏舒(益生菌) (3盒套裝組)
【日本境內】五星幫寶適紙尿褲 3包/箱(黏貼/褲型) 【日本境內】五星幫寶適紙尿褲 3包/箱(黏貼/褲型)
【暑假特企】和風懷石茶會木製玩具手提組 【暑假特企】和風懷石茶會木製玩具手提組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