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與美加教育的優缺點是?從未來最需要的「T型人才」講起…

資料來源:時報出版

2015年12月05日

作者:蔡淇華

若不想枯萎於人群之中, 就必須學習利用所有的杯子喝水。—尼采(F r i e d r i c h W i l h e l m N i e t z s o h e)《查拉圖斯特如是說》

info_img

大學指考曾以「以麵包師傅吳寶春為例,談學習的寬度與深度」,當作作文題目。

抽象的「寬與深」難倒一群考生,一位曾拿到散文首獎的學生,竟也敗倒在這篇作文上。大考中心以此命題,因為這個時代最需要的人才,就是能結合「知識寬度與深度」的T型人才。

「T型人才」字母「T」,代表知識結構的特點:「│」代表「知識的寬度」;「─」代表「技術、知識的深度」。寬與深的連結稱為crossover(跨界、混搭),有這種連結能力的人才具有較多創意。而創意,就是「解決問題的能力」。

大家都知道寶春師傅的「技術深度」是他做麵包的技術,那什麼是寶春師傅的「知識寬度」呢?

幾年前一次與寶春師傅深談,才知道他雖然只有國中畢業,但因為長期自修英文、日文、藝術、管理學等,還曾多次到日本及歐洲進修,所以可以日後位處管理階級。寶春師傅涉獵之寬,真令學習囿於一門者汗顏,他可以創業有成,正因為他的學習如「泰山不讓土壤成其大,河海不擇細流就其深」,這樣的努力讓他成為這時代最需要的T型人才。

創立蘋果電腦的賈伯斯(Steve Jobs),是另一個T型人才。賈伯斯大學休學後,靠回收可樂瓶填飽肚子,支持他活下去的是一門旁聽的英文書法課程,他為這些字體的美深深著迷。十年後賈伯斯設計了世界上第一臺能印出漂亮字體的麥金塔電腦,這字體的「美感寬度」,結合他堅持的「技術深度」,終於成就了今日的蘋果霸業。

其實不僅產業需要T型人才,文創產業更需要這樣的人才。例如《魔戒》作者托爾金本是牛津大學語言學教授,為了研究盎格魯撒克遜語,廣泛接觸英國的民間傳說及北歐神話。他蒐集了許多失傳的字首、字根,將之組合,創造許多新字,卻苦於沒人使用,因此創造了一個可以使用這些文字(精靈語)的世界,最後,結合了「語言學深度」與「神話寬度」的曠世鉅著《魔戒》,因此誕生了。

成立單人公司「雅言文化」的顏擇雅,是臺灣T型人才的代表。顏擇雅小時候因為個性分明,常常被老師罰站,成績單上的評語不是「品學兼優」,而是「自作主張」。她一開始從未被看好,但高二隻身前往美國求學後,不再受限於臺灣的課業,她開始流連在學校圖書館與書店,盡情啃食自己中意的書籍。

大學畢業後,顏擇雅的「英美文學深度」與摸索習得的「出版寬度」,造就她對外文書籍鷹隼般的敏銳度。乍看是市場冷門的書籍,例如《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世界是平的》、《教養大震撼》及《優秀是教出來的》等書,一經她的出版及行銷後,動輒六十刷(九九%的出版物僅一刷),成為書籍排行榜的常勝軍。

我們可發現寶春師傅、賈伯斯與顏擇雅的共通處,在於「不囿於學校、以興趣為底的終生學習」。然而,在時間排擠效應下,如何選擇學習深度與寬度,孰先孰後?東西方不同,也教育出不同思維的學生。

二○○三年,我曾參訪加拿大卑詩省的中學,發覺他們一學期的生物課只研究奧斯汀的青蛙,從青蛙出發,瞭解這個城市的歷史、地理與生態改變,屬於「螺旋式」的深度體驗學習,但臺灣則是強調「寬廣」的記憶學習,以形成知識架構。

美加的課程規劃希望能激發學生的興趣,主動去涉獵相關知識,但缺點是多數學生缺乏對整體世界的基礎瞭解,例如許多美國人搞不清楚Thailand(泰國)與Taiwan的不同;而東方的學生雖然博學強記,卻較缺乏思考與表達的訓練。

二○一五年五月到英國兩所中學參訪後,驚覺英國教育當局發現寬度不足的西方教育,無法幫助學生形成紮實的知識架構,因此整個國家學科考試,漸漸轉向學習亞洲的道路。臺灣人也發現過度強調背誦,很難引發深度學習,因此教學漸漸往西方以前的道路靠攏。

因此我們可發現,不管東西方教育,都在往培養「T型人才」連結性思考的教育方向修正,只是「先深後寬」或是「先寬後深」的順序不同。

然而,生也有涯,知也無涯,除非養成終生學習的習慣,一般人很難在寬與深的學習上做有效轉換。

美國變革專家蘭德(George Land)和賈曼(Beth Jarman)博士,曾對一千六百位兒童的「擴散性思考」(意指類比、聯想原創能力),進行多年追蹤研究,發現九八%的孩童在三到五歲時,顯示較高的天才及擴散思考力;但八到十歲,只剩三二%;到了十四到十五歲,更驟降至一○%;更令人驚訝的是,到了二十歲,這種能力只剩下二%。在臺灣,從事青少年寫作教育多年的好友李崇建也發覺:「臺灣的高中生比國中生沒創意,國中生又比小學生沒創意。」這是一國人力弱化的警訊,所以各國教育單位正顯現極度的焦慮感。

十二年國教之所以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乃因臺灣為政者知道,目前升學至上的填鴨式教育,把全體國民制化成只為升學學習的機器,很難養成終生學習的習慣,也因此,降低國家的未來競爭力。

教育的改變已是必然,再度學習及尋求寬度的連結卻是每個人不可抗拒的責任。未來的模範生不能只是單一專門的醫生或電子新貴,他必須是另一個有跨界能力的賈伯斯、寶春師傅或顏擇雅,或是兼重「技術深度」與「知識廣度」的工業4.0人才。

寬與深「跨界」的單字叫crossover,在籃球的術語中,crossover叫做「過人」。未來的球在我們手裡,偉岸的防守者在前,怎麼過他?如何上籃得分?就看年輕的你如何發揮了!

info_img《有種,請坐第一排》

搜更多「 台灣美加教育未來」相關經驗新知。

搜尋,就從BabyHome開始。




12年國教,讓孩子當牛尾打擊信心,不如讓孩子當「雞首」!
會聊天的孩子不怕面試!

延伸閱讀


其他爸媽都在討論


好物推薦

【維京國際】寶寶生活教育繪本(共兩冊) 【維京國際】寶寶生活教育繪本(共兩冊)
【閣林文創】HOW酷立體科學大百科 - 文明進化大演進 【閣林文創】HOW酷立體科學大百科 - 文明進化大演進
【上羊文化】IQ邏輯推理  組合 【上羊文化】IQ邏輯推理 組合
【維京國際】我到底怎麼了?青春期女孩的健康教育 【維京國際】我到底怎麼了?青春期女孩的健康教育

留言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