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飯,是一種氛圍!菜色,是重要的主角!舉凡點心、創意、中式、異國、健康、飲品等食譜,讓你依照需求隨時更換菜單,生活變得更精采!

列印
2012-05-30

千秋有機農場-有機檸檬。萊姆。稻米

  • 黃惠玲◎ 著

>>>歡迎加入「新知大耳朵粉絲」<<<

千秋有機農場/慈心有機認證

主人:張萬長老師

推薦農產品:

1. 有機檸檬╱萊姆:全年供應。

2. 糙米╱白米:全年供應。

地址:南投市千秋里千秋路2173號|電話:049-220-9127

參觀時間:10:3014:0017:3020:00(其他農忙時間請勿打擾)

購買方式:電話訂購

 

自從開始讀英文食譜自學烘焙以來,發現歐洲的麵包點心運用不少檸檬皮(或萊姆皮)在烘焙品內,例如德國聖誕蛋糕、義大利EL Prestinee麵包、地中海水果蛋糕等。好的檸檬皮能讓麵包點心的味道更加綿長,入口後充滿檸檬的芳香,縱使將麵包蛋糕放在冷凍庫數周,拿出來依然充滿著檸檬的清香。我們平日使用檸檬,頂多是擠出檸檬汁,甚少用皮,但為了呈現歐美國家原汁原味的麵包點心,我開始積極尋找能夠使用的檸檬「皮」,首要條件是絕不能有農藥殘留,最好能找到有機檸檬。

 

六年前,我在Google網上找到有機檸檬農場,就在南投市的「千秋有機農場」。當時覺得我買的不多,直接跑到農場買幾顆有機檸檬,不太好意思,這件事就這麼擱置了。

 

當年我能買到無農藥殘留的檸檬就已經很開心,但是總想著哪天一定要買有機檸檬來試試。去年在里仁買到有機檸檬,沒想到,產地標籤正是千秋有機農場,正好可以拿來烘焙歐式麵包點心。千秋有機農場生產的有機檸檬和萊姆,味道真的與眾不同,我再也不想買別家的檸檬了。

 

千秋有機農場的主人張萬長是退休的國中國文老師。老師是南投里仁廣論學員,他受到「慈心基金會」日常老法師的感召,深覺「如果不做有機,將來人類只有三種命運——毒死、餓死、戰死」,於是發願愛護大地、關心眾生,也因此願意不辭勞苦,投入有機耕作。

 

老師想推廣有機農作已久,將原本的竹筍園改種檸檬和甜橙,並且對於農民用藥的現況非常憂心。太太表示,有一回,大嫂去菜市場買菜,順便帶回菜販不要的葉菜餵雞鴨,人還沒吃,雞鴨全死了。老師提到,大哥噴農藥中毒好幾次了,他在學校上課,趕回來處理,而且鄰居有人噴農藥,事先要先吃藥或打針,聽說比較不會中毒,但還是會不舒服。

 

現在老師自己種有機、吃有機,宿疾肝硬化穩定下來,體力恢復很多,而且比較好入睡。種有機,除了不再被農藥所傷,而且能保護環境,留給子孫青山綠水。然而,種植有機仍包含許多看不見的風險,例如:水源、鄰地農田污染、土壤重金屬含量。這些都在考驗有機農民的智慧、決心和毅力。

 

拜訪老師那天,我一路騎著機車,朝農場前進,眼看四周都是稻田。令我詫異的是,明明住在同一座城鎮,咫尺天涯,我居然從來沒來過千秋里。老師的作息很規律,我當天中午抵達時,他正在讀經,這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課。

 

我說明了來意,過了兩天,我帶朋友一起來採訪。當天,老師邀請我們中午一起用餐,是健康有機的素食餐,席間他跟我們細談到務農的經過。

 

七十四歲的老師從軍職轉教職,退休前是南投國中的國文老師。他說以前家裡務農,和其他的農家一樣也是施行慣行農法。直到某日,鄰居通知他,哥哥噴農藥中毒,倒在路邊,幸好經過急救無恙。也因此,這十多年來,他再也不要噴農藥,也不施化學肥料。

 

老師補充說:「當年噴農藥時,太太在前面噴農藥,我在後面幫忙拉管子。可能是太太一直吸到農藥味吧!脾氣很不好,一直罵人。」太太也說:「那時候噴農藥,回家後整個鼻子內都還是農藥的味道,很久都消除不了。其實自己早已農藥中毒了,還不知道。」

 

自給自足的一家

中午,太太很快速地炒好滿桌子的菜餚,這些都是自家栽種的有機蔬菜。太太說:「筍子是早上剛採收的。多吃一點吧!」老師說:「糙米、白米、所有蔬菜都是我種的。」我看見真正自給自足的一家。

 

老師說:「有機農作面臨最大的問題是成本高、費人力和銷售壓力大。」以檸檬萊姆來說,病蟲害為星天牛和芽蟲,老師是虔誠的佛教徒,不殺生,抓了星天牛,又隨手放生。

 

他徹底身體力行愛地球,種了幾分地稻米,以前用烘米機,這幾年全都改用日曬。所以,他家出產的稻米比別人多了陽光的味道。我自從吃過他家的糙米後,再也不買別家的米了。

 

本來他的稻米固定供給某佛教中學,但後來換了採購人員,數量減了三分之一,他很煩惱地告訴我:「我很擔心,這麼多米該怎麼辦?」於是,我自告奮勇的詢問我的朋友們,希望大家也可以享用到這麼健康的米。

 

農友好不容易等到收成,任何因素可能影響原來的銷售,這是他們的擔憂。更何況他們沒有真空包裝設備,也沒有冷藏設備,稻米收成後直接售出,倘若通路臨時出了狀況,庫存問題將使農友很頭痛。

 

老師帶著我們參觀果園,除了檸檬萊姆樹外,旁邊還有幾棵竹筍,地上有落花生,樹下的眾多雜草是有機果園的特色。老師邊說年紀大了,無法摘檸檬,摘了會頭暈,得等到周末兒子回家,幫忙採收。

 

旁邊有隻小黑狗很忠心地跟進跟出,我問:「黑狗是你養的嗎?」他說:「那是流浪狗,固定在我這兒。」老師很酷的戴著墨鏡和斗笠,騎著腳踏車,後頭永遠跟著一隻小黑狗。

 

老師說,今年萊姆的產量比往年高許多,收成賣了十多萬元,他已經很滿足了。但一整年的有機肥料費用超過十萬元,而且有機認證也要兩、三萬,算一算,他根本沒什麼盈餘。他很坦白說:「如果沒有退休老師的退休金,根本無法靠有機農作賺錢的。」

 

最近,台北的朋友寄給我一套日本漫畫《玄老師的美味便當》,我很喜歡,其中有一篇提到「看見農夫的臉」。我們有多久沒看過農夫的臉呢?我們總是習慣走進便當店,帶走便當,日復一日。

我常在想,吃有機食物,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期許自己,讓這些施行有機或是無農藥的小農們,能被更多人看見,進而支持他們的農產品。不僅讓小農不再遭受農藥的毒害,更重要的是,讓我們的山川土地不再因毒物的污染而改變了生態,大家都能吃到健康原味天然的食物。

 

《風和日麗:幸福的台灣小農》

時周文化出版


(資料來源:時周文化 提供)