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修公告] 11/30 AM4:30~09:00 系統升級暫停全站所有服務

【專訪】呂秋遠:婚姻沒有勝敗,而是感情的增長或折磨

2015年09月14日

23K
資料來源:BabyHome編輯

採訪:張詩華 攝影:林以涵

前陣子有幾篇探討婆媳、婚姻兩性的文章在網路上流傳,引來許多網友讚賞,其中以女性居多,不過寫下這些熱門文章的,居然是一位男性律師──呂秋遠。這些文章道盡許多女性的心聲,好像律師心中住了一位女性,因此更有人暱稱呂律師為「呂麗絲」;許多律師視為難纏的家事類案件,呂律師卻說「我好喜歡家事案件,因為家事案件不只鬥智,更是需要『談感情』的。」呂秋遠在自己的臉書專頁寫下這句話自我介紹:「我講的不是法律,而是人性。」

info_img

在家事案件中看見「感情」

呂秋遠在成為律師之前,就對家事類的案件很有興趣,他說:「民事、刑事案件會有對錯,可是很多時候家事案件,也許某一方有錯,但他的錯誤可能是另一方『寵壞』的。更特別的是,民事、刑事案件不能用『感情』解決,但家事案件,『感情』可以解決一切,如果你愛對方,就會願意為對方做出一些犧牲或讓步;這在民事、刑事案件中是看不到的。」

呂秋遠觀察,許多家事案件的離婚原因常超乎旁人所想,比方可能是因為十年前的一件事情,十年後卻突然爆發了,但這既不能當作一般案件思考,有一定明確的因果關係,也不能作為法律上的離婚原因。

「婚姻關係可能長達五年、八年、十年,要深入當事人的心理脈絡去理解,所以我自己會有個說法,我會想辦法讓當事人『附身』在我的身上,理解、同理對方的想法,再依據當事人想要的結果,提供建議。所以我也開玩笑的講,一件民事案件,可能只有三種打法,但一件家事案件,則可能有三百種打法。」

info_img

婚姻 沒有輸贏

許多人經歷婚姻、家庭的風暴,甚至關係破裂,身上背著情感的創傷,呂秋遠說:「覺得受創的原因是覺得自己被否定了。但是婚姻沒有輸贏,只在乎兩個人能否繼續走下去。能、不能各有代表的意義及後果;比如我先生告我,我贏了,不用離,這是勝還是負?這當中沒有勝負可言,而是情感的增長或折磨。」

因此呂秋遠認為,離婚時的情理法平衡,其實就是「取得當事人可以甘願的平衡點」而已。

外遇前想清楚 別一輩子「拉肚子」

處理了這麼多的家事案件,那麼呂律師認為,婚姻中有沒有什麼必經的「關卡」呢?

「沒有。」呂律師說,「舉例來說,男人外遇,這個男人就必須要過自己的一關:究竟你外遇的那一剎那,你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你的需求是性?是愛?甚至,你跟這個新對象在一起以後,會不會未來又愛上別人?然後從二十歲到六十歲,永遠都在換新的戀人?能力好,你可以一直都換條件差不多的;能力不好,可能對象就是越換越差、名聲越換越臭。──如果這些你心裡面想清楚了,你就不見得會做了。」


呂秋遠認為,「婚姻中沒有關卡可言,從兩個人初戀、結婚到老死,之中永遠存在各種挑戰,可能是外遇、是孩子,但結果完全存乎於兩人的一心一念間。

呂秋遠更傳神的形容:「要外遇時,你腦袋中到底想要什麼?真的是因為愛那個女人嗎?真的是老婆變了嗎?要想清楚,否則下一個對象也是一樣的輪迴。見到新對象,馬上就說:『她好棒喔!就是我的菜!』接著吃了又拉肚子、拉肚子想趕快吃藥解決、吃完藥又看到新的一道菜、趕快吃了又拉肚子……,那麼你一輩子就是一直在虛脫。」

info_img

家庭,在乎於人與人的相處

呂秋遠並未因為經手了許多家事案件而對家庭感到失望:「這個世界上,什麼人都有,只是當我接手到當事人的家庭問題時,我會希望把一個爛的家庭,可能離婚、變成兩個好的家庭,各自有新生活。每個人定義的家人、家庭都不同,但是要開心。比方有些人人定義的家,就是太太要聽先生的,如果那個太太可以接受,那就OK,你們開心嘛。除非是那個女生自己覺得不舒服,才會找我來討論。」

同樣,寫下許多婆媳相處文章的呂秋遠,也不覺得婆婆就是絕對「惡」的,「有個女生來找我,她婆婆問她說:『為什麼妳上禮拜才帶孩子回娘家,這禮拜又要回去,這麼常回去要幹什麼?』我就說,那妳可以回:『妳兒子也每天回家,會不會太頻繁了?』我並非特別替媳婦講話,而是婆婆怎麼會問這麼『白目』的問題?但假如這個婆婆是說『媳婦要回去啦?那這一箱蘋果是給妳媽的,妳帶回去。』水!難道我要教媳婦說『不稀罕妳的臭東西』?不可能啊!我一定會跟她說:『妳要立刻跟婆婆說,感恩婆婆、讚嘆婆婆!媽我好愛你!』──這就是人跟人的相處。」家庭本身、婆媳關係本身都不是問題,重點是人與人的相處,能否彼此尊重、舒服。

info_img
十年前呂秋遠在倫敦工作時與室友合照留念。圖片來源/呂秋遠臉書

感謝父母生給他一顆「柔軟的心」

其實這樣一位能同理客戶、對於婆媳議題有見解的律師,卻是出身於一個非常傳統的家庭,有位非常權威的父親,「我曾對我的父親說,『你過去養我、管教我的方式,我沒有特別感謝,但是我很感謝你把我生得好好喔。』我感謝父母幫我生了一顆比較柔軟的心,好像一位女人住在我的心中;雖然人格的養成不能完全摒除後天因素,但就我自己,我會覺得他們真的把我生得好,否則我可能賺很多錢但非常貪婪,或者口才很好但專門騙人。」


而現年四十一歲的呂秋遠,回家時甚至會抱抱爸爸、親爸爸的臉頰,這是許多人無法想像的,「我現在只覺得爸爸好可愛,有不同相處的模式了。」

info_img
呂爸爸、呂媽媽。圖片來源/呂秋遠臉書

希望激發他人思考

呂秋遠因在臉書發表許多評論,受到很多人的關注,臉書文章也經常被新聞媒體轉載,引發許多討論,也有人認為他是個很有正義感的律師,但是呂秋遠並不喜歡這樣的定論。「我其實一開始沒有想到我會在臉書上寫什麼東西,或是寫小說、接受妳的採訪等。對我而言,一切都是意外,我只是一直在做我自己喜歡的事情而已。」

呂秋遠解釋:「我喜歡跟人接觸、喜歡聽別人在說什麼、喜歡分享我的看法、喜歡文字、喜歡主張我所認為的道理或正義,而當我在做這些事情時,又能得到報酬、得到快樂,所以我繼續做了。」

對於他人的正面評論,他說:「我也沒有刻意塑造一個什麼樣的形象讓外界來看我,對我而言,臉書只是輔助我發表想法的工具,如果這些工具無法表達我的想法,那就沒有意義,也不需要做,我並不是想圖藉此飛黃騰達。」

呂秋遠希望透過他的文字、他的分享,帶給社會大眾一點影響:「多去思考對方的立場。希望大家能多理解身旁、社會上所有事情的始末,培養自己思考的習慣,而非無條件的接收別人所說的話。社會中永遠不會只有一面,有人可能是個好爸爸,但不見得是好丈夫;是好兒子,但不見得是好員工。──所以能因此判斷他一定是個爛人?不,要思考許多人性的不得已,這樣當你面對人生挫折的時候,會比較容易釋懷及快樂。

info_img


夫妻一起繳的房貸,離婚後能把錢要回來嗎?

2021年10月17日

16K
資料來源:律師真心話

作者:許哲涵 律師 ,林子翔 律師

結婚買新房,有個屬於倆人愛的小窩
是現代不少新婚男女在結婚時會完成的大事之一
不過,要注意→房子的所有權無論婚前或婚後買,不動產的所有權的認定就是以登記人為主

info_img

所以很多人以為:『只要婚後買,登記誰的名字也沒差,反正都可以分』
當兩人濃情蜜意,一切都不是問題,然而當相處不下去,決定離婚,這在財產的分配上,就會很麻煩
畢竟離婚基本上就是處理錢(資產)和小孩
(聽起來很世俗,但法律就是世俗運作的規則喔)

尤其妻子在結婚後有幫先生繳房貸(或丈夫幫妻子繳房貸)
那一但離婚,房子登記又不是自己,幫繳的金額是否能要回來呢?

*首先需確認夫妻間是屬於法定財產制還是分別財產制?
若當時結婚時,沒有特別約定,那婚姻關係存在的期間,就適用法定財產制
丈夫與妻子的財產會分為2種『婚前財產與婚後財產』
婚姻關係中,無論是婚前或婚後財產均由丈夫與妻子各自保管、使用或處分他的財產

而離婚時,在法定財產制會針對『婚後財產』需進行剩餘財產分配
詳請看此篇介紹:夫妻離婚財產怎麼分?可向對方要財產的一半?

當婚姻關係結束後,很常發生其中一方提起訴訟,要求返還幫忙繳的房貸
大多當事人心裡想的可能是,這是我自己的財產,他應該要還我
但在實際上的情況,並不容易,因為結婚後夫妻一方替另一半繳房貸上的意義
(1) 幫配偶繳房貸,是配偶一方對於夫妻婚姻生活的維持與經營,這種狀況下就不見得要得回來。
(2) 幫配偶繳房貸,是處理因夫妻婚姻關係存在期間所生的婚後債務,那就有可能要得回來。

>>因為有上述意義,故法院在審理時,就算有金流記錄在,也未必能接受提告一方所要求的主張喔!

作者簡介

許哲涵 律師
許哲涵 律師

國立臺灣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
曾任文教機構刑事法講師、特約作者。
承辦民事、刑事訴訟案件、家事案件、契約撰擬、一般性法律諮詢

林子翔 律師
林子翔 律師

國立臺北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
民事、刑事訴訟案件、家事案件,本身另對租稅法有濃厚興趣。



「人這個字很好寫,做人卻那麼難...」家世顯赫的女孩手腕上的「人字疤」,竟是給家人最後的遺書

2021年11月28日

611
資料來源:良醫健康網

作者:手拉心 Solaxin

「人這個字,只有簡單的兩筆畫,但是為什麼,這個字所乘載的現實,卻複雜到如此沉重?」小雪浮腫的雙眼布滿血絲,面無表情地看著汩汩鮮血從左手腕的利刃切口流出,輕描淡寫的語氣,好像這些傷口是在別人手上似的,未曾露出一絲疼痛的表情或哀叫。

info_img
圖 / Pixabay

第一次遇到小雪,是在急診的創傷外科值班時。對她的印象之所以很深刻,不是因為她雖然只有二十多歲,但左手腕卻滿是一道又一道跟自己過不去的痕跡;也不是因為她明明看起來如此清秀文靜,病歷上卻記載了好幾次自殺通報;而是第一次看到割腕的傷口,是「人」字形的。

一般來說,想用割腕達到自殺目的,想以此方式離開人世,很少會真的成功。一來手腕的表淺位置都是血流量和血壓不大的靜脈,劃開傷口不久之後,血小板的凝血功能就會發揮作用,大大降低傷口的血流;二來是手腕底下有正中神經和尺神經,在割到動脈之前,就會先因為傷害到神經而痛到罷手。也因此,許多病人後來都是因為太痛,自己打電話叫救護車的。

這類個案有一部分是急診的常客,有時候值班還會碰到回頭客;偶爾他們會在縫合時跟我們聊天,說哪一道疤是哪一位醫師縫的,還比較誰縫得整齊漂亮,手腕肌膚儼然變成醫師們的縫合展示區。但縫過許多手腕傷口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人」字形的切口。從小雪其他已經結痂的疤痕,可以知道她不是第一次因此來到急診,這使得她對縫合的步驟不但不感到陌生,甚至可說十分熟悉。我才剛走到待診區,開口對她說「那我們先⋯⋯」的時候,她便捧著左手起身,接下我的話:「到縫合室?我知道怎麼走。」

走進急診手術室,我來到一旁的醫材櫃,依序將以綠色單巾包裹起來的整形外科縫合包、七號半無菌手套、一○西西空針、利多卡因局部麻醉藥、4-0尼龍縫線拿出,一一擺放到活動金屬檯上時,小雪早已自顧自地坐上手術無影燈照射下的診療床,雙眼直直盯著自己的左手腕,看著被高功率手術燈照得閃閃發光的血液,漸漸從傷口滲出,她的淚水也默默地從水汪汪的大眼睛流下。

「好難啊,醫生⋯⋯人生好難啊⋯⋯」我一手拉著滑輪椅,一手推著擺滿醫材的金屬檯來到她身邊時,小雪壓低著嗓門、吐出了這幾個字,說著:「寫『人』字那麼簡單,做人卻那麼困難⋯⋯」

「嗯⋯⋯妳想跟我聊聊嗎?」我在小雪的手腕上消毒後,打上局部麻醉藥,接著檢查傷口深度,確認手腕的肌腱還是完好的,接著拆開縫合包、戴上無菌手套、鋪上綠色洞巾,右手拿起持針器、夾著縫線,左手拿起有齒鑷,準備縫合傷口;同時對她說:「妳這個傷口也滿特別的,我幫妳縫好看一點,讓妳的『人』漂漂亮亮的。這需要花一點時間,如果妳想,可以跟我聊聊。」

小雪嘆了口氣,抬起頭、看著天花板,娓娓道盡所有心路歷程。她出身顯赫望族,因此母親從小便費盡心思栽培她,對於這株小小的幼苗,始終以過度的期望和緊湊的安排來灌溉。早早便設置好的框架局限了她生長的方向,讓她一直以來,都以兢兢業業的態度,致力於滿足家人施加在她肩頭的期待,焚膏繼晷,努力不懈。有很長一段時間,連她自己都產生了錯覺,覺得只要讓媽媽高興、達到她的要求,自己就能得到愛。的確,這一路上,她總是表現優異、名列前茅,得到無數的掌聲和讚揚。可惜好景不長,隨著年齡增長,人生難度也不斷升級,面對的挑戰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難,小雪開始感到力不從心,漸漸無法達成旁人設定的目標。

備感挫折的小雪,渴望有人能諒解她、安慰她、愛護她;沒想到,跌倒時希望能獲得擁抱和安慰的微小願望,卻總是一再換來失望。「我們這樣是為妳好啊!」「妳要好好加油啊,這樣以後才能出人頭地。」「花一堆精神在這些沒用的東西上面,妳會有什麼成長?」「他的工作差不多就是這樣,以後也不會有什麼了不起的前途。妳要聰明一點,青春可貴,要把時間花在對的人身上。」

對於她的事業、志向、感情、生活的選擇,得到的認同和鼓勵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多的質疑和挑剔。一句句美其名為關心的勸說,如一記記直拳,打在她布滿新舊瘀青的心房。

「口口聲聲說愛我、為我好,為什麼我一點都感受不到?活成他們理想中的樣子,真的讓我很難受,很疲倦。」她揉了揉眼睛,想攔截就快掉下來的眼淚,卻還是漏接了。「明明沒有人是壞人,但為什麼大家都這麼怨恨彼此、活得這麼累?」

「真是辛苦妳了。」我縫完最後一針,拿起對摺好的三乘三公分紗布,準備蓋在傷口上,進行包紮。這句話一邊是知會她縫合已經結束,一邊也是為她所經歷過的一切感到心疼。小雪將手腕舉到面前,端詳了一下縫合起來的「人」,淡淡地說:「謝謝你幫我縫得那麼漂亮,只是⋯⋯皮肉傷即使癒合得很好,千瘡百孔的心卻怎樣也縫不起來⋯⋯」

「作伙在一起,靠得太近難免會感受到火氣;也許偶爾稍微遠離火源,心情也會變得比較平靜?」我翻找著心中字彙量有限的詞典,試圖找出一些話語來安慰她;同時,也照會精神科的學姊來探視,希望能找到好方法,讓她的種種痛苦能有所宣洩,不再只是從刀痕切口流出。最後,小雪收到身心科住院,進一步接受專業評估和幫助,另一方面也是保護她的安全,暫時隔離於外界充滿壓力的環境刺激,避免過度激動的狀況導致無法控制的衝動。

焦頭爛額的日子繼續填滿生活的每個縫隙。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某個值班夜,我如同往常忙碌地在急診外科區打轉,終於在接近凌晨兩點時,幾乎清空了待診區的病人。我在幫最後一個因喝酒跌倒導致頭皮撕裂的大叔縫合傷口時,突然聽到護理站和緊急救護技術員(EMT)連線的無線電爆出一連串急迫的呼叫:

「二十六歲女性墜樓!OHCA(到院前心肺功能停止)!已經給予CPCR(心肺腦復甦術)和LMA(喉頭罩氣管插管),十分鐘後到院!」

原本撐著頭坐在桌角休息的學長,立即彈跳起來,一邊對著我們大喊:「準備接收major trauma(重大創傷)!」一邊指揮大夜班的夥伴們,各自準備醫材器具到急救區待命。隨著逐漸迫近的鳴笛聲,救護車沒過多久便飆到大門口前,EMT隊員飛快從後車廂跳了下來,將擔架火速推進急救區。準備結束縫合的我,拉直上身、轉過頭一看,眼前的場景著實令人驚愕:自動CPR按壓機器LUCAS正以每分鐘一百下的速度按壓著如布娃娃般毫無生氣的病患,而從固定在機器上的左手,我看到熟悉的人字疤,那是小雪。

info_img


adsnew

延伸閱讀

前夫不讓她見孩子「法官,是孩子不想見媽媽」法官的神回答令人前夫無話可說

前夫不讓她見孩子「法官,是孩子不想見媽媽」法官的神回答令人前夫無話可說

「我的婆婆殺了我」案婆婆不起訴,律師給媳婦、老公們10勸世建言

「我的婆婆殺了我」案婆婆不起訴,律師給媳婦、老公們10勸世建言

「我好像被我爸爸摧毀了」對父母有很多不滿,又想擺脫他們的控制,可以怎麼做?

「我好像被我爸爸摧毀了」對父母有很多不滿,又想擺脫他們的控制,可以怎麼做?

別以為找看護是不孝,「照顧父母」最好不要自己來!醫師告訴你:為何一定要仰賴家人以外的第三者?

別以為找看護是不孝,「照顧父母」最好不要自己來!醫師告訴你:為何一定要仰賴家人以外的第三...

工作、家庭、育兒間團團轉,忙碌父母愛惜自己的8個小方法

工作、家庭、育兒間團團轉,忙碌父母愛惜自己的8個小方法

「兒子的內衣褲全都是我洗的」婚後仍沒斷奶的母子關係,是夫妻相處的未爆彈

「兒子的內衣褲全都是我洗的」婚後仍沒斷奶的母子關係,是夫妻相處的未爆彈

離婚後,如何爭取孩子監護權?掌握七件事

離婚後,如何爭取孩子監護權?掌握七件事

「老天為何連一個健康的孩子都不給我?」兩兒子相繼確診「自閉症」,他卻在罹癌期間領悟:原來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

「老天為何連一個健康的孩子都不給我?」兩兒子相繼確診「自閉症」,他卻在罹癌期間領悟:原來...

再懷孕會死,為何婆婆仍對她說「沒有孫子死不瞑目」!一個婦產科女醫師難忘的故事:社會設定她,就是要不及格

再懷孕會死,為何婆婆仍對她說「沒有孫子死不瞑目」!一個婦產科女醫師難忘的故事:社會設定她...

做牛做馬卻被「毒姑」羞辱...心理諮商師致全天下「委屈媳婦」:擺脫受害者情結,原諒其實是你的本份!

做牛做馬卻被「毒姑」羞辱...心理諮商師致全天下「委屈媳婦」:擺脫受害者情結,原諒其實是...

給新手爸媽:關於產後憂鬱,另一半可以做的事

給新手爸媽:關於產後憂鬱,另一半可以做的事

為何結婚久了,就會變得無話可談!從薩提爾模式看見「這習慣」,如何毀掉你的婚姻

為何結婚久了,就會變得無話可談!從薩提爾模式看見「這習慣」,如何毀掉你的婚姻

他蓮蓬頭沒放好被老婆唸 意外釣出超多「強迫症」網友

他蓮蓬頭沒放好被老婆唸 意外釣出超多「強迫症」網友

外遇告不成通姦罪我恨啊!怎麼治第三者?侵害配偶權怎麼告?

外遇告不成通姦罪我恨啊!怎麼治第三者?侵害配偶權怎麼告?

冷淡、冷漠、冷靜,你也踏入「冷」字型婚姻中了嗎?

冷淡、冷漠、冷靜,你也踏入「冷」字型婚姻中了嗎?

你不生,怎麼跟我們家交代?生了又說最好兩個!現已非斯卡羅年代了好嗎?

你不生,怎麼跟我們家交代?生了又說最好兩個!現已非斯卡羅年代了好嗎?

婆婆抽菸不顧孫健康如何解?呂秋遠:分居治百病

婆婆抽菸不顧孫健康如何解?呂秋遠:分居治百病

包山包海的勞碌媳婦越來越少,婆婆們!妳知道現代的媳婦都在想什麼嗎?

包山包海的勞碌媳婦越來越少,婆婆們!妳知道現代的媳婦都在想什麼嗎?

夫妻離婚財產怎麼分?可向對方要財產的一半?

夫妻離婚財產怎麼分?可向對方要財產的一半?

「你愛我,就應該要愛我一輩子」心理師:該破除真愛迷思了!

「你愛我,就應該要愛我一輩子」心理師:該破除真愛迷思了!

理科太太離婚:我正用盡全力經歷人生

理科太太離婚:我正用盡全力經歷人生

adsnew
adsnew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